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悬疑推理 >

心毒之陨罪书(三) 作者:初禾

Tags:情有独钟 萌宠 都市异闻 异想天开

,发觉你需要转移注意,它才会蹦出来。”

  花崇心脏像被捏了一下。和电子相关的一切,在他的认知范畴里都是高科技,得费老大的力才能做出来。柳至秦折腾出一个小人,居然是为了逗他。

  “咳……”花崇清了下嗓子,明明很高兴,却要假装数落一下柳至秦,“那它蹦出来的时机太糟糕了。”

  柳至秦挑眉,“嗯?”

  “我刚拿起咖啡,你的宝贝笔记本就叫了声。”花崇笑眯眯地撒谎,“我一个人在会议室,被吓了一跳,咖啡就撒了。”

  柳至秦:“……”

  花崇觉得把人给唬住了,继续往下说:“整整一杯咖啡,我一口都没来得及喝,全撒你的笔记本上了。”

  顿一下,花崇又故意用力敲键盘,“现在它黑屏了。”

  柳至秦:“……”

  花崇一听没反应了,笑道:“被吓死了吧?”

第74章 鬼胎(12)

  花崇只是想逗逗柳至秦,谁叫柳至秦画个小人逗他,先撩者讨嫌。

  然而柳至秦却并不接招,纵容地叹气,“其实你根本没有把咖啡洒上去。”

  这回轮到花崇无语了,难道柳至秦又搞了一个什么黑科技,能穿过手机看到他?

  想到这,花崇甚至看了笔记本——这个柳至秦本体一眼。

  “我的狙击手花先生。”柳至秦轻笑道:“虽然他现在不怎么玩狙了,但好歹曾经是玩狙的行家,手再怎么抖,也不至于端不稳一杯咖啡吧?”

  花崇噎了下,“我怎么听不出这是夸奖还是抱怨啊?”

  “正常。”柳至秦说:“因为你的j.īng_力都放在案子上了。”

  花崇咂摸片刻,“唉柳至秦。”

  柳至秦说:“嗯?这么生分?”

  “我刚才细细一品,发现你这话有点酸。”花崇笑道:“某人在怨我把j.īng_力都放在案子上,没有关心他。”

  “某人?”柳至秦揣着明白装糊涂,“哪个某人?我帮你去敲打一下?”

  “算了。”花崇说:“还是等他回来,我自己再去敲打他吧。”

  柳至秦没想到花崇说话算话,他回到市局之后,就等着队员们开会的工夫,脑袋还真被花崇敲了一下。

  “这么记仇的?”

  花崇神情自若,“放心,狙击手花先生的手特别稳,敲不破你的脑袋。”

  柳至秦:“……”

  记仇第一名。

  海梓和许小周还在山泞县,裴情拿手机开了个直播,专门给海梓看。

  “两起命案了,梁一军和王志凤都是被拧断脖子,他们的死之间必然存在某种关系。”花崇在投影幕上放着尸检的细节图片,“不过两人的致命伤虽然相同,但身上的其他伤有区别。梁一军身上有很明显的打斗痕迹,他与凶手进行过搏斗,但是王志凤身上的打斗痕迹很弱,凶手轻而易举就要了他的命。”

  岳越道:“因为梁一军曾经是个警察,有对抗凶手的能力?而王志凤只是个身体条件糟糕的‘瘾君子’?”

  花崇点头,“有这种可能,但他们一同出现在山泞县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有思路,但始终没有完全查清楚。今天下午我和小柳哥将山泞县、疏忽阑珊这两条线整理了一下,接下来的侦查重点放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梁海郡发迹前后,她生梁一军时,正是在打拼事业之时,梁一军的父亲在其中扮演一个什么角色?《阡陌云里》的作者有可能是梁一军的父亲,梁一军两年前忽然得知的事说不定正是与他父亲有关,我们得确定梁父的身份——不管他是不是已经死亡。现下的情况,要查梁父,只能通过深挖梁海郡。”

  “第二,梁一军带一群人去山泞县的别墅,目的恐怕不是我们以前以为的那么简单。”花崇接着道:“我让许小周去核实了一下,别墅修建的具体时间在30年前,当时那座山是彻头彻尾的荒山,梁海郡曾经说羡慕富豪有别墅,她也想住别墅,但南甫市内的别墅她买不起,所以才去山里修。这个解释我越想越觉得站不住脚。她到底是为了满足拥有别墅的愿望,还是另有所图?”

  “那这么一来,两个方向其实有j_iao点。”裴情道:“j_iao点就是梁海郡。”

  花崇说:“对。”

  岳越苦恼地搓了把脸,“花队,我觉得有点堵啊。”

  “嗯?”花崇回头,“什么地方?”

  “动机。”岳越说:“j_iao点是梁海郡,所以调查重点也是梁海郡。可是她是梁一军的母亲,并且梁一军是她唯一的孩子。梁海郡伤害梁一军的动机是什么?”

  就在不久前,刚入夏那会儿,特别行动队在北方的谦城侦破了一起涉及儿童x_ing侵的案子。凶手采取了杀害他人,以“保护”自己孩子的方法,令人唏嘘不已。父母对孩子的爱会深到什么程度?扭曲到什么程度?梁海郡会牵扯入独子的死亡吗?

  花崇摇了摇头,“我查梁海郡,并不是因为认定她主导了梁一军的死亡,而是从她入手,可能会发现一些我们想象不到的线索。我最在意的就是,她和梁一军的关系不似寻常母子,而她又将梁一军的父亲‘藏’得太好。”

  “大的家族中,情人的确经常被藏在不见光的地方。”花崇又道:“但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风声透露出来,但别说坊间,就是我们和南甫市局,也没有查到梁一军的父亲是谁。这就有点奇怪了。我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当年梁海郡在生产之后,甚至更早,在怀孕之后,就和梁一军的父亲彻底了断。”

  柳至秦忽然道:“梁父说不定那时就已经过世。”

  岳越吸了口气,“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开会要的就是集中线索,思维碰撞,花崇冲岳越一抬下巴,“说说。”

  “梁海郡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是以单身女强人形象示人,没有和任何男x_ing传过绯闻。”岳越说:“可能对她来说,人生最为珍贵的就是事业,伴侣、小孩,还有其他亲人都无足轻重,甚至是一种拖累。这也可以解释她为什么会和梁一军的父亲断得这么干净。我刚才想,梁一军的父亲是不是早就被梁海郡杀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