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13)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嗯。”其实施男想说,如果不是因为另一个人让她有了那种感觉,她也许永远都不知道她和汪帆的感觉不对。可终究没有说。
“施男,你真。。。。。。”
“什么?”
“真实,勇敢。怪不得他会喜欢你。”
施男想起汪帆曾说她像路边的小野菊花,也许吧,野花都是真实勇敢的,“我只是忠于自己罢了。”
=======================================================================================
施男选的是荷兰语专业,其实没什么花花绿绿的浪漫原因,纯属是因为据说它是最接近英语的一种语言,想必学习来肯定比其他小语种容易。
可是现在后悔了。荷兰语数日耳曼语族,此类语言都有舌音r ,有的人天生会发,有的人练一辈子都发不出来。施男在练了好几个礼拜还没练出个头绪来的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选错了专业。
这天课上,老师介绍荷兰概况,说到荷兰的国石是钻石。
施男心一动,突然想起有次蓝狄说,施男,你硬得像金刚石。
她说,说得好听点好不好,什么金刚的,要说钻石。再说四月的生日石本来就是钻石么,我硬也不奇怪吧。
那时她还不知道蓝狄也是四月的,现在想想,怪不得蓝狄当下就不说话了。
又想起他,心里一阵荡漾。
下了课,同学说有她一封信,施男奇怪,谁会给她写信?高中几个好朋友都在北京,有事儿直接电话。
接过来看,红蓝边儿的航空信封,日文字样的花邮票,字----是蓝狄的。
他来信了。
施男想起他的话,他要写信给她,还真写了。
心开始咚咚跳。
楼梯间里的场景又来袭,还有机场里他临走时,那别有深意的一笑。
他会写些什么?会对她有什么表白么?
如果没有那个吻,她当然就会当作老同学的问候信,直接就拆了。
可是,发生的种种,使得施男不得不这么猜想。
她小心地拆开信封,信纸是纯白的,没有任何花纹,白底蓝字:
“施男,
还好么?
喜欢你的大学生活么?
来东京快一个月了,我忙着适应这里的生活,忙着上语言课,忙着和爸妈拜访好多我不认识的人。
其实这以前我来过几次日本,每次都来东京,那时觉得新鲜有趣,可现在我却一点都不兴奋。
我不高兴,做什么都提不起劲,觉得累。
如果当时可以选择不来这读书该多好。
。。。。。。。。。。
。。。。。。。
。。。。。
蓝狄”
信不算长,很平淡地报着他的近况,没有任何别的话语。
施男先前的小期待,转而成失落。
他的信,把她当成朋友,仅此而已。
==================================================================
施男给蓝狄回信是几天以后的事儿。
原因在于,她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来考虑要不要把她和汪帆分手的事情告诉蓝狄。
想来想去的结果是,不说。
因为如果这样说了,感觉好像在把自己强制推销给他。
才不要。
虽然因为他而和汪帆分了手,可施男并不是因为想过会和他在一起而分手的。
她只是太清楚地记得那个吻,被震撼到,痴醉了,忘不掉。
何况眼前的事实是,他在日本,他只是吻了她,没有进一步。信都那么平淡,好像从来没吻过。
也许,他没当真吧,他只是拿我练习吧。
施男这样想着,回了信,同样挑了素色的信纸,淡蓝,黑字,以完全好友的口气,倾诉着自己的种种,除了分手。
感觉像回到了自己的单行道,蓝狄和他的吻,如流星过客。














单行道







半个学期嗖地过去了,一转眼就迎来大学第一个寒假。
此前这期间施男一直在跟r舌音作斗争,还有荷兰语出名的难的词序,不过期末考试成绩还令人满意。施男从小到大一直语感不错,中学时英语几乎课下从来都不花时间,却一直是年级最高分,所以当初报了北外。
舞蹈团的活动,除了第一次,以后也没再缺席过。团里的不少成员都有过舞蹈或体育底子,可施男什么都没有,时常觉得别人都筋骨灵活,自己却肢体僵硬,不得伸展。
有次压腿,施男疼得叫了出来,沈玥过来帮她一点点压,才勉强到了合格的程度。
社团选了舞蹈团这件事儿,犹如她的专业一样,施男后悔,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年底的校际新年晚会,舞蹈团总共两个节目,一个是团长带的民族舞,另一个是沈玥带的踢踏舞。施男那是根本跳不了民族的,分在踢踏舞里。
施男真是不适合跳舞,沈玥也这样说。
他说,“当初第一次面试时,我看你长胳膊长腿,细溜溜的,以为肯定适合跳舞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啥?”施男瞪眼。
沈玥可不怵她,继续说,“没想到你这骨头还不如我家楼下张老太太灵活。人家都奔70的人了,打太极拳都能蹲得比你低。”
施男也不怒,人家说得对,有啥可反驳的。想起高中毕业前的体能测验,测体前屈,全班就两个人是负数,一个是班里最胖的,一个就是施男。
体育老师说,“没想到啊没想到,施男啊,XXX(胖墩儿同学)是负数可以理解,你这么精灵的身子骨,怎么也能是负数啊.....”
施男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使尽了力气连脚踝都够不到。回教室跟蓝狄抱怨,他怎么说的来着?不咸不淡的一句,“腿太长了。”
“你腿也长啊,你怎么不是负数?”施男不服气。
“我腿长胳膊也长,你胳膊太短。”
施男气鼓鼓地顺势拉来路过的女同学甲,跟自己差不多身高,硬是要跟她比胳膊,还没分出胜负,就见蓝狄笑,虽然是抿着嘴的,可施男从来没看见他笑得那么灿烂过。
现在再想起他,施男刻意忽略心里的失意,刻意让自己平常心微笑面对,当他是好朋友。
他们的信依旧你来我往,依旧诉说着各自的开心不开心,烦恼不烦恼,仅此而已。
可是不间断。
下学期刚开始没多久,学校组织篮球赛。女生自然是啦啦队。
施男其实对篮球不感兴趣,高中时班级有比赛都会看,完全是因为汪帆。说白了她就是去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