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他心尖的小玫瑰 作者:无人区时段(56)

Tags:


  吃完饭楼上有私人影院,还有唱歌台,纪明喝得神智不清,却还是记得抢麦点歌,大声唱了首跑调的《剩下的盛夏》。
  一旁的段越紧紧抱着赵亦,嗷嗷地哭,一边哭一边大声嚎:“呜呜呜呜,李妍昕,你为什么要突然转学!你给我回来啊,呜呜呜呜!”
  赵亦挣脱不开醉汉,只能咬着牙坐在原位,脸上被蹭了大片眼泪和鼻涕,高冷形象破坏殆尽。
  盛子涵拉着陈欢坐在旁边,一边偷偷笑,一边小声给陈欢讲冷笑话。
  陈欢:“......”
  救命,这都是一群什么疯子!
  许念稚也喝了点酒,却硬说自己没醉,脸上顶着两片绯红,目光迷离地看叶褚时,“褚时,我有点点晕。”
  他们俩坐在房间的最角落,影影绰绰的光明灭变幻,偶尔落在二人修长的身形上,少年的脸被笼在y-in影里,看不太清。
  “哪儿晕?”
  他说话,递过来一杯温水,手揽着女孩儿的头,声音也温柔得不像话,“抬头,我喂你喝。”
  微凉的掌心缓解了些许燥热,许念稚呼出口气,无意识往少年的方向蹭了蹭,红润的唇擦过手指,带来一阵微s-hi潮意。
  叶褚时僵了一瞬。
  许念稚毫无自觉,就着他的手臂喝完了一杯水,又扭了扭身子,靠进他已显得宽阔可靠的怀里,小声说:“唔......这样就好多啦。”
  少女的声音很软,因为喝酒的缘故,少了些许清亮音色,只剩N_ai 猫似的哼哼唧唧,叶褚时垂下眸,目光落在她娇憨可爱的脸上。
  他们靠的很近,近到叶褚时能在一片鬼哭狼嚎的背景音中,清楚地听到女孩轻浅的呼吸声。
  不到二十公分,女孩子馥郁微凉的气息传了过来,像某种花的异香,很浓,却并不夸张。
  恰到好处。
  叶褚时缓缓凑近了她,他们鼻尖靠着鼻尖,几乎快要亲吻上去。女生紧闭的眼皮很薄,长长的睫毛微垂,又乖又甜。
  半晌,叶褚时笑了笑,在一片黑暗中,轻轻拥住了许念稚。
  还太早了,他想。
  他可以等她慢慢长大。
  少年没有看见,怀里的人悄悄睁开了眼睛,白皙的脸上翻滚着热意,她晶亮的杏眸中,闪烁着比星星还要璀璨的笑意。
  -
  离高考还剩三天的时候,海城一中举行了誓师大会。
  作为连续三年的排名第一,叶褚时在所有一中学生的心里几乎是个如传说般的存在,理所当然的,大会由他作为学生代表,在最后上台讲话。
  稿子也由他自己完成,身姿挺拔的少年拿着麦克风,表情淡淡,说到结尾处,忽然停下来,双眸往台下看去。
  熙熙攘攘的学生中,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不断闪过。他们也同样正看着他——
  纪明勾着段越的背,挑起眉,陈欢和盛子涵眼含笑意,连一向冷脸的赵亦也收起了刺,唇角微微上扬,神色温和。
  离别之际,少年心中的不舍化作回忆,永远映在了彼此心中。
  叶褚时看向许念稚。
  她站在七班的第一排,穿的依旧是海城一中的统一校服。
  白色衬衫利落地扎进及膝百褶裙里,腰身极细,两条又长又直的腿并拢规矩地站着,白腻的皮肤在阳光下几近透明。
  就和她第一次踏进高二七班时,一模一样。
  叶褚时终于笑了起来,在一片寂静中,他忽然扬起手,将手里厚厚的演讲稿用力扬起——
  雪白的纸张如同一只只白色蝴蝶,哗啦啦地在空中翻飞跳跃,人群中以纪明为首,猛地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少年张开双臂,和那双澄明透亮的杏子眼对视,笑着说:“同学们,让我们在未来再次相遇!”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正文完结啦,呜呜呜呜呜好舍不得哦。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们讲,那就留着明天一起说!
  (爱你们,超级


第36章 正文完结
  六月盛夏, 海城终于迎来了高考的铃声。
  茂盛的绿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炽热的日光穿过层层树隙,在道路上投下错致斑驳的光影, 马路两旁放着禁止鸣笛的标牌, 有志愿者戴着帽子, 递给在外等待的家长矿泉水。
  许念稚六个人的家长都凑在一块儿,林依摸了摸赵亦的头, 又拉起许念稚的手,笑得温柔:“加油, 我们就在对面的车子里等你们。”
  许念稚和赵亦都点头应好,女生眨了眨眼, 看着林依侧过身,又垫脚抱了抱独自一人的叶褚时。
  “褚时,阿姨也等着你。”
  叶褚时一顿,心中瞬间泛起暖意, “好, 林阿姨。”
  不远处传来纪明不耐烦的应答声、和陈欢笑嘻嘻的嘲讽,叶褚时和许念稚相视一笑, 弯起眸,清黑的瞳孔润泽无比。
  时间一到, 他们随着众多考生往学校里走, 学号打乱后, 六个人都被分在了不同的考场,叶褚时就在许念稚的教室对面。
  二人进门前,最后看了眼对方。
  少年罕见地笑得灿烂,潋滟的眸弯起,宛如拢住了一整片星河, 璀璨夺目。
  他说:“念稚,三天后见。”
  *
  为期三天的考试过得飞快。
  最后一个下午,考场内一片安静,笔尖在纸上快速涂写的声音交织着时而的蝉鸣,平添几分紧张。
  第四排靠窗的男生睫羽半垂,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黑色水笔,不时望向窗外的蓝天白云,一派胸有成竹的淡然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铃声终于响起,叶褚时放下笔起立,等待老师收卷。窗外天空依旧一片蔚蓝,夏蝉不知疲倦,不停歇地鸣叫。
  他走出考场,一股热浪夹杂着沸腾的人声扑面而来。学校外边儿围了一圈儿白色防护栏,大红色横幅上[高考时期,禁止喧哗]的黄色大字儿不知被谁撕开了一角。
  家长们各自拉着自家的孩子,叶褚时只听见一声清脆的“褚时”,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张笑得灿烂的熟悉脸庞。
  许念稚双眸晶亮地挤到他身边,男生伸手护住她,黑色碎发下是一张冷白的脸,此刻正带着散漫笑意,勾唇看着她。
  拥挤嘈杂的环境,叶褚时忽然开口:“辛苦了。”
  许念稚眨眨眼,笑了,侧脸的梨涡浅浅,“你也是。”
  她拿着瓶冰水,轻轻贴在少年颈侧,为他缓解些许炽热。
  二人一路走出门口,一眼就看见等在外面的众多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