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悬疑推理 >

心毒之陨罪书(一) 作者:初禾

Tags:情有独钟 萌宠 都市异闻 异想天开

文案:

  洛城风波平息后,花崇和柳至秦被调至特别行动队,开启新的征程。

  第一案,孤花。

  盛ch.un,西部高原的油菜花漫山遍野,悬疑综艺的女导演被人杀死在花田边,花撑开她的肚子,凋零腐烂,像死去的婴孩……

  ☆本文是刑侦文《心毒》的第二部 ,主角将要解决的案子不再局限于洛城,而是来自全国各地,仍旧是单元剧,仍旧是剧情为主。

  ☆含大量私设,请勿完全对应现实。

  ☆由于是单元剧形式,不看前作不影响看这篇。

  ☆文里有各类凶案,犯罪分子心狠手辣,言行偏激,请勿因为犯罪分子的言行攻击作者,谢谢理解。

  原创/悬疑/推理/单元剧

  ——————————————————————

第1章 孤花(01)

  闷痛从脊柱传来,女人睁开眼,下意识挣扎,四肢却难以动弹。

  她像一只煮熟的虾,蜷缩在满是尘土的地上,双手与两膝被绳索束于胸前,沾满汗水与污秽的头发遮挡住视线。

  “唔——唔——”

  她用力挣扎,被堵住的嘴却只能发出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声响。

  意识越清醒,背部的胀痛便越难以忍耐。她开始发抖,恐惧像一双手,紧紧掐住了她的咽喉。

  “感觉怎么样?”一把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浑身僵硬,潮s-hi的空气里充斥着她急促的呼吸。

  她想转过身去,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绳索捆得太紧,即便那道按住她的力已经撤开,她的腰部仍是无法用力。

  就像,突然瘫痪掉。

  “有没有觉得这里正在发热?”一只手覆盖在她大腿上,拍了拍,缓缓向膝盖的方向摸去。

  说话的人正在轻笑,但那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她讶然地瞪着那只从后面探过来的手,脑中嗡然作响。

  腿……腿没有知觉?

  不,并不是全然没有知觉,但那感觉非常奇怪,明明是手直接接触皮肤,她却觉得隔着一块厚厚的粗布。

  怎么会这样?

  “热吗?”一道影子从她身上跨过,高高在上地看着她。

  她无法撩起脸上的头发,因此看不清影子的面容。

  “热就对了。”影子笑着蹲下,剪刀森冷的光一闪。

  她瞳孔急缩,条件反s_h_è地闭上眼,却感到身上的绳索一松。

  影子竟是给她松了绑。

  求生本能令她想立即逃走——若是站不起来,爬也要离开这里。

  可绳子解开了,她的腿却毫无知觉!

  影子转着剪刀,突然往她赤裸的腿上一刺。

  她的尖叫像鱼刺一般卡在喉咙中,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鲜血登时从伤口处涌出,她却感觉不到痛。伤口传达给她的仅有轻微压痛,就像被人捏了一下。

  影子再刺一刀,“怎么样,我的麻醉技术还行吧?”

  麻,麻醉?

  “其实我也可以给你做全身麻醉。”说着,影子将剪刀从r_ou_中拔出,飞快往上划去。

  脸颊那钻心的,锐利的疼痛令她一边闷叫一边挣扎。

  和迟钝的腿不同,这一次,她清楚感受到温热的血从面颊淌下。

  影子发出低沉的Y-in笑,剪刀锋利的尖端在她脸上游走,“但如果是全麻,你就看不到你是怎样被我……”

  最后几个字,像咒语一般被送入她的右耳。

  汗水仿佛从每一个毛孔里涌出。

  她怔怔地想,这一定只是一场噩梦!

  影子站起,吹着口哨走入Y-in影中,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纤薄的刀。

  她猛烈地摇头,声音孱弱,满目哀求。

  不要!不要!

  影子却只是笑,将刀在手上转了一圈,在她的脚踝上划出一道血痕。

  鲜血涌出,沿着白皙的皮肤流下,她双眼突出,脖颈和额角的青筋几乎要挣出皮肤。

  恐惧早已超越疼痛,她的上半身像桩子一般ch-ā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右脚的血线不断蔓延。

  她的脚,好像已经与她的身体分家。

  不……

  她无声地叫喊。

  血流了一地,影子再次看向她,扯起唇角,“你想不想看我剖开你的胸腹?”

  ·

  公安部特别行动队,信息战小组。

  男人步履如风,颀长的身形映在一侧的玻璃墙上。他未着警服,衬衣敞开最上一枚纽扣,下摆收束入西裤,衣袖挽至小臂,显得干练而利落。

  与他的打扮格格不入的是,他竟提着一个捆得严实的外卖口袋。

  “哟,花队来了!”应征风风火火从一间办公室冲出来,两眼直往外卖口袋上瞅,明知故问:“这是给弟弟我的?”

  花崇笑道:“小沉街三号冒菜馆,爆辣牛r_ou_套餐,试试?”

  应征脸色立即白了,连忙摆手,“不敢试不敢试!这套餐放眼咱全组,只有英雄柳哥敢试。”

  花崇眼底滚过一缕柔光,“想吃什么,我一会儿给大家叫。”

  “开玩笑呢!”应征大咧咧地笑,“他们都吃过了,就我和柳哥还饿着,我去食堂吃。你快进去吧,柳哥快饿疯了。”

  说着,应征回头一指1205室。

  花崇拿着身份卡,刷之前还在琢磨应征说的“柳哥快饿疯了”,唇角不知不觉勾起笑意。

  这话显然是夸张了,柳至秦一投入工作就察觉不到饿,非得等到有人——比如说他——将食物放在面前,才想得起该吃饭。

  怎么也饿不疯柳至秦。

  “滴——”

  身份验证装置发出一道机械声,门锁随之弹开。

  花崇推门而入,只听一阵密集的键盘敲击声。

  而爆辣牛r_ou_套餐的主人,正背对着他,坐在由多台服务器、显示屏组成的半环形工作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