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16)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施男笑笑,“不必以后了,今天您就拿回去吧。这钱肯定是他先从您这儿借的要您交给我的吧,我真不收。您现在就收回去吧,以后也不用再折腾还来还去的了。”
“呵呵,我才不会帮他垫钱呢。钱是他的,走之前他把手头的现金和存折都给我保管了,放家里不安全不是。施男,你别让姐姐难交差,”说着把信封直接塞到施男手里,起身要走的样子,“我先走了,还有事儿呢。”
施男还来不及反应,表姐已经丢下“再见”,外加一句让施男摸不着头脑的话,“别看他长得好,其实什么经验都没有。”
施男回到家,对着钱发呆。
为了能与汪帆不拖不欠,却欠下了蓝狄。
没有蓝狄的电话号码,施男写信,“你姐姐把钱交给我了。你什么意思?!我需要钱自己可以赚,你拿来给我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用你的钱?!”带着哀怨的质问。
这样问,或许可以让他说出心里话----如果他这么做是因为在乎自己的话。
两周后,施男收到回信,从此对蓝狄彻底死了心。
他信里写道,“人民币我留着也没用,这边花不上。”














情诫







这一年来施男一直没见过汪帆。打过两三个电话,两人都没有见面的勇气。施男怕见了他愧疚,汪帆怕见了她难过。
可钱最好还是当面给,施男约他出来,见面时汪帆面带欣喜。
但当施男说明原委之后,他的脸色立即难堪下来。
钱他自然是推拒不要,施男干脆说,“汪帆,你就想我不快乐,就想我过不舒坦是吧?”
“说什么话呢你,当然不想。”
“几千块对你来说无所谓,可是我必须还给你,不然是我心病。”
听她这样说,汪帆终是收下了,却说,“施男,你这样与我划清界限,就不知道我也会难过的么?”
天气闷热到不行,施男极不愿出门,天天在家吹空调。出来一次不容易,所以干脆一次约俩。
和汪帆道再见,汪帆要送她,施男说不必,还约了别人。原地,等叶枫。
叶大人姗姗来迟,施男不给他好脸色,却见他从背后变出三枝玫瑰花,笑嘻嘻递给施男。
施男皱眉,“这是干嘛?”
“道具。暑假都过去一半了,你才肯出来见我,我叶枫什么时候这么没面子过。你今天得装一天我女朋友,补偿。”还是嬉皮笑脸。
对着一脸孩子气,施男不忍心说不,反正自己清楚跟他没什么,反倒不怕,可以放开了胡闹。于是立马假扮娇媚状,情意绵绵收下花。
却不知,远处一直没走的汪帆,一切尽收眼底。
======================================================================================
暑假汤贝贝时不时来施男家,这天咚咚咚敲门,说有爆炸x_ing新闻。
“咋了?走路看见梦中情人了?”
“施男施男,汪帆......汪帆......”
“汪帆什么啊?”
“汪帆他有女朋友了。”汤贝贝终于把气喘完了。
哦?说不意外是假的,施男正了神儿。
“而且,听说还是你们学校的。”
我们学校他都没来过几次,这也能勾搭上?
“叫张帆,你认识么?”
能不认识么?“她是我室友。”
“啊???难道.....是你介绍他们认识的?”
施男侧头想想,“间接算是吧。”
“那你........?”
“我我我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俩早没什么了。”
“心里一点不难受?”
难受没有,诧异倒是大大地,上次见面没听他提到,“他俩什么时候开始的?”施男打开冰箱,拿出冰淇淋递给她。
“应该就最近。还是张淼告诉我的呢,汪帆和他们玩的时候带着她去的。”
“其实我挺高兴的。”施男说。
“??”
“减轻我的罪恶感。”施男笑。
汤贝无奈地摇了摇头,“可惜啊可惜。我本来想拿你俩做正面教材,证明年少爱情的纯洁和持久,没想到才两个月。”
“或许别人的是,我俩例外而已----你下错注了。”施男脸上笑着,心里却想,谁不想要纯洁持久的爱情?
========================================================================================
他们的信件依旧往来不息。
同学们都知道施男有个在日本的同学,一直和她通信,每每给她信时都会说,施男,你的日本同学又来信了。
她们问起关于写信人,她只说是好朋友。
信又来了,施男在寝室拆信,没想到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被眼疾手快的室友拾去,“哇哇哇,这谁啊?极品极品,从没见过这么帅的男生诶!”
“施男你故意误导大家:一直以为你这个好朋友是女生,原来是个男的!!!”
“施男你俩什么关系?真的只是好朋友么?那快介绍给我,你有叶枫就够了。”
“哎呀,这个比叶枫帅,施男怎么可能让给你?”
“那施男你留下这个,把叶枫给我。”
..........
..........
施男只一句“真的就是好朋友,没什么关系”挡回去,拿回照片,端看。
一样的他,一点没变。没胖没瘦,没黑没白。
依旧淡蓝色的上衣,把他的长腿展示极致的旧仔裤,还有那双高中一直穿的白色贝壳头。
蓝狄是那种骨感的男生,骨架大,但瘦,天生衣服架子。
“在东京也不好好打扮打扮,不是亚洲潮流发源地么,干吗还一副不变应万变的样子。”施男嘴上嘟囔着,其实心里看他这副样子那么那么地顺眼。
张帆走过来,低声笑说,“看好朋友照片,需要端量这么久么?”
施男瞪个眼回去转移话题,“张帆你还欠我一顿饭呢,你和汪帆在一起,我怎么也有搭桥的功劳。赶紧的。”
张帆却忽然一脸落寞。
施男看出不对劲,拉着她去打水。出了寝室,才问,“怎么了?汪帆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