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26)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
当天晚上,蓝狄来了电话报平安。
不多久,施男收到他寄来的包裹,里面是两件内衣。一件是白色的丝光面,很朴素的基本款;另一件是白色的绣花缎,带着蕾丝边儿。
她看看号码65D,国内最小的底围码是70。
一试,果然合适。
蓝狄好像会推算似的,第二天电话就到,“收到了么?”
“嗯。”尽管有了肌肤之亲,施男仍有点不好意思。
“合适么?”
“嗯.........你怎么猜到要买D?”
“.........”他竟然沉默。
“问你呢。”施男就烦他沉默,大男人有什么不能直说?
“摸了一晚上,能不知道么。”
施男晕倒,半天没接上话。不怪他沉默,下次不逼问了。
他知道她是羞了,自己继续说,“我在那用手比量,售货小姐还以为我流氓呢,就差没让保安来抓我了。”
施男笑。
“既然合适那我再多买些。但是,”他很严肃,“从今以后,不许再不穿内衣!”
施男心里甜蜜蜜,“嗯。”
末了,“施男,我想你。”
“.........我也想你。”
那以后他们不写信了。说不想念是假的,初识云雨的他和她,虽没有彻底成功,可那夜的情形,怎可能不深烙心上。只是蓝狄三不五时来电话,仍像信里一样彼此汇报战况而已,只偶尔甜言蜜语,还都非常朦胧。
日子梦游一样地过。
刚进入大四不久,大家开始投简历,找工作。施男慢半拍,寒假结束的最后那个学期,才着手准备。
施男其实对自己的将来没什么明确意向。因为英语好,便报了外院,迷迷糊糊学了荷兰语,后来才发现不适合。可是有什么办法,已经学了。
她不喜欢在机关做事,所以先不说人家要不要她,她自己先把几个大部委给否了。国际广播电台?国际组织?使馆?好像不错,可都比外企有难度。
于是她先往几个荷兰的大小公司投了简历。
最先给她回复的是个灯泡起家的著名五百强,施男没有具体地申请什么位子,简历也实在玩不出什么花样,她既不是学生会或某大社团的干事,也没得过什么奖项,就连毕业论文初稿都被老师评批说不知所云。所以只简简地介绍了自己的专业和成绩。却没想对方真叫她去面试。
室友们都为面试买了合体的套装,施男没有。不是她不重视,而是她觉得人家清清楚楚你是应届毕业生,没必要用套装武装自己。
施男照旧在学校的样子,穿了白裙子就去了。面试她的是个约摸将近30岁的男人,眼白布满血丝,一脸疲态。
看到施男,愣了一下,揉揉眼睛,“总算看到一个从校园出来的。 ”
施男没经历过任何面试,唯一大一暑假那次机会,还让蓝狄给剥夺了。眼前这位面试官会问自己什么?施男不知道,应该不会太专业,HR的人不会也精通荷语吧。
对方先自我介绍,“施小姐你好,我叫程斌,人力资源部长。”礼貌不失威严,施男开始感到压迫。
“你的简历我刚看过了,说实话,不出色。你们外院和你同专业的就有八个人投了简历,她们之中比你成绩好的大有人在。”他顿了一下,“请问,你有什么优势让我舍他们而录取你?”
施男没想到是这样的,听了不少同学们的面试经验,总结下来无外乎是:对公司了解多少,谈一下对公司的看法;为什么想来工作,对工作的动机;你有什么样的工作观,是否接受加班;如果录用,你最想在哪个部门工作;愿意出差愿意被外派么;甚至是,为什么你还没有找到工作这样的问题她都听过。
可现在,这个人问自己,自己和同学比,有什么优势该被录取?
她该说实话么?成绩和别人不相上下,可有个最大弱点是口语?
她没有时间沉默,只好实话实说,“如果是与口语无关的工作,我相信我可以胜任。”
“所以你的意思是.......?”
施男垂头丧气,“我的口语很差。”
下午蓝狄打来电话,问她面试如何,“应该没戏。就当练胆儿了。”
他竟然在那边笑,“没关系。施男,不要把找工作看得太重,也不要非进什么五百强,顺其自然吧。”
“不看重?现在国内毕业生市场饱和,问题不是工作好不好,而是找不找得到!”
“那也没关系。”
施男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没关系?你不知道北京物价又涨了么,我找不工作吃什么喝什么,谁养我?”
“我。”蓝狄只清晰一个字。














奈何







晚饭和叶枫吃,施男觉得只有同样在经历面试的他才理解她。
“那你呢叶枫,你今天怎么样?”施男报告完自己的遭遇,问他。
“应该还不错。”那估计是十拿九稳。
“那我提前恭喜你了,录取了记得清我吃饭。”
“施男,你想没想过出国深造?”
“没有。我不热爱自己的专业,学了四年已经很吐血了,更别提去荷兰听他们讲鸟语。想都不想。”
“其实我不想工作。我可能会去法国。”
“学什么?”
“欧洲语言史吧。”这人的喜好比他的名字还酸。
“没看出来啊叶枫,文人啊。”
“快吃饭吧你,还拐着弯骂人,直接说我伪文艺不就得了。”
世事还真难料。施男自己以为跟灯泡公司没戏,却在一周后收到通知,叫她去复试。
施男纳闷,难不成荷兰语人才稀缺,投去简历的八个人他统统收下?既然如此,还面试什么。
再见程斌,他精神好多了。
开门见山,“施男。对吧?虽然你上次的回答很令人沮丧,可我还是决定要你。”
“今天不是来复试?”
“是复试没错,实际就是一些语言考核。如果你的成绩没有假,那应该没问题。”
“那就是说.....”
“那就是说,你基本已经被录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