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悬疑推理 >

仵作娇娘(一) 作者:薄月栖烟

Tags:甜文 励志人生 悬疑推理

文案:

  女主篇:

  薄若幽在五岁那年父母双亡。

  叔伯们找来道士一算,竟是她丧门星克父克母,更断言她短命相活不过十八。

  打着给她改命的旗号,叔伯们将她赶出了家门。

  她走后,财产被占亲事被夺,他们抢走一切,只等着她死在十八岁。

  他们等啊等,还没等到薄若幽十八,却先等来她一手剖尸验骨之术名动江南。

  权贵请她让死人说话,王侯求她为活人申冤,

  而在她身后,还站着令整个大周朝闻风丧胆的男人。

  男主篇:

  上掌绣衣使,下摄提刑司,

  狠辣乖戾的霍危楼虽权倾朝野,却对女色嗤之以鼻

  因此初见时,哪怕薄若幽出身官门,容颜无双,他亦对其厌如敝履。

  后来,看她纤纤素手验的了红衣女尸,破得了鬼魂夺命,辨的清陈年之冤……

  霍危楼:真香,真特么香!

  -主悬疑破案,甜宠,双洁,HE

  -全架空,资料流,有防盗,勿考勿扒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薄若幽,霍危楼 ┃ 配角:下本《仵作惊华》《倾国》专栏可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验尸破案撒狗粮[完结]

  立意:以微末之身决狱讼雪冤屈,罪恶必有惩报。

  作品简评:

  薄若幽幼年被赶离家,Y-in差Yá-ng错成为女仵作,她验尸手法高超,推案之能不凡,在侯府鬼魂夺命案之中与武昭侯霍危楼相识,后与霍危楼携手屡破奇案,在验尸缉凶之间,二人相知相爱,成为神仙眷侣。本文悬疑推理风格强烈,作者笔力老练,构思j.īng_巧,逻辑严谨,布局环环相扣,离奇案情和高能反转不断,男女主感情循序渐进,动人心魄,为不可错过的古言悬疑类佳作。

第1章 一寸金01

  这是薄若幽第一次入安庆侯府。

  大雪初霁,晴空如碧,连绵的亭台楼阁朱漆华彩,贵胄森宏,远处雪压松柏,琼枝玉挂,近处白墙下,两丛腊梅凌寒而绽,幽香袭人。

  薄若幽一边打量阔达雍容的宅邸,一边徐步跟在青州知府贺成身后。

  今r.ì正月十三,天气尤寒,可贺成手拿一方巾帕,边走边擦额上的薄汗,“大过年的把你叫来,只因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案子棘手的紧,整个青州府,除了你我想不出第二人能帮上忙了。”

  两r.ì前,州府衙门的捕快到了青山县,当天夜里,薄若幽便坐上了来青州城的马车,昼夜不停的赶了两r.ì路,片刻前才到了侯府。

  不用说,贺成又遇到了麻烦案子。

  贺成身高五尺,中年发福,今r.ì着了件毛领大裘,走起路来越显圆滚,“死者是侯府老夫人,大年三十晚上在佛堂守岁,初一早上,却被发现死在佛堂之中,发现的时候人都僵了,如今快半个月过去了,仍然查验不出死因,不仅如此,府上还生了怪事……”

  薄若幽没想到死的竟是侯府老夫人。

  青州乃大周江南重镇,虽距京都数百里,却是不少世家族地,安庆侯府郑氏,便是青州世家之一,她从出发到进城从未听说老夫人故去,足见侯府将此事瞒的极严。

  见贺成没说下去,薄若幽问,“生了怪事?”

  薄若幽开口,语声柔婉明澈,贺成回头看来,只见她明眸若星,秀眉似黛,一袭青色湘裙外罩着件月白竹枝纹斗篷,整个人清灵静雅,沉定从容,颇具修竹风骨。

  贺成收回视线,语带叹然,“先验尸吧,老夫人的死就很怪,她老人家没有旧疾,死后亦不见任何外伤,也不是中毒,你知道的,查不出死因,又没有别的线索,案情便是无从下手,这几r.ì我真是头大如斗。”

  薄若幽只觉贺成话没说尽,见他满头大汗,便安抚道:“但凡人死,是一定有死因的,大人放心,民女会尽力而为。”

  贺成苦笑一声,“我自是信你的,只是一定要快。”

  说至此,贺成语声更沉重了,“你是自己人,我便不瞒你,你当知道安庆侯府地位尊贵,且老夫人本出身信Yá-ng侯府,往上追溯,还是已过世的孝懿皇太后的亲堂妹,因此老夫人之死事关重大,案发后京城得了消息,信Yá-ng侯府已派人往青州来,只怕今天夜里就要到了。”

  贺成喘了口气,“此案消息封锁的严,依侯府的意思,最好无声无息的查出凶手来,眼下先带你去验老夫人的尸首,你最好在黄昏之前验出个结果来,不,不能等到黄昏,最好在一个时辰之内就验出死因来——”

  薄若幽这才明白为何贺成这般急慌。

  她虽非青州人,却在青州下辖的青山县长大,后来机缘巧合成了青山县衙仵作,寻常时候,只有拖延r.ì久的悬案,或者死伤众多的惨案贺成才会请她来。

  见贺成急的火烧眉毛,薄若幽也提起了j.īng_神,二人转过两处花圃,越是往里走,位置越是偏僻,就在薄若幽要开口询问停尸之处还有多远时,一个僻静的小院映入眼帘。

  小院白墙灰瓦,墙外积雪未化,两丛紫竹青翠如黛,贺成道:“这便是老夫人停灵之地。”

  贺成带着薄若幽踏入了院门,一进门,薄若幽就皱了眉头。

  院中挂着缟素灵幡,可奇怪的是,廊檐下还挂了两只抹了朱砂的木葫芦,正门外放着一只形制古朴的铜鼎,铜鼎内ch-ā着佛香,正门之上,两道明黄符纸牢牢的贴着。

  院内只有两衙差守着,见贺成带一女子前来,不见怪不说,还对薄若幽一拱手,“薄姑娘。”

  薄若幽来州府衙门验尸多回,和这些衙差早已相熟了。

  薄若幽点点头,贺成便问:“今r.ì可有人过来?”

  衙差齐齐摇头,贺成便似放了心,带着薄若幽往正屋走,到了门前,他停步,圆滚滚的身子一鼓,深深吸了一口气。

  薄若幽:“……”

  案发已多r.ì,贺成怎还会怕老人家的尸体?

  这念头刚落定门便被贺成推开,薄若幽自然而然的看向门内——

  下一刻,她面色微微一僵。

  她知道贺成为何那般深吸一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