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悬疑推理 >

心毒之陨罪书(二) 作者:初禾

Tags:情有独钟 萌宠 都市异闻 异想天开

冰家里的情况我了解,所以还挺好奇的,小冰后来给我解释,说是学生的家长,向他咨询补课的事。”

  山路上信号时断时续,花崇和柳至秦打了通电话,j_iao流调查到的信息。

  “所以贾冰对何青撒了谎,赵田军根本不是什么学生家长,他出现在校园,就是为了看贾冰。”

  “贾冰买房的事,通过银行的配合,我这边得到一些信息。”柳至秦道:“贾冰去年4月j_iao了首付款20万。去年3月,赵田军分批从银行取出10万。贾冰名下原有的存款是11万。如果加上赵田军的10万,足够支付首付。师风小苑的房子全部装修过,可立即入住,贾冰不用再出装修费用。”

  房子对普通人来说极其重要,在一个城市有了自己的房子,才算是有了一个真正可以落脚的地方。

  而赵田军帮贾冰买了房。

  “这两人的关系很复杂,如果我们之前的分析与事实相符,那么赵田军就既是在利用贾冰,情感上也将贾冰当做了孩子,所以他会在孩子不回家时,去学校探望。”花崇说:“同时,他没有忘记当年接触贾冰的原因是什么,他需要一个听话的,继承自己所有思想和仇恨的傀儡,在这个傀儡长大之后,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

  柳至秦说:“但傀儡早就有了自己的思想。贾冰是个聪明的人,人越是聪明,越不容易被控制。”

  当天晚上,经过多r.ì排查,警方终于在南部冯家村,发现了灰色面包车的踪迹。

第39章 无垢(17)

  川明南郊,冯家村。

  灰色面包车停在村子的鱼市边。冯家村邻着一条河,许多村民靠水吃水,做着河鱼生意。每天早上,鱼市热闹非凡,聚集着大量从川明市等地赶来批发鱼的商贩。

  冯家村的鱼市并不是大型鱼市,供给有限,商贩们开来拉货的多是面包车和小货车。灰色面包车停在其中,并不显眼。

  偶尔有路过的商贩捂着口鼻说:“这儿怎么这么臭?”

  同路的人笑道:“这儿是鱼市,哪个鱼市不臭,你每周都来买鱼,还没闻习惯吗?”

  “不像是鱼腥啊,我怎么感觉是腐臭?”

  “腐臭也正常,越来越热了,有鱼死了没及时处理,那不就腐了臭了?”

  “也对。唉,赶紧买了回去,太臭了。”

  警方查到冯家村来时,鱼市正在组织村民们搞清洁。每家每户发了罐消毒液,要求“各扫门前雪”,把自家店里里外外都弄干净。

  海梓眼尖,隔着不近的距离,一眼就看到了灰色面包车。

  直到刑警们拉起警戒带,来来往往的商贩和鱼市村民才知道最近几天弥漫的臭味根本不是鱼腐烂了,他们搞的清洁也是白搞。

  鱼市里出了命案,死的不是鱼,是人。

  灰色面包车的玻璃贴着深色膜,如果不凑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花崇站在右侧滑门边,戴着手套在车身上抹了一下,手套立即沾上一层薄薄的灰。看样子这车停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面包车一共三排座位,用于拉货时,后面两排往往会被拆掉——周围许多拉货面包车都是这样。

  但灰色面包车只拆掉了第三排座位,透过玻璃往里看,能看到那里放着一个深色的货物袋。

  “花队,我要开门了。”海梓说。

  花崇点点头,“开吧。”

  车门是锁着的,但解锁对海梓来说并不困难。

  只听“哗啦”一声响,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浓郁的臭气。

  此时是下午,鱼市生意寥寥,村民们全都挤在警戒带外,好奇地往里张望。他们大多没有戴口罩,面包车里的气味一涌出,人群立即爆发出一阵惊呼,然后整齐地向外退出几步。

  裴情从侧门进入面包车,小心地碰触货物袋。

  这是个很普通的防水货物袋,结实,即便在地上拖拽,也不容易坏。裴情轻轻翻动,找到了拉链。

  而这时,海梓打开了面包车的后门。

  “靠!更臭了!”海梓狠狠皱起眉,伸手去拉裴情,“你要在里面开袋吗?”

  “我先确认一下。”裴情缓缓拉开拉链,一张肿胀得难以判断身份的脸赫然出现。

  狭窄的空间里,尸臭猛烈地刺激着嗅觉。

  裴情前不久重新刻上的断眉轻轻跳动,忍受着恶臭,将拉链全部拉下。

  货物袋里装着的是一名男x_ing,头发花白,上身穿着超市购物送的脸颊T恤,下身穿着一条棕色宽松长裤,没穿鞋,双眼和舌尖突出,颜面发紫肿胀,颈部甲状软骨以下有一圈明显的沟状凹痕,呈深褐色皮革样化。

  花崇站在后门边,与裴情一道看着死者,“是勒死?”

  裴情翻开尸体的眼睑,又双手抱住死者头部,左右观察,点了点头,“出血点多,鼻腔和耳道有出血现象,泡沫x_ing液体残留。根据体表特征,初步可以判断是由较细的绳索勒颈致死。不过还是要带回去做解剖,看看内脏、呼吸系统的情况。”

  花崇问:“死亡多久了?”

  “头发容易脱落,腐败血管网大面积出现,腹部膨胀,最近气温开始升高,但还不算太热,死亡时间至少有五天了。”裴情说。

  海梓神情严肃,“看穿着和年龄,这人是赵田军没跑了。如果神秘人确实是贾冰,那就是贾冰开车将他扔在这里,趁乱离开。”

  “乱”这个字,是冯家村鱼市的写照。

  冯家村以前是个相当贫穷的村子,村民们只会从河里打渔,不会养殖,更不会做生意。前些年才有年轻人从外面回来,组织村民们搞养殖。慢慢地,因为离川明市近,需求旺盛,鱼市逐步建起来,形成规模之后有了固定的顾客。

  但生意好了,鱼市的管理却完全没有跟上,监控安检之类的设备一概没有,鱼龙混杂,什么人都能出入其中。

  柳至秦绕着鱼市走了一圈,发现这是个抛尸的“好地方”。

  一方面鱼市本来就臭气熏天,一定程度上能够遮掩尸臭。另一方面,面包车在鱼市十分常见,拉货的基本上都是这种车,而出入鱼市的人太多,一上午的工夫,就能将车周围的痕迹覆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