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玄幻灵异 >

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中) 作者:雪下金刀

Tags:仙侠修真 打脸 女配

第41章 张显圣二

  张显圣整个人笼罩在黑布当中,只从外在轮廓看得出是个人形,云棠非常好奇,他那黑布底下的身躯究竟复原了多少。

  好奇归好奇,云棠现在仍然安静地依偎在燕霁的怀里,双眼安分地盯着燕霁玄色的衣衫,如要将其看出一朵花儿来。

  云棠心里非常有数,对方可是能飞升只是苦于天门已断的张显圣,她连他的修为都看不穿,现在只能躲在燕霁的怀里才能免于被摧残,她还是不要主动凑上门送菜了。

  该看的看,不该看的不看,方能苟得长久始终。

  张显圣似乎并没想同燕霁打,那团黑布僵硬而快速地朝后退,燕霁唇角冷勾,他从云棠手中接过来的剑此时散发着幽冷寒光,像是给铁剑渡了一层冷冷的月华。

  他一只手禁锢着云棠,单用左手,看似随意地在空中划开一个半月状,云棠睁开眼,浑身汗毛都竖起来,她记得那个预知梦里燕霁用过这招,整片山头被炸得什么都不剩下,一下子化为齑粉,像是一瞬间经过沧海桑田,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云棠下意识不想被炸成火花,她的警觉x_ing不断提醒着她快逃快逃,却又被燕霁强硬地揽着。

  云棠发现燕霁这人一掀起战斗,姿态便极其强硬,他面前的对手会被他的领域完全锁死,全面压制,陷入冰冷的绝望。而且……他的强硬还体现到了别的地方,比如现在云棠想跑,燕霁的手臂也如铁钳一般,掌控一切。

  ……云棠挣扎不动,她着急了会儿默默释然……她不信燕霁真会疯狂到对一快黑布使出几乎同归于尽的招式。反正她在燕霁怀里呢,先炸也是炸他,云棠赶紧把燕霁抱得更紧些,环住他劲瘦的腰。

  燕霁感觉腰上多了股力道,往下凝目,没说什么。

  燕霁那道半月形的弧度看起来非常静,在夜空当中如同被画上的一弯如眉的月亮,在月道之中,狂风一般肆掠的剑意如有千万道,不断穿梭来去,空气越来越稀薄,外面的空气终于挤压进来……

  “嘭——”一声,以半月为中心,那处的夜空忽然爆炸,哪怕快跑出去的张显圣也被波及,他身上凝聚万千血影,想挡下此攻击,血缘层层被爆破,连带着,张显圣身上的黑布条也完全被毁。

  一架灰色的骷髅架子出现在云棠和燕霁二人面前,这就是张显圣的身体,其中一道骨头架子还因为适才的冲击而有了裂缝。

  云棠听到燕霁冷笑一声,笑声里多有不屑。张显圣从先法时代过来,被燕霁毁了身体,他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具骷髅架子用在自己身上,他不现身于人前,正是因为自卑自己这副躯体。

  而燕霁偏偏打蛇打三寸,他在先法时代时能杀张显圣却不杀,却毁了他的r_ou_身,让他活着承受游离在世外的孤独痛苦,现在又明明白白地毁了张显圣身上的黑布,用他最在意的地方去羞辱他。

  张显圣嘶哑而凄厉的声音响起,似气急败坏:“燕霁!你恶毒狂妄,本座今r.ì便是死,也要带着你和你怀里的小情人!”

  云·小情人没什么好说的,心如止水,甚至还有些想笑。

  她清楚自己的脸长得什么样,也就是娇艳动人、目若含情,之前师兄们对她说她的漂亮再弱几分就好了,不会让人那么没安全感。

  云棠十分感谢师兄们的提醒,继而觉得他们说的都是废话。她就是要漂亮,她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别人觉得不安全关她什么事?

  也真是因为这张脸,现在在这种烽火连天的战场,别人打得不可开j_iao,只有她施施然、看起来悠哉悠哉、娇怯怯地依偎在燕霁怀里,像极了攀附着强大男人就耀武扬威的菟丝花美艳宠妾。

  也怪不得被打得抱头鼠窜的张显圣会看不惯她。

  张显圣一边召唤出一柄血色长镰,攻向燕霁和云棠,一边道:“燕霁,这么多年过去,你千挑万选出的女人,也不过是这样一个没用的依附男人的蠢货,怎么……你是怕其余高修为的女修知道了你的秘密要杀你?”

  张显圣也不断捅燕霁的心窝子。

  燕霁可从来不在乎女修,想杀他的人数不胜数,是男是女有什么重要的?不过,一听到那个所谓的秘密,燕霁同样脸色一沉。

  不等燕霁发难,云棠也对张显圣非常不满,反正张显圣都骂她蠢货了,肯定早得罪死了,也无所谓再得罪不得罪。

  云棠在燕霁怀里,把声音调得尖尖细细,婉转如莺啼:“燕霁,都是我不好~呜,我修为低给你丢脸了,我配不上你。”她装哭几句,“这个骷髅架子好讨厌啊,他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他是不是从来没被女修喜欢过,所以妒忌你?”

  “他肯定没被女修喜欢过吧,一点儿都不懂女修的心,女修都喜欢燕霁你这样的好看的、强大的,谁会喜欢骷髅?”

  云棠一口一个“不被女修喜欢”、“骷髅架子”完全戳在张显圣的心窝子上,张显圣见自己的老仇人燕霁怀抱美人、ch.un风得意,自己却落到如此地步,恨意如滔天海浪一般席卷过去——

  他挥舞着长镰,身形如□□般,骨头架子膨胀起来,血光隐隐,十分古怪,在院落地面上擦来d_àng去,云棠还从未看过这么诡异的功法。

  恕她直言,她看不懂这奇奇怪怪的招式,难道是在蓄力?

  云棠打了个呵欠:“你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在这儿擦地板?”

  院子里的地板都被他擦干净了,一代大能张显圣,擦地板真是擦得又快又好,地面上的血迹都被他两三下给擦了光溜溜……

  骷髅架子似乎看了云棠一眼。

  等等,云棠的心咯噔一下,所有张家人都被燕霁杀了,血液蒸发,所以,院落里地板上的血液,就是剩下的唯一张家人的血液。

  云棠赶紧抓住燕霁的衣服,语气微急:“燕霁,杀……”

  不等她话音落完,燕霁连剑也没用,一道灵力挥出,将空气给压得薄薄的为刃,张显圣此刻红得发亮的骨头架子立刻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

  云棠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就结束了?

  张显圣,就这么被秒了?

  燕霁看出她的疑问,道:“他没死。”

  空中适时传来张显圣猖狂的笑声:“燕霁,这剩下的血,我就带走了,你狂妄自大,曾经不杀我,以后就只能被我所杀,还有你那个情人,我身上裂开的骨头,必定从她身上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