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他心尖的小玫瑰 作者:无人区时段(18)

Tags:


  叶褚时听见她欢快的声音,宛如晨间轻盈的风,“没有啦,我以前学跆拳道,一天要跑很多次的,慢慢就养成了习惯,不是在减肥。”
  叶褚时顿了两秒,点点头,“挺好的。”
  许念稚仍笑着,问他,“现在才八点多,你去哪儿呀?”
  “去看一个人。”他的眼底映着熹微的晨光,清澈如琉璃,“在......外面。”
  许念稚哦了声,没多想,“那你去吧。”顿了顿,又想起什么,问他:“诶,你吃早饭没?”
  叶褚时摇摇头。
  许念稚的眉皱起了一点。谴责似的看着他,语气有些不满:“不吃早饭会得胃病的,你想得胃病吗?”
  少年微扬起眉。
  许念稚拉了下他的衣角,示意他跟自己走。她的脚步不快,叶褚时在她身侧,听身边的女孩脆声说话。
  “我来海城半个多月了,门口有家早餐店超好吃,我带你去。”
  走到半路,她才想起来问一句,“你不赶时间吧?”
  叶褚时一顿,看着她,“有点。”
  “有点?”
  二人走到许念稚说的那家早餐铺门前,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女孩看了他一眼,有点无奈:“既然有点赶时间,那就带杯豆浆和j-i蛋吧,要不要包子?”
  叶褚时摇摇头。
  许念稚说了声好。
  旋即,叶褚时便看着她转过身,艰难地挤进一群还在聊天的大妈中间,扯着嗓子买了杯豆浆,又接过滚烫的j-i蛋,一路小心地护着出来。
  白皙额头上的薄汗还没干,随着动作滴落在肩膀,留下一小点深色的水渍。
  叶褚时站在原地,漆黑的瞳仁倒映出少女清晰的身影。
  “呐,”许念稚提着塑料袋,笑着把豆浆j-i蛋递给他,还不忘提醒,“这个很烫,你先拿着吧。还有,别坐地铁啦,打车去。”
  “记得要吃啊。”
  “嗯。”少年轻声地应她,看着手里的豆浆和j-i蛋,低垂的睫毛很长,像蝴蝶欲展开的翅膀。
  “我会吃的。”
  -
  和叶褚时告了别后,许念稚转身往自家楼栋走。进了门,电梯一开,林依拿着钥匙,正好抬眸看过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许念稚眨眨眼,“妈,你去哪儿?”
  女人回过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去医院看看阿亦。”
  许念稚一听是去看赵亦,瞬间干巴巴地哦了一声,立马给她让出离开的道路。
  林依好笑地看着她,突然问道:“念稚要一起吗?”
  许念稚一怔,回过神来,连忙摆手:“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他合不来的。”
  话刚出口,许念稚便愣住了。
  她怎么一不小心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一定是刚刚见过叶褚时,害她太过放松了。许念稚懊恼地想,抬眸看了眼女人的表情,没看出什么情绪。
  她咳了一声,圆回话:“我是说......嗯,那天我跟他吵了架,他还被赵叔叔打了,我怕他不想看见我。”
  林依一笑,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不要紧,阿亦他没有那么记仇。”
  他不记仇谁记仇?
  许念稚在心里暗自反驳,却听见林依又对她说道:“你上去洗个澡,我在楼下吃早饭等你。”
  “可是......”
  “妈妈先去吃饭了,你快一点。”不等许念稚回答,林依便叮嘱着转过身,一眨眼就出了单元门。
  “......可是我真的不想去。”
  许念稚对着空气说完未尽的话,半晌,看了看林依的背影,沉默着进了电梯。
  行吧,去就去吧。
  难不成赵亦还能吃了她?
  -
  炽热的阳光在头顶洒落,叶褚时手里提着袋许念稚买的早餐,慢悠悠地出了颐景园的大门。
  门口左侧停着辆黑色宾利,司机眼睛很尖,视线一转,立马看见了正朝这边过来的高瘦少年。
  他立时从驾驶位上下来,耐心等他走近了,垂下头,恭敬地说了句“少爷好”。
  这才为他拉开后座的车门。
  叶褚时感觉自己有点像那种旧社会的纨绔。
  他很快上车,低低的冷气拂过空调口,男生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透过窗洒落,玻璃上映出一张神色疏淡的俊脸。
  那双清黑的眸半垂,男生拿起吸管,戳进温热的纸杯,低头专心地喝起了豆浆。
  窗外的景色飞速闪过,车子很快往市中心深处开去。静谧无声的车内,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叶褚时,一脸欲言又止。
  叶褚时头也没抬,纤长的睫羽低垂,淡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司机被他敏锐的神经吓了一跳,顿了顿,“老夫人说想您了,问您什么时候能回林家看看她。”
  叶褚时一顿,“今天就可以。”
  他吸完最后几口豆浆,又开始专心致志地剥j-i蛋,一边剥,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等看完母亲就去外婆家吧。”
  “好的。”
  车里重新陷入了安静,窗外车水马龙,司机踩下刹车,缓缓停在了亮着红灯的十字路口处。
  叶褚时动作一停,抬起头,漆黑狭长的眸直直看向男人。
  他的眼神存在感很强,即便不是刻意为之,也足以让人额冒冷汗。司机手一抖,小心翼翼地问他:“少爷,怎么了?”
  “没什么。”叶褚时移开目光,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是想问问你,吃早饭了没?”
  “......”
  司机摸不清他的意图,只能老实答道:“早上在门口等少爷,还没来得及吃。”
  叶褚时点点头,看了眼手里的水煮蛋,白白嫩嫩的,他莫名觉得很像许念稚的脸。
  都是又白又嫩的样子。
  想到这儿,他纤长的睫羽一眨,冷不丁说道:“我吃了早饭。”
  司机:“......”
  “少爷吃了就好。”
  少年不置可否,前方的红灯还在继续,过了会儿,他又补充道:“别人给我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