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10)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刚开学的两周就是军训。施男那身子板儿,头两天就晕倒了三次,本以为可以因此获得解放,谁知教官竟然说,就是因为这样才更要参加训练!!施男平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痛苦。九月的北京,早晚虽凉,白天太阳的炙烤力度一点不次于炎夏。好不容易把两周熬过去了,原本就看似营养不良的施男又瘦了两圈儿。不只瘦,又黑又瘦。真成小猴精儿了。
新同学们忙着做两件事,一是找社团,一是找男女朋友。没几天下来,系里就直接成了好几对儿,施男想想自己和汪帆的三年,不禁莞尔。是自己太保守,还是别人都太开放?至于社团,施男去了几个感兴趣的招收会,也不积极表现,一副你要我就要,不要就算的样子。最后竟然收到了舞蹈团的通知,施男心想,就我这样子,耍猴的舞会找我演猴吧?
快要正式上课前的那个周末,施男在家,接到蓝狄的电话。他要走了。
“嗯。我知道了。我不担心你在那边的生活,你把力气都用在学习上就行了。”虽然有个教育参赞父亲,蓝狄的日语基础几乎为零。
“恩,我知道。”他淡淡地答应,好像没放在心上,“施男,还能见一面么?”
她就怕他说这个,他还就说了。
她现在依然无法面对他。她没法告诉他,军训两周那么疲累的夜里,她竟然还会梦见站在月光下的他。
“我恐怕没时间呢,蓝狄,我下周就开始正式上课了。”心竟然又开始抽痛,第二次。
“。。。。。。”好久他没动静。
“。。。。。。”好久她也没动静。
静默的张力,透过电话线传递两端。
最终几乎在同一秒,两人同时开了口,“什么时候的飞机?”,她说;“周二早上10点的班机。”他说。
这天夜里,施男又失眠。漆黑的夜,眼前却不断浮现出那张漂亮的脸,漫画家的参考原型。
她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水咚咚咚喝下去,一抹嘴,告诉自己,那又怎样,我施男从来就不迷那些给做梦小女孩儿看的漫画。何况他要走了,都不知道将来回不回来。
这样反复想着,终于入睡。
周一,施男去跟班长请假。想了半天理由,最后告诉他表哥明天去日本,她得送。
“没必要吧?这可不是理由。”别说班长不够通融,连她自己都觉得这理由差。
施男低头努嘴,正要放弃。
“施男,不是表哥吧?”班长突然打趣到,“是去送男朋友吧?”
她一时怔住,不知如何接话,完全没想到班长会这样联想~~
“你看你,不说实话。哎好吧,你去吧。我前个礼拜刚送我女朋友,哎,你的心情我明白。”
歪打正着,施男谢过后离开,心里莫名地奇妙。
第二天一早算好了时间,她可不想早到。远远地就看到了蓝狄,在外国人穿梭不停的国际出发厅里仍然那么出众。他身旁的是他妈妈吧,容貌不算出众地美,仪态却非常端庄。还有几个人应该是亲戚,不过蓝狄心不在焉,而在四处张望。
施男迟迟不过去,想拖到最后一分钟。
几次看见阿姨催他进去,他还坚持等,径自地望着。
她远远看着他,忽然意识到,他就要离开了。
“离开”意味着,很久,甚至可能永远,都不回来了。
心里不知怎的开始难受,开始痛。
可她仍旧不肯过去。她怕。怕自己无处宣泄的郁闷导致出格的举动。
禁不住阿姨再三催促,蓝狄转身往里走了,带着一脸落寞。
施男心一揪,终于迈了步子。她只有在最后一刻才敢过去的胆量,匆匆告别的胆量,一刻都不可以多逗留。
边线前,他最后一次回了头。
她来了。
她竟然更瘦了,还黑了,一身骨架倔强地撑着已经大了一码的白色连身裙,定在那里看着自己。
她给了他一个笑,就像他私藏的照片里那样的笑,难得不张牙舞爪的小豹子的笑。
他一直皱着的眉头终于开了,一直紧抿的薄唇对她弯出一个弧度,一直y-in霾的眼底刮起春风,消失在边线后的拐角处。
============================================================================
施男从机场回到市内,没直接回北外,她去了北大找汪帆。
汪帆在宿舍楼下看见找他的人是她,很意外,问她。
施男什么不说,胳膊直接绕上他的脖子,上去就吻。来往男生全部哗然,她不管,使尽了力气吻。
汪帆回过神儿来以后也回吻她,她从没这么热情过!
可是突然她停了,眼里布满彷徨,看着汪帆,却又像没在看他,嘴里自顾自念叨着,“不行。。。为什么不行。。。”说完就跑开了。
汪帆整个儿愣住。要不是旁人的笑声越来越大,他还反应不过来。
可等再跑上去追时,已不见她的踪影。














花事了







“满足指缝一时的无聊
  变成脉膊跳动的倚靠
  吻着你就忘了烦恼 你变成烦恼
  想不到 想不到 我戒不掉
  戒不掉 吻你没有必要 可又有什么更重要
  戒不掉 枉我自栩骄傲 不拿着你就会烦躁
  戒不掉 灭了味觉就好 可我的心没那么高
  放下你 假装拈花微笑 问题在于
  如何平伏心跳 平伏我的心跳”
那天聚会上随便点的歌,现在回想起来真应景儿。
景山凉亭里,施男坐在横木上发呆。
从北大出来以后,她去找汤贝贝,见面就问,“如果你跟一个人接吻竟然比跟自己男朋友的感觉好,说明什么?”
“明摆着啊,还用问我?”说完汤贝贝才反应过来,“施男你你你。。。你和别人亲啦??”
“。。。。。。”施男垂头丧气。
“谁。。谁。。。谁谁谁?”汤贝贝结巴起来。
汪帆追出学校仍没见施男踪影,直接打车去了北外,中午都在寝室午休,他就在楼下等,好容易等到下午上课,跟着她们去了教学楼,施男没来上课。
他便又在外面等,等到下课,还没来。
一男生走过来,“我是班长,听说你找施男,她跟我请了今天上午的假,不过到现在也没回来。你是。。。?”
“你好,我是她男朋友,我叫汪帆,北大的。请问她说她请假干什么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