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18)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她避不开,“我喜欢上别人了。”














迷魂记







蓝狄从小到大,习惯了别人对他一直赞美:好看,乖,不调皮,虽不用功可成绩一直也不错,从不让忙碌的爸妈cao心。
他知道自己长得帅,可他觉得一个男人吸引女人不该靠外表-----尽管他的外表总是带给他女孩子们的追捧。
她们找各种借口接近他,她们送他各样礼物,她们给他写情书,她们向他表白。
蓝狄在遇到施男以前,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自卑。
他并没有对她一见钟情。
最初对她的印象就是:那么瘦,是不是营养不良?
直到那次在日坛的班级活动。
跳绳,她被绳子绊了一下,摔了一跤。膝盖上顿时擦破一大块,见了血。
她却没哭,也没停,好像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儿似的,继续跳。
他不明白,那么小那么瘦弱的身体下,怎么会有这样的顽强?
从那天起,蓝狄开始留意她。
她x_ing子急,脾气躁,不高兴的时候就瞪眼呲牙,高兴的时候就蹦蹦跳跳。
她简直不像个女生,她要好的朋友竟然是班里的几个男生,和他们打成一片。
她难得静下来的时候,那么好看。班会上他抓拍过一张,照片洗出来,他心里竟然莫名地柔软。
可是。可是。
可是她和其他女生不一样,她喜欢的不是自己,是别人,是班里那个叫汪帆的男生,成绩很好的那个。
他是怎么知道的?当你留心观察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发现的。
有汪帆在场的篮球比赛,她都会去看。
而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和她说几句话,他习惯了不和女生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喜欢的人。
老天终于帮了他,就在他以为就要这样连话都不说就离别的时候,她和同桌吵了架。她坐到了他的前边,靠窗的座位,他们可以在窗户这边窃窃私语。他品着这个词,窃窃私语,多么贴切。
尽管只有三个月,可他已经很高兴。
即便不是秘密的话语,他们仍在左边悄悄地说;她看到他和赵蓓蓓说话,竟然是生气的,他心里开始发甜;他给她写纸条,“爱情里最痛苦的事,是不能够同时发生”,暗示她;其实他很早就知道她的生日,远早于她在他的杂志上算术之前。
可这些,并没有让她少喜欢汪帆一些。
那次讨论报考学校时,他试探地告诉她汪帆报北大,她果然反应强烈,他的猜测最终被证实。
本来想和她报一所学校的他,终于向逼他去日本已久的父母妥协,同意了去东大读书。
从来只是被女生爱慕的他,心里有了爱慕的她,她却把她的爱慕全数倾注给别人。
她一心一意地喜欢着汪帆,他心里那么酸。
他不知所措,长这么大第一次体验自卑。
夏天来了,她穿短裙。她不是有心诱惑,可每天数次站起坐下,细长的腿,总在他眼前晃。
晃得他心旌摇曳,全身燥热。
可他一想到别的男生也看得到这两条腿,就一股闷气在胸口。
他想叫她不要穿,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幸好,班主任及时发了话。
她出现在他梦里,醒来床单上到处是浓稠的r-u白色液体。
更压抑的还在后头。
体检时,他看见了她的身子。
从此坠入地狱,万劫不复。














守望麦田







蓝狄和施男这个冬天在后海的见面,以不欢而散告终。
她说,她喜欢上别人了。
如果前一刻,她和汪帆的分手,虽没告诉他,可仍令他有点欣喜的话,那么这句“我喜欢上了别人”,便毫不留情地将他彻底打入了井底。
他给了她他的初吻,想对她表白,她却问她是他吻的第几个;他问她是否希望他回来,她却说不要他缺席同学聚会;他走前想最后见她一面,她却吝啬地多一点时间都不给他,在他进去时才赶到,只露个面。
他告诉自己他可以等,等他们分手。
得之他幸,不得他命。
若他不是幸运的那个,起码各方面都优异的汪帆,将来也应该会让她过的幸福。
他这样想着,执意要与她通信,生怕她忘了自己。
可他却从没想过,他们分了手,仍然轮不到他----她喜欢上了别人!!
她一次又一次打击着他,在她面前,他所有的光环都不闪亮了。
施男说完“我喜欢上了别人”后,蓝狄咬着牙,撇出一句,“水x_ing杨花。”
她气极,转身就要回家。他送,她说不必,他就强拉着她把她塞进出租车,一路沉默脸色差极护送她到家后,便离去。
施男满心委屈,他竟然说她水x_ing杨花。
难道他不知道那个别人就是他么?他有没有脑子?他难道不知道那个时候,除了他还能是谁搅乱了她!
他竟然说她水x_ing杨花。
或许他骂的对,跟汪帆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变了心,还反被始作俑者骂水x_ing杨花。自作自受。
她被他强行送回家,却一路沉默,丢下再见便离去。
再没动静。
蓝狄彻夜不眠,天亮不起。日本虽不过春节,可爸妈是想家里意思一下的,他说他要回国一趟,爸妈问原因,他什么也没说。说什么?去看我喜欢的女孩子,去看她和男朋友过得好不好?她信里自然是从来不提汪帆的。他也不问,怕她回复说我们很好。
即便爸妈生气,自己还是跑回国来看她,却得到这样的讯息。他靠在床上,外面断断续续传来四环外遥远的鞭炮声,手里拿的是她的照片,他拍的私藏的那张,她难得安静地伫着下巴,巴掌大的脸上是那对儿精灵似的猫科动物眼儿。
那眼睛,时而叫嚣,时而沉静,时而警觉,时而懒散,动静皆勾魂。
即使她的这双眼里没有他,他仍旧舍不得就这样放弃。
那次阿姨告诉他她在日坛,他立即去了,找了一大圈儿,看见她的同时也看见了汪帆。
他其实早该知道的,他们已经在一起,可是亲眼看见,心还是抽筋儿。
电话里她不说实话。她为什么不想让他知道他们在一起?
她摔电话,他们冷战。
他被折磨得要死,夜夜看见她的脸,在眼前晃,他想抓住使劲儿吻,却抓不到;还有她的身体,害他天天换床单。
他怕,怕就这样不辞而别。于是从小到大第一次,他主动找赵蓓蓓,建议她组织大家聚会。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