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30)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程斌拿了菜谱对服务员指了几个菜,说,“别放辣做一次。”
服务员莫名其妙地出了去。
“我从来都是试用期过后对别人说,不必再来了,这次却是你对我说,你不来了。”程斌点了烟,“有别的大公司要你了?排名比我们靠前么?”
施男知道自己不再和他同事,说话也不顾忌了,“这倒不是-----起码他们在国内远不如你们大。我想要个单纯点的环境,其实我只是借他们而下定了决心要离开。”
“你意思是我们公司环境不单纯?”他摇摇头,“施男,你不就是受女同事排挤么?你以为换个公司就好了?我告诉你,哪里都一样。你这样的新人,到哪都不会好过,只要那里有女人。”程斌也不再当她下属,句句说在刀刃上。
施男知道他说的在理儿,“总有例外吧。在你那里是肯定受罪,干脆赌一次,或许我这次好运,遇上个例外。”
“哪家公司?”,施男如实告知银行名字。
“施男,你要不要前途?”程斌一针见血刺激她,“在那里显然没有在我们这里有前途。”
施男想起蓝狄的话,他不要她考虑那些,他只要她高兴。她对程斌笑笑,“我不要。”
程斌当然惊讶,半晌,不悦地说,“你都不想知道我给你什么新职位么?”
“想。呵呵,你但说无妨。”
“到人力资源部来。在我手下,她们不会明着欺负你。”
施男愣了一下,没想到程斌想这样“照顾自己”,他的意图......?
程斌看出她的疑虑,脸上顿时现出看似温暖的笑,“施男,我很想有你这样一个妹妹,你很纯净,我觉得你应该比别人受到更多的保护。”
施男顿时舒心。噢,多心了,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她是独生子女,也没表哥堂哥之类,程斌这个大哥哥姿态摆得很让她窝心。她释然一笑,“那我能停薪留职么?”
“???”
“如果你的预言成真,我受挫了,再回你那。”施男不要脸地说道。
“一年之内,随时有效。”
=================================================================
当晚蓝狄给她电话,她说,我离开灯泡了,去银行代表处打杂。
蓝狄说好,你高兴就行。
=================================================================
正如程斌所言,施男的新工作环境并没有如她所愿。
代表处的头儿是个荷兰人,35岁的样子,依然未婚,大家叫他范肯,是他姓氏的简称。办公室里的女x_ing同事,单身已婚,都对他殷勤有加。施男觉得莫名其妙。
施男是新人,自然对上班这件事充满热情,好学得很,大小事上手也很快,一个月过去后,已经几乎独当一面了。不知是不是觉得她聪明伶俐,范肯对施男格外好。他会中午出去吃饭前踱到施男面前问她要不要一起;他会趁她不在,在她桌子上放巧克力还写纸条说奖励你的;他会在施男遇到翻译不了的专业词时,耐心给她用英语讲解,完全没有领导架子。施男对汤贝贝说起这个上司的时候,说他很好很和蔼,高标准低姿态。
当然施男这样想是很傻的,因为他对别人不这样。而且没过多久,同事都嗅出味道了,女同事们开始找施男茬儿,为首的是陈瑛和张笑语。
陈瑛三十出头,长相身材x_ing格都一般,但是看得出很舍得花钱打扮自己。施男刚来时曾在洗手间看过她补妆,只见她一大袋子的化妆品堆砌出来,全都是百货一层的那些进口牌子,施男是从没买过的。MAC粉底,HR睫毛膏,DIOR唇彩,GUERLAIN散粉,两分钟陈瑛就补好了。看见施男在一旁愣着,笑笑对她说,小姑娘,女人最紧要便一张脸。那时的陈瑛对施男还没有敌意。
张笑语跟施男年纪相当,比她大一届,二外的,早她一年来这里。虽也不是有积蓄的人,但极力装扮自己,衣服天天换,但大多都是些更适合去夜店的东西,而且看起来就知道都不贵。代表处不是大公司,范肯对大家的着装规范没提过什么要求,没人穿得太出格或者太休闲就行,所以施男后来也见惯不怪了。趁青春逼人,从穿着上推销自己,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施男一直认为,买很多便宜衣服不如买少量贵而精的,张笑语这样穿只会令人觉得cheap,现下关系不熟不好提醒,心想等熟一些再说吧。据说张笑语是有男朋友的,可她在办公室对范肯毫不顾及地放电。
这天中午,施男和范肯在写字楼附近的一家中式菜馆吃饭。由于范肯的“低姿态”,施男现在和他说话已是没大没小。
范肯悠悠然说,“今天Ying又约我吃饭,我说我约了人。”
“那人爽你约了啊?”施男是在临出门前才被范肯叫着一起的,不是事先越好的,所以她以为他本来是约了别人。
“没有啊。我不是正和那人吃着呢。”
施男呛着了,“敢情你说的是我啊?咱俩不是门口碰见的么?”
范肯又说,“Xiaoyu前两天有次进来我办公室,问我她今天的裙子好不好看。”
施男喷了出来。
“她还问我周末怎么过,我说暂时没安排,她就说要和我晚上去三里屯喝酒。”
施男无奈地笑笑,既是对陈瑛和张笑语,又是对范肯,心想这人,都快中年了,还跟小男生似的卖弄其他女人对自己好。
这顿饭回来,在楼下被陈瑛和另外一个女同事碰个正着。陈瑛问施男,你们中午一起吃的?施男刚要违心撒谎,被范肯把话接了过去,说对,我们一起吃的。
从那天开始,陈瑛变本加厉,处处为难施男。
又一天早上,范肯刚进办公室不久,只听他把张笑语叫进去,发了一通火。大家都很少见范肯发火,都纳闷儿。不多会儿,他来找施男,甩给她一份文件,说下午2点前务必翻译好。
施男低头看看,她知道这份文件,是张笑语负责的,她昨天还过来问了施男好几处怎么翻译。她翻了翻张笑语的翻译稿,越往后看越知道范肯为什么发火了。施男看看,十几页,有大量专业词汇,而且是施男从前不曾熟悉的范畴,张笑语的译件对她也没有任何帮助,这样时间恐怕不够。但没办法,能翻多少是多少吧。施男打起精神,如临考张,开始了战斗。午饭自然是没有时间吃的,不过范肯竟然给她带了三明治回来,她复杂地笑笑,因为不知道该感激他,还是该抱怨他给了自己这样不可能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