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22)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同时,门被推开,室友们和一些同学拿着个大蛋糕进来,大喊,“施男生日快乐。”
眼角的泪终于滴下来。施男用手抹了一把,故意气鼓鼓地看着叶枫,小声说,“不要脸,谁是你女朋友。”其实她不生气,大家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儿,他们也不澄清,所以他今天就是借着假名分,投入投入角色,自我感觉良好一次。不然哪有男朋友会写这样幼稚直白的称谓的。
大家嚷嚷着要吃蛋糕,发现日剧迷还没到,施男要等,叶枫说没事儿,一会儿就该来了,你先吹蜡烛吧。
施男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自己天天开心,然后便吹了,招呼大家开吃。蛋糕质量不错,N_ai 油香而不腻,看得出用的是进口料。吃着吃着,不知道谁开始闹起来,大家互相抹蛋糕。施男也没幸免,被叶枫抹到了鼻子上。
施男要报仇,正要回抹过去,被叶枫抓住手,制住她,说,“小花猫。”
她想想,“怪不得带我来猫眼餐厅。”
叶枫点点头,“还行,不算太笨。”手还没放。
施男正要挣脱,门又开了,进来俩人,把她和所有人怔在那。
这两人一个是日剧迷,一个是蓝狄。
日剧迷一开门就大喊,“施男,看谁来了。”
而蓝狄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男生抓着施男的手,她的脸被抹得像个花豹,她身后那面墙大大的字,“祝我最亲爱的女朋友施男........”
施男眨眨眼,确信了那是蓝狄无疑,咧嘴笑,“你......怎么来了?”心里那个高兴啊。
日剧迷抢着回答,“施男,他到宿舍找你,正好我下楼正要过来。要是晚一步啊,可就扑空了.........”边说边一脸得意瞧着其他室友,一副我比你们好运气的模样。
施男没理她,因为此时蓝狄的脸色很不好看,不,应该说难看到极点。
施男刚要上前迎他,蓝狄却转了身离开了。她愣在那,听到室友们叫“噫?怎么走了?”才反应过来,追了出去。
=========================================================================================
施男追到胡同口,隐约看见他的背影,她喊“蓝狄”,他不回头。她只好继续追,他不停,一直到了三环路上,伸手招车。
施男见状立马小跑变大跑,气喘吁吁地赶到时,蓝狄已坐进车子,司机正好开走。
幸好下一辆空车也到了,施男坐进去跟司机说,“师傅您.....跟着前边那辆......桑塔纳,谢谢,千万....千万别....跟丢了。”平时从来不运动,跑这几步就开始喘得紧。
千万不能跟丢了。施男不认识蓝狄家,要是没跟上,她去哪找他?
前面的车子开到紫竹桥下个路口左转,然后就一直直线开。一路都还好,跟得上,可官园红绿灯那路口,被分开了。施男急,催司机快点,司机问,“小姐你追小偷么?”
总算灯又变绿,司机还真铆足了劲儿在车水马龙间穿越,竟然真赶上了。多年后施男看老外在市内开车开得粘粘嗒嗒的那股子劲儿,总皱眉,回想起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觉得他们那才叫开车,够劲儿-----虽然不按交通规则来。
没庆幸多久,地安门西大街前的路口,车又被红灯挡了下来,而再追时车已不见。施男跺脚,司机说,“他们速度不会这么快,可能下车了。你往两旁看看找找吧。”
出租车司机果然就是出租车司机,估计这样的事儿也干过不少次,有经验啊。施男果然在后海那块看见了车子,车里已经没人,司机正等着进行道。施男往对面看,蓝狄刚过了马路,往湖的方向走。
施男给了司机钱,没等找,就穿上马路,也不顾红灯,大声喊,“蓝狄~~”。
蓝狄听到,回了头,看见她,怒发冲冠,示意她站在原地。施男这才冷静下来,站住,一辆车飞速驶过,车里人的话随风飘过来,“找死啊。”
施男发抖,不是因为开车人的话,而是走过来的蓝狄,眼神可怕。她知道暴风雨要来临了,不行,得躲。
“你在干什么??!!不想活了么!!你学没学过过马路的时候要先看灯!!!看没看见刚才那辆车多快??!!要不是我看见你.....”话没说下去,因为他发现她根本不在听。
他们站在马路中央,他教训她,她却在跟出租车司机摆手示意。他更气了,一把抓过她,领着她过马路。
两人到了人行道,蓝狄见安全了,松了手,可还是不说话,往里走。施男跟着他。
那时夜里的后海很美很静,还没有后来那些灯红酒绿的酒吧,沿着湖边,穿越枝叶茂密的杨柳,一边是静谧的湖面,一边是老胡同,美的单纯朴素。很多情侣藏在树下的椅子上,施男经过时都有点脸红,蓝狄却像没看见。
施男知道自己得说点什么。
明明是她的错,她却底气十足,“你这么急干吗,我在跟人家道谢。要不是人家司机技术高,我早把你弄丢了。”
蓝狄脚步没停,声音冷冷,“你还怕把我弄丢么?你有你的男朋友还不够么?”
施男这才明白,他看到了墙上的字。
“蓝狄,他.....”,转念想,不对,既然我们就是好朋友而已,那我有男朋友跟丢不丢下你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想,施男把原来想说的话收回,变成挑衅的一句,“我男朋友跟你不冲突吧。”
蓝狄这才站住,转向她,眼里泛幽光。施男被看得心虚,低下了头。
他一把拉住她,把她抵在湖边的栏杆上,用胳膊和身体圈住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他离她太近,她动弹不得。
他们从没有这么近过。
接吻的那一次,靠近的只是彼此的脸,而且他动作轻柔。而现在,他的身体完全贴着她的,施男试图挣脱,发现他竟然纹丝不动,原来男生的力气这么大。
他的唇覆上来,火热,动情。
她知道自己完蛋了。什么装矜持,什么好朋友,统统滚到一边儿去,这是她梦里回忆了无数次的吻。
她毫不犹豫地跟着辗转,跟着厮磨。
他狠狠地搂着她,紧紧地抵着她,深深地用舌尖挑逗她的极限。
她回应得越来越热情,甚至两手攀上了他的肩。
这时他的唇倏地离开。
她的舌尖扑了空,迷蒙着睁开眼,看见他近在咫尺,却好像远在云端的脸。
他不开口,冷冷看她,看她自打嘴巴。还敢说跟他没关系么?自己的表现已经回答得很彻底了。
施男醒过来,涨红了脸,推开他,走出他的禁锢。他没阻拦。
她在前边走,他跟在后面。风拂过湖面,染了湖的味道,那是暧昧的味道,再拂到脸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