爱读电子书

主页 > 玄幻灵异 >

七星仙缘传(中) 作者:月夜山猫

Tags:仙侠修真 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阴差阳错

  ☆、遗忘之境

  两人在己未的指引来到了鬼界遗忘之境。遗忘之境又和这鬼界外围有些区别,血红色的天空笼罩着四方,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似乎是安静,但又有十分压抑的感觉。

  脚下的路松软又磕磕绊绊,似乎会一下子跌倒或陷进去。路变得十分崎岖陡峭,两人走上了一个石头山,石头缝中传来飒飒Y-in风,寒风飕飕,带着一声声哀嚎,几乎要吹进骨头里。

  在这乱石岗上,四处散落着一把又一把的引魂幡,引魂幡旁逐渐长起来了一片片的发着绿色荧光的cao丛,cao丛有一人高。一个个在那摇曳着,像是一双双打着招呼的手臂。

  寒冰不自觉地抱住了谦玉的胳膊。突然寒冰脚下传来嘎嘣一声。寒冰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头盖骨,吓得寒冰一下子扑在了谦玉身上。

  谦玉也赶忙拉住寒冰,转过头向寒冰刚才踩过的地方望去,而那头盖骨已是稀碎。慢慢地在稀碎的骨头上面竟然也发出绿色的荧光,长出一片cao丛。

  寒冰:“我们走了这么远了,没发现什么望乡台啊,是不是迷路了。我们不会像是第一次找仙姑那样,在她的阵法里一直在原地打转吧。”

  谦玉:“不会,我确定我们一直在往前走,只是到了还要走多远,我还不甚清楚,应该是近在咫尺了。”

  寒冰见谦玉非常肯定,而自己是个路痴,真是自叹不如:“你怎么知道快到了,我没感觉到。”

  谦玉指了指脚下:“你没注意到我们身边的绿色荧光cao丛越来越多,而且都越长越高。”

  “有吗?”寒冰可能是被刚才的头盖骨吓坏了,忙问:“这些荧光是什么东西?”

  谦玉道:“听说这都是无法投胎的孤魂野鬼。”

  寒冰听到这,浑身就起了j-i皮疙瘩,赶忙上前抓住谦玉的胳膊:“不是把,我们现在脚踩在这些鬼魂野鬼身上。他们为什么在这里游荡?好吓人。”

  谦玉:“我想他们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吧,他们内心挣扎着是不是要忘却前尘,开始新的生活。”

  寒冰:“那这里就是抉择之境了?”

  谦玉点点头:“应该就是这里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突然远处有冰青色的亮光闪耀,照亮了红色的天空。脚下的绿荧光cao也都消失了。四周没有了人的呼唤,隐隐约约传来水流的声音。

  渐渐地,在远处灯火闪耀下,出现了一座碧瓦楼台,那楼台很高,耸入昏暗的空中,从那楼台上垂落出数个怪物,有狼,有蛇,有虎,有豹,它们都獠牙暴出,口吐红雾,将那亮光映衬地更加刺眼,更加寒冷。

  寒冰:“谦玉,你看,那儿有亮光。”

  谦玉:“如果我没猜错,那就是望乡台了。那孟婆尊者的住处应该快到了。”

  寒冰点点头,两人继续走,果然在高耸的望乡台下,有几间矮小的房子,房子前面有一个桥,桥头有个亭子。

  亭子里站着一个伛偻的老妪,只见她穿着粗糙的麻布衣服,一副裙摆拖在地上,满头白发蓬在后头,左手拿着五六尺长的鸠杖,右手拿着一个破碗。鸠杖的鸠头垂下来一个灯笼,灯笼里烛光昏暗,似乎要燃尽熄灭一般。那枯瘦的右手一只在摇,胳膊上的玉环碰着碗壁叮当作响。

  而站在这老妪旁边有个中等个的少女,两手抓着两三尺的勺柄往碗里盛汤。而站在老妪对过的,正有个木桥,桥上有一排正在排队的人,那些人挺立地站着,一动不动,安静地不作声。只有桥下哗哗的水声,还偶尔落水的声音。

  谦玉拉寒冰在一cao丛处隐蔽:“想必这老妪便是孟婆了,你看他手拿汤碗正与人饮下。”

  寒冰:“嗯,那排在最前面的人似乎在说什么。”

  谦玉:“那是刚入鬼界的新鬼吧。”

  两人又向前走了走,看得更清楚一些,也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那新鬼看来约莫三十多岁,穿着也是很普通简陋,身子上还有不少黄土,明显一个庄稼汉。

  新鬼抹着鼻涕道:“孟婆,我才刚到而立之年,家里爹娘尚在,我妻病弱,我女又年幼无知。我怎么会阳寿到此呢。”

  孟婆:“黄泉路上无老少,你这能跨过奈何桥,来到我这里,就说明你阳寿已尽,此生结束,该进入轮回,开始你的新生了。”

  新鬼:“可是我的爹娘妻女谁来照顾,他们没了我,怎么活下去。”

  孟婆好像是念经一样,嘴里念出一堆话来:“今世之果,必有前世之因。今世之因,又会带来来世之果。他们自然也还有他们的活路,这世界并没有谁离不来谁,时间和空间会冲淡这一切。”

  新鬼依旧哭着:“我忘不了他们,我不能没有他们。”

  孟婆劝道:“喝下这碗汤吧,喝下去你们就忘掉所有的眷恋和痛苦了。”

  新鬼跪下乞求道:“我想再见见他们,我在这黄泉路上走了好久了,你让我再见见他们。”

  孟婆淡淡道:“喝下这碗汤吧,喝下它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家人了。”

  新鬼:“真的吗?那我喝,我喝。”

  那新鬼接过碗来,颤颤巍巍得喝了一口,这汤沁凉甘甜,似梨水而不黏,如菜汤而不腻,新鬼顿觉口渴难耐,咕噜几口很快便把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孟婆笑着接过新鬼手中的碗,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侍女,那侍女点头,这时从侍女身上出来一个幻影,只见她向新鬼招了招手。

  那新鬼喝过汤后,瞳孔放大,目不转睛,眼中像是失去神色一样,没有了刚才的哀愁,直跟着侍女向望乡台上走去。而望乡台上也有几个侍女的幻影从望乡台上走下来,合到正在盛汤的侍女身上去。

  寒冰:“我小时候听老人讲,望乡台是最后一次看家乡亲人的地方,看过之后,可能就要投胎转世了。”

  谦玉:“他已经喝下了孟婆汤,或许就算看到了亲人也不会再记起曾经的允诺吧。”

  寒冰一想到这,心里有些忧伤:“嗨,曾经的事情,他是忘掉了曾经的事情,我是从来没有记起过。”

  谦玉:“你是说你父亲的事情吗?”

  寒冰叹道:“我父亲应该早已经忘记了我和娘,转世去了吧。看孟婆对人和蔼可亲,一切事情等我们问一下孟婆,或许会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