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悬疑推理 >

越轨 作者:时绪

Tags:情投意合 暗恋成真

文案:

  前任渣了我后,我抢了他的白月光

  -

  在亲眼目睹男朋友出轨后,林舒遇以为自己今天的霉运已经到了尽头。

  谁想祸不单行,借酒消愁的时候还被人捡走四幺九了。

  可怕的是,四幺九对象是他的万年对家。

  更可怕的是,他发现了两件事——

  1.四幺九的对象是前男友的白月光

  2.这位白月光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

  报复前任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林舒遇:谢邀,当然是睡了他睡不到的白月光啦。

  酷哥攻x美人受

  问就是不会写属x_ing

  1V1 娱乐圈年下

  ————————

  ˙全文无原型,别代

  ˙受非处

  顺便推一下朋友的欧风美强cP214344

第1章

  电子锁发出一声轻响,林舒遇压了手腕,缓慢地拉开了眼前的那道门。

  玄关处躺着两双鞋——其中一双是徐子琼的,阿迪上个月新出的款,发票大概还在他哪件大衣的口袋,另一双鞋码偏小,没见过,总之不会是他们的。

  家里来了客人?

  他还没来得及冒出其他念头,细碎的、陌生的喘息声便从屋子里钻了出来,在偌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林舒遇眨了眨眼,眼睛里隐隐有些血丝,还有些干涩。他这段时间档期排得满,属于刚结束杂志拍摄就得奔赴下一场综艺录制的情况,忙得脚不沾地,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只想睡个天昏地暗,恨不能把自己缝在床上,可谁想到一回家就能听到这么一场活ch.un宫。

  他把行李箱挪了进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然后放轻脚步,慢慢地穿过客厅,走到了卧室前。这套房子是半年前买的,徐子琼出道后一直住在公司分配的大别墅里,他思索着两人“新婚燕尔”,这么分居着实不是事,两人一合计,就在对方宿舍附近购置了一套商务房。

  房子不大,但住两个人绰绰有余,客厅有扇落地窗,窗外昏暗清冷的灯光扫进,拉开了几道光柱,其中一条正巧落在了林舒遇的手上,细细扫过素白的银戒。

  “琼哥……”这声音很软,夹杂着粗重的气音,还有一点耳熟。

  明明是这么短的路程,却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林舒遇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唇,抬手用食指顶开了虚掩上的门——

  他恨不能在自己的眼前糊上一大片马赛克。

  在床上辛苦耕耘的那位无疑是他的男朋友,至于另一位当事人……林舒遇脑子里冷不防地冒出了一段不合时宜的画面,心想徐子琼的胆子倒是大得很,在他头顶种了一大片青青c_ào原也就罢了,居然还把三儿带到他们家里。

  血液从脚底一股脑地蹿了上来,林舒遇张了张嘴,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想像出无数种解决方案——冲进去把这对狗男男吊着鞭打、拿起扫把进去闹个天翻地覆,但最终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冷静,他的心里没有愤怒,没有难过,只是默默地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将这一幕活色生香尽数录进了他的手机里。

  所幸两个人都是背朝他的姿势,才没有发现门外的这位“不速之客”。

  “阿彦,放松点,没事……”

  他那一声“彦”的音调有些奇怪,更像是第二声,但被他这么一叫,林舒遇总算认出了被压在床上的那个人。

  周时彦,徐子琼同团的dancer,似乎还是团里忙内。

  当年一起参加选秀的时候,这人就凭借着一张天真无害的初恋脸虏获了不少少女的欢心,出道夜更是被粉丝投进了前三。

  林舒遇退了几步,看着手机屏幕上赤条条的两坨r_ou_体,猜想着他们是什么时候搞在了一块。这一年里他和徐子琼聚少离多,加上对方时常要录制团综,或是参加舞台活动,大多时间都是和团内的成员待在一块,要r.ì久生情也很容易。

  他转了转左手食指上的戒指,这还是他们刚确定关系时一起去买的,早些时候藏得严实,后来没有多少同框机会,渐渐地就不怎么在意了。许是戴得太久,摘下来的时候还有些疼,手指上也被勒出了一道痕迹。林舒遇用拇指搓了搓,仿佛这样就能让它消失不见似的。

  卧室的声响还在继续,林舒遇转身进了书房,把自己摔在了躺椅上,思考接下来的对策。他大可以将这段录像公之于众,可接踵而来的并不只有对徐子琼和周时彦的口诛笔伐,这些年社会上对同x_ing恋的包容度虽然有所提高,但对于他们这些公众人物来说,这个名号却是灭顶之灾。更何况他现在还处在上升阶段,无论如何都不敢拿自己的事业做赌博。如果有根烟就更好了。林舒遇想道,那样肯定会是一个装第二个字母的名场面。

  吱呀声终于停了,他听见徐子琼的声音,太模糊,听不真切,想来也是事后一些温存的话语。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忽远忽近地,林舒遇计算着时间,觉得徐子琼应该看到了他留在门口的行李箱。

  半分钟后,书房的门被人推开,局促的脚步声落在木质的地板上。

  “舒遇,你不是后天才回来吗……”

  不得不说,徐子琼确实有着一副好样貌。他的眼睛是狭长的形状,双眼皮浅浅的一道,嘴角常年上挑,定眼看人时颇有种多情的味道。就算是在这种出轨被抓包的时候,他脸上也是一副温柔的表情,仿佛只是在关心迟归的对象。

  林舒遇挑了眉,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哟,还挺快?需不需要去找个私人医生看看?”

  徐子琼抿嘴,定定地看着林舒遇,几秒后才迟迟开口:“对不起。”

  错倒是认得挺快。

  “什么时候开始的?”林舒遇问,“一个月?半年?还是更早,在节目里的时候,在我的眼皮底下?”

  “舒遇,你不要用这种语气。”徐子琼皱着眉说道。

  不要用哪种语气?

  我说话就这么Y-inYá-ng怪气了。

  林舒遇和徐子琼是方块娱乐的同期艺人,在参加101选秀之前两人一起练习了三年,一年国内,两年韩国,可以说在背井离乡的那段r.ì子,林舒遇把徐子琼当作了自己唯一的依靠。他的x_ing向是天生的,加上原生家庭的原因,很容易对徐子琼这类近似兄长的男x_ing产生依赖,不过最先捅破窗户纸的还是徐子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