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28)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眼眶又一s-hi,她若知自己昨晚的那句抱怨会让他连夜等最早的班机,说什么也不会放出这样的话来折腾他。
“你等我,我上去换件衣服,咱哪儿也不去,先去你家,你好好睡一觉。”
他拉住她,“施男......我们就三天时间........”
“嗯,我知道啊。”当她耳聋啊,她听见了。
“我意思是......这三天......你跟我住好么?”
施男上楼拿了简单的洗漱用品和换洗内衣裤,给爸妈留了张字条,撒了个谎,说临时决定和朋友去怀柔玩。
俩人先去超市买吃喝。蓝狄左手挑东西,右手一直牢牢地抓着她的左手,不时捏一下,捏得她生疼。
她以为他有话要说,抬头看他,他的脸却平静无澜。她也不吱声,回捏他。两个人铆了劲儿,两只手被对方捏得红一块紫一块。
他们用这样的方式互道彻骨的思念。
出租车里,他又自然地圈住了她,本想掐她肋骨,让她疼,可却抓不起一点r_ou_来。
他皱皱眉,终只是搂紧了而已。
他不太熟练地开门。
一年多了,期间应该没人来过,施男一进门,似乎依然闻得到那个缠绵的雨夜。
他不紧不慢地把包放到地上,打开空调,找到冰箱c-h-a头,c-h-a进c-h-a座,再把超市买来的东西一一放入冰箱,把他们各自的洗漱品放进卫生间。
都忙完了,他站在床边,背对着她,不动。
她喊了他一声,“蓝狄?”
还是不动。
她走上前,正要看个究竟,他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搂住她,重重吻下去,一点呼吸的空间都不留给她。
她眼角又有泪流出来,一年多的思念,化成唇舌的撕咬,吞噬。
好久,他终于放开她,看着她花猫一样的脸,到处是泪水和他的痕迹。
她把他推到床上,“现在睡觉。”
他乖乖地脱衣服,顺便把她的也脱掉。
两人穿着内衣裤,相依而眠。不久他便安静沉稳地呼吸,施男被他从后面抱着,想转头看他,却怕一动他便醒来,于是自己也闭了眼。
===============================================================================================================
施男朦朦胧胧睁开眼,眨一眨: 不是自己的床单,而且窗外竟然是星空。大脑用了十秒钟才组织出头绪:蓝狄突然出现在楼下,然后他们去了超市买东西,然后去了他家,然后........然后她忽然猛地意识到有双眼睛一直在看她。
蓝狄右肘撑床,自她的上方俯视下来,笑,“醒了?比彻夜不眠的还能睡。”
施男不反驳,她清楚自己是个睡虫。空调吹得有点凉,她想借他的体温取暖,于是转过来,把头埋到他的胸口,手攀上他的双臂,却不料前胸正好触到他紧实纠结的腹部。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
她的味道,她的触感,她的气息......分开这十五个月,夜夜来袭,折磨着第一次做得那么不彻底的他。下体常因此而彻了夜地坚硬,以至他不得不用手........
现在她近在眼前,愈发妖娆的曲线,裹着他亲手挑的内衣,贴着他的腹部。
不管她是不是有意引诱他,他都迫不及待地想要。
他腾地翻上来,把她压在身下,声音有令人麻醉的魔力,“施男......想死我了......”,他边吻她的脖子,边用最后一丝理智呢喃,“我这里没有安全套......”
施男正飘着,大脑缺氧,听见了他的话却不去咀嚼意思,只发出一些断续的呻吟声。
他受了鼓励,顾不得其它,开始放纵起来。
亲吻变成了噬咬,他发泄思念。他压住她的双臂,攻击完脖颈,向下,他停在她的r-u沟,用牙齿留下痕迹,隔着内衣,狠狠地咬她的凸立。她颤抖,后仰,腰身不自觉地扭动,却不知这更加刺激了他。一向静如深海的蓝狄突然变得狂野起来,几乎是扒开了阻碍,右手托住她弹跳出的r-u,吸吮。左手抓住她的中指,带她进入她的底裤里面,s-hi得很。施男一惊,羞涩地停了下来,睁开了眼看他。他也停下来,眼神深深锁住她的。两人都知道接下来要进入正题了。虽然第一次疼痛的y-in影依然笼罩,可面对蓝狄,施男一点都不退缩,她相信他,完完全全。
她向他轻轻点头。
他开始温柔地脱她的内衣,然后底裤,然后自己的底裤,又一次赤裸相对。
在他硬的器官碰触到她的娇嫩时,她又听到蓝狄狠狠的一声吸气。他抬起脸对着她的,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他开始进入,极缓慢地,像是做好了要和她周旋一夜的准备似的。
这次感觉不到阻碍了,只是紧的很。他努力克制,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她的眼。他们不说话,眼波交会,她皱眉他就暂停,再继续,再暂停,直至他的全部,都进入她的温暖。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施男突然笑。蓝狄沙哑开口,“笑是奖励我么?”
“嗯,祝贺你到达终点......”施男话还没说完,便因突如其来的快感而惊叫出来-------他开始抽动。
没人教她,她的双腿自动自觉地攀上他的后腰,紧紧地箍住。身体贴得极密实,他每动一下,都感觉得到他胸下的她那弹x_ing十足的柔软,压迫着。
她那么紧,那么温暖。
他还是半个处,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感官刺激,他投降。
她感觉到他的痉挛,一股热流直抵花心,愣了一下,可随即便明白了那是什么。
他们没有立刻分开,保持着那个姿势。他在她身上喘息,她把手c-h-a进他的头发,吻着他的额角。
她恍惚中听见他说,“施男,你这个小妖精。”
=====================================================================================================
床单脏了,他起身拿了新的,她立即就要换上。
他们站在喷头下,水流过施男的身体,带出他的体液。蓝狄给她打泡沫,用喷头给她冲干净。
这样亲密的动作。
“施男.......”他从后面抱她,手托住她的胸。
“嗯?”她后腰感觉到他又开始变得坚硬。
他抚弄她的蓓蕾,没答话。
“......你到底想说什么?”施男呻吟着有点不耐烦。
“.........我得出去买安全套。”
施男看着蓝狄像个老手一样地把套子卷到底,开始蹙眉。
“怎么突然不高兴了?怕它?”蓝狄指指套子。
“........你不是第一次用吧?那么熟练.......”
蓝狄哧笑出来,“这个不难,就像戴手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