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玄幻灵异 >

连Beta都要咬?(下) 作者:恰到好处

Tags:校园 甜文 幻想空间

【高三一班】:

  詹明志:卧槽,卧槽@李强你和你对象在做什么苟且之事?

  生活委员:这张风景好好看啊,我要做背景。

  英语课代表:?你确定是风景好看?

  詹明志:我看是我爸妈好看。

  卢克:???叔叔阿姨也一起爬山了吗?

  詹明志:嘿嘿,你叔叔不就坐在你右前方么?

  …………

  林南星看了眼聊天记录,点开群相册。

  不只是集体照,还有很多同学们偷拍、自拍的照片。

  林南星一张张地划过去,连着四五张都看到霍德尔在偷瞄自己的。

  有一张特别明显,上传者还把霍德尔的小眼神给圈出来了。

  群聊天的小窗弹在指边,林南星翻下一张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又切回了聊天界面。

  【高三一班】:

  匿名-曼陀罗:我发现这几张照片霍爷都在看林小少爷诶。

  简至轩:危险发言,拉黑警告

  匿名-荷花:好像真的是……

  詹明志:卧槽!真的!

  生活委员:不止,我还发现这几张的林小少爷在偷看霍爷。

  詹明志:卧槽卧槽?!

  匿名-曼陀罗:他们是不是背着我们搞地下恋情?

  匿名-梅花:呜呜呜,那我不是磕到真的了嘛!

  匿名-虎耳c_ào:继续发糖!不要停,摩多摩多!

  …………

  林南星点开曼陀罗发的几张照片,怔住了。

  的确是在看霍德尔,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星崽!爷来了。”

  温玚推开病房门,见林南星对着手机发呆,大步走过去,凑上前:

  “你在看什么?”

  脸贴脸了,林南星才回过神,连忙收起手机。

  温玚眼神好,在他收手机前瞥到了聊天记录,他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林南星没有看出他的神色变化,笑道:“怎么中午过来了?”

  “下午不上课了么?”

  他目的,霍德尔也是其一。

  温玚又看了眼手机,扬起眉毛,凶巴巴地说:“你都这样了,我还能学的进去?”

  “别想瞒着我,庄妈妈都告诉我了,关于分化的事情。”

  他把椅子搬过来,抱着椅背道:“她让我和你说说当Omega的感受,想让你考虑考虑清楚。”

  林南星眨了眨眼,这的确是妈妈会做出来的事情。

  “你说。”

  温玚喝了口水,没有长篇大论,他言简意赅地说:“我觉得Omega和Beta差别不大,主要就是腺体信息素方面的区别。”

  “你不能当Beta。”

  林南星正在点头表示自己认真听,头点到一半,便听到了他第二句话。

  “啊?”

  温玚简单粗暴地说:“成为Beta要动手术,你不行。”

  他没有看别的,只看这两种x_ing别对林南星造成的身体影响。

  说着,林南星的手机震了两下。

  温玚偷偷看了看,是霍德尔的消息。

  注意到林南星脸上转瞬即逝的笑容,他的嘴角往下撇了撇:“星崽,你没有背着我在和霍德尔搞地下恋情吧?”

  “当然没有。”林南星立马回道。

  “那就好,”温玚翘着腿,慢悠悠地说,“我还怕霍德尔会影响你做决定,毕竟他是个Beta……”

  他委婉地说:“不过你这么理智,肯定不是那种为爱情冲昏头脑的人。”

  “就算在和霍德尔谈恋爱,也会做对自己正确的决定。”

  “对吧?对吧?对吧?”

  林南星听懂了,对他说:“我和霍德尔真的没什么。”

  他和霍德尔之间的鸿沟,不是x_ing别,而是种族。

  他能活多久,吸血鬼又能活多久……

  林南星垂下眸子,无意识地点着手机屏幕边缘,迟迟不去点开消息内容。

  温玚凑过去,牢牢地盯着他的脸:“没什么归没什么。”

  “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没想法。

  对上温玚的眼睛,林南星顿住了,从温玚的眼睛里,他看到了企图撒谎的自己。

  林南星攥紧手机,咽回了后面的话。

  他对霍德尔有好感。

  不是朋友间的,而是情侣间的那种,刚刚萌芽的好感。

  和霍德尔这种人朝夕相处,很难不产生好感。

  再栽培一段时间,大概就会发展会喜欢吧。

  良久,林南星轻轻叹了声,对他说:

  “玚玚,我心里有数的。”

  温玚松了口气,如果林南星和他一样放浪,流连c_ào丛,他还不会这么担心。

  克制欲望的人,一旦动心了,才是最可怕的。

  他不再嬉皮笑脸,脸上是罕见的严肃模样,认真地说:

  “林南星,我不管别的,你活着就行了。”

  林南星低声道:“我知道。”

  严肃了一秒,温玚扯开话题,晃着手机道:“等你分化结束了,身体好转了,我就给你介绍Alpha帅哥哥。”

  “Alpha和Beta还是有微小区别的,Beta可能会中看不中用,Alpha就不一样,就算活不好,硬件设施还是在那里的……”

  温玚扒拉着林南星聊了很久,直到护士来量体温了,见林南星一脸困倦,他才闭嘴,离开医院。

  “体温正常的,今晚如果没有变化的话,明天就能出院了。”

  “好的,谢谢姐姐。”

  林南星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放空自我,乱七八糟想了好一会儿,手机又开始震动。

  这回不是微信消息了,是电话。

  霍德尔的电话。

  接起后,手机响起霍德尔凶巴巴的嗓音:“你在干嘛?”

  “刚刚有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