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他心尖的小玫瑰 作者:无人区时段(51)

Tags:


  咔哒一声,门关了。
  她再也没有回来。
  -
  “其实我对她的回忆并不多。”
  少年仰起头,灯光下喉结的线条显得格外脆弱,微绷的下颌连着苍白侧脸,他眨了眨眼,轻声道:“她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出了车祸。”
  海城林家和叶家的联姻,在外人看来完美无缺,只有自幼被丢在老宅的叶褚时知道,他们的结合只是权宜之计。
  他的父母,从来就没有真正相爱。
  林羽萧十月怀胎生下他,坐完月子就又开始了潇洒肆意的生活,叶群更是一心扑在公司上,身边女人无数,却从来没有闹出私生子的丑闻。
  大人们之间心中自有一杆秤,食色.x_ing也,虽有,却并不会越界。
  年幼的叶褚时被放养在老宅,林家和叶家轮番住,直到三岁左右,才第一次见到了自家那对不称职的父母。
  他生的精致好看,颇得林羽萧喜欢。于是女人便也慢慢收心,学会了关心自家孩子,偶尔拉着叶群一起,聚会聊天,倒也算外人眼中的幸福家庭。
  叶褚时想,或许就这样过下去,也不是不可以。
  直到他十岁那天。
  “那天,是我生日。”
  叶褚时看着头顶刺眼的灯光,低垂的睫毛很长,宛如蝴蝶欲展开的翅膀:“她出了车祸,被人从公司门口撞飞五米,肇事人倒车回去,反复碾压了两次。”
  许念稚心脏一抽,抓着他后背的手不自觉用力,倏然揉皱了少年的衣衫。
  叶褚时仿佛没有察觉,继续淡淡道:“撞她的人是一个秘书,叶群的私人秘书。”
  林羽萧x_ing格跳脱,嚣张跋扈,结婚后尤其喜欢突如其来地跑去叶群那里,美名其曰“抓j-ian”。
  无伤大雅的事情,叶群也就随她闹,直到那天,林羽萧去公司,正好撞见了他和秘书激烈的现场。
  她骂了句脏话,毫不犹豫地就冲了进去,啪啪两声巨响,赏了这两人各人一个巴掌。
  林羽萧随手拿起手边的滚烫咖啡,猛地泼了男人满脸,恶狠狠留下一句“等我回来再收拾你”,就拽着那个来不及穿衣服的年轻秘书,砰地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全公司的人都被她叫来围观。
  长达半小时的羞辱、嘲讽、议论、和无地自容。
  浑身赤.裸的秘书满脸泪水,几乎是逃出了办公楼,狼狈不堪地消失在楼下,林羽萧又进门,叫骂着将叶群挠得满脸血痕。
  她气喘吁吁地离开,刚走到楼下,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女人宛如一只失去翅膀的蝴蝶,在空中停留短暂两秒,啪嗒一声,倒在了满地猩红的血泊中。
  “我恨他。”
  叶褚时闭上眼,却仍觉得浑身冰冷,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萦绕不去,挟裹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宛如深不见底的沼泽,拽着他死死往下沉去。
  “她被秘书撞倒,外公几乎是拿命来威胁医生,终于让她活了下来,却是用另一种,她最不喜欢的方式。”
  “而现在,终于结束了。”
  灯光下,叶褚时的下颌绷得很紧,他垂下眸,许久,慢慢地将怀里的许念稚用力抱紧。
  就好像雪山濒死的旅人,于无边黑暗中,死死抓紧了那一束唯一的光,那一簇滚烫跳跃的火焰——他浑身冰冷,不在乎是不是幻觉、会不会被烧伤。
  他只想靠近这团火。
  受伤也心甘情愿。
  男生力道大的让许念稚感觉到了疼痛,但她没有吭声,而是顺从地偏过头,将侧脸搁在他清瘦的颈窝,异常包容地接受了他的所有。
  许久,叶褚时终于微微松开她。
  男生双手禁锢在女生身后,不让她逃开,半晌,忽然用力,调转了个方向。
  二人位置瞬间交换——女生几乎是被他抵在了沙发角落,两个人的距离极近,近到许念稚一抬眸,就能看清男生脸上的细小绒毛。
  灯光柔和,他看着她,眼瞳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深沉。
  清淡干净的香气缓缓弥漫,半晌,叶褚时红了眼,嘶哑着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叫她名字:“念稚...许念稚......”
  少年霎那间的脆弱感,让许念稚酸涩得几欲落泪。
  她忍住鼻酸,杏眸闪烁着晶亮泪花,窗外明灭变幻的霓虹光影落在她脸上,许念稚的表情温柔而坚定。
  她说:“我在,褚时。”
  女生轻轻地捧住他的脸,四目相对,他们眼中盛满了彼此小小的影子,“失去不是全部,褚时,你还有未来,你还有许许多多的未知,和精彩纷呈的以后。”
  “不要困在过去,好吗?”她弯起眼睛,笑得温柔带泪:“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所向披靡的,今后几十年的人生等着你,答应我,千万不要放弃。”
  叶褚时看着她,许久,沙哑着声音,缓缓问:“那几十年的人生里,有你吗?”
  许念稚一怔,眼泪瞬间滑落脸颊。
  她用力点头,声音里全是认真和坚定:“有,只要你需要,我就一直在。”
  像是黑暗之中,猛地被人一把救起。
  叶褚时看着她眸光潋滟的双眼,微抿淡红的下唇,长长的睫毛,左眼下方有一颗小痣,淡得几乎看不清。
  他的视线细致而温柔,像是要仔细记下她的脸,然后在脑海里描摹千万遍。
  叶褚时终于从无尽黑暗中挣脱,浑身冰凉被一团火焰取代,那团火就存在于他的心尖,存在于,少女潋滟的双眼。
  他闭上眼,露出了一个近乎救赎的微笑,“好。”
  说好了,就不能变。
  从此以后,他的身边就多了一个她。
  一直一直。
  *
  林羽萧去世七天后,叶群亲自cao办了她的葬礼。
  他并未将这场葬礼变成另一种形式的商谈会,男人只邀请了妻子生前的零星好友,对外部谢绝一切曝光,将保密工作控得极严。
  因为选择火化,整个林家的气氛都格外低沉,林老太太宛如一夜苍老了十岁,眼里的精气神消失殆尽。
  整场葬礼进行得安静缄默。
  叶褚时站在墓碑旁,闭了闭眼,苍白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黑白照片刻在石碑上,林羽萧依旧笑得娇艳如花,他看着母亲勾起的唇角,半晌,也轻轻笑了。
  叶褚时想起那晚医生的话:“病人求生欲极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