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19)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终于再见到她,不再是一个人蹦蹦跳跳的她,她的手被汪帆牵着,坐到了他的附近。他咬着牙,努力集中精神看歌单。他没经历过爱,可是书上说真爱一个人,就该远远地看着她幸福,于是他点了五月天的那首《温柔》。
他投了感情唱,要唱给她听,可她却在一半时就出去了。他终于按耐不住,去找她,在楼梯间看见她,端着膝盖坐在台阶上,白裙子,白内裤。
他想要品尝她的嘴巴已经很久,他想,不管今后怎样,他要把初吻给她。
她果然很软很甜,即便喝了酒,他也不讨厌,他那么喜欢。
她的脖子那么细,握在手里的感觉那么好。
而真正让他喜悦的是,她没有拒绝,没有反抗,她甚至热情地回应着他,舌尖跟着他的缠绵.........
而现在,他日夜思念的她,喜欢上了第二个男人,依旧不是他。
蓝狄认命了。
即便这样,也没法放弃她,他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她甩在一边,继续等待。
不过是再等一次而已么。
蓝狄拿起电话,“施男,是我。”
“嗯。”她果然还在气,声音并不友好。
“..........对不起。”
“你有什么错?”不依不饶啊。
“我收回我的话。”
“哪句?”明知故问了又开始。
“你知道我说哪句。”
“...........”施男扯电话线,不知道该进还是退。
“你和他.....呃.....就是你喜欢上的那个,你们.....在一起了么?”他的声音僵硬的很。
施男哭笑不得,“没有。”
本来她还想加一句,因为那个人说我水x_ing杨花,可又一想,这不等同于表白了么,她才不。何况她早就觉悟到蓝狄对她没那意思了,表了也白表。
“没有?”
“嗯。”
“嗯。”他怎么这么幸灾乐祸的语气?
“嗯。”
“嗯。”还一次比一次强烈?
“行了啊,有完没完。”施男打破。
“那我回去继续给你写信。”语调变化也太明显了,施男隔着电话都知道蓝狄现在一脸高兴。
可是他高兴个什么劲儿?是怕我有了男朋友就没空给他写信了么?切~~~我施男不是那样的人。
=====================================================================================
春天又来。
施男下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汪帆。
这是他和张帆在一起后,两人第一次再见。她不躲,笑吟吟上前,“汪帆。”
汪帆脸上也没尴尬,既然来了,就是做好了碰见她的准备。“好久不见,施男。”
“在等张帆吧。她洗衣服呢,快下来了。”
“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这时张帆下楼来,施男趁机告别,汪帆低着音,“施男,保重。”
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决绝?
那以后不久,张帆开始彻底不住校,还叫寝室的人帮忙挡家里的电话。
她和汪帆在外同居了。
========================================================================================
蓝狄的最新信件比她估计的早了一周到,看看信封,总觉得有点别扭,瞅了半天终于发现,这封信不是从日本航空过来的,是本市寄的。
急忙拆开。
“施男,
这次信到的很快吧?
我爸回国办事儿,我让他直接带回去从市内寄给你。
我想这样你就能早点收到。
............
............
我接拍了一个广告,等片子出来我寄给你,当作今年的生日礼物。
蓝狄”
拍广告??
施男曾问过他,“你这样的在日本很稀有吧?有没有被找去拍广告做模特之类?”蓝狄的长相是完全可以和日本那几个著名男星相抗衡的那种水准,而且比他们还有优势,够高。
她本是开他玩笑的,没想到蓝狄答,“有,经常。可我都没答应。”
施男当时就夸他,“好样的。咱不给小日本儿做这个。”
可这才多久的事儿,他怎么就忘了呢?
还没等施男回信质问,包裹真就随着生日一起来了,里面是广告的光碟。
蓝狄粗略解说了下,说是个漫画的电视推介短片,找真人出演几个镜头,是讲两个男孩子的爱情故事的(其实就是现在的耽美哈)。
施男把光盘放进机器。以前就知道他有那种漫画男的气质,可真在屏幕里看到,她仍旧是被震撼了一下。说实话,他比漫画男好看,平面的怎么能和生动的比。
漫画名《恋爱至难》,怎么这么绕口,大概就是爱得很难很辛苦的意思吧?
室友们也过来围观,吵嚷着说施男他下次回国你一定要带他来我们宿舍。
这时突然有人发现,“诶,你们看,英文名字竟然有个Shinan,好巧啊。”
施男这才注意到英文名,不大,坠在恋爱至难四个字下面,“Renai Shinan”,应该就是那四个字的日语发音吧。
“恋爱至难”原来日语是读成“恋爱施男”的(日本人把R发成L音)啊,真有意思。
(PS.各位看官都看出来蓝狄的意思了吧?可咱们的施男神经那个大条啊,愣是以为就是巧合。)
施男提笔回信,告诉他收到礼物,片子拍得不错,表扬了两句之后就开始批评教育:“以后再给小日本儿拍东西,咱俩绝交。”














然后某天







回忆真折磨人。施男看陈年旧信看得有些累了,还没看完就已经神经疲惫,便关了灯躺下了。
睡着前,心里一直想着汤贝的话,“跟一丫头一起吃饭......像高中生.....未成年少女....”。
第二天下午,几人去城东的那家小影院看《如果.爱》。这家影院专放下了档期的片子,上映时没看过的,可以来这儿补。
影院里,张淼和高原吃爆米花的声音很大。
施男隐隐听见屏幕上林见东说,我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就是爱上了一个我鄙视的人,结果连我自己也鄙视自己。
她心头一动。
她曾对自己说,我才看不上那种人见人爱的小白脸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