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31)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时间嘀嗒,已将近两点,客户已到,在会议室坐好了,可施男还差最后一页。
范肯对她说,“把翻译好的先给我,最后一页你尽快翻译出来给我送进去。”然后叫来秘书,“马上复印三份送进去。”
施男点头继续,不久便妥当,送进去之后,出来深深呼了一口气。
范肯结束会议,送走客户回来,表扬施男的同时评批张笑语。施男随意说了句,“这不是我份内的事儿么?”却不想招来张笑语恶毒一眼。
从此以后,张笑语对施男冷言冷语。施男中午在办公室吃三明治,她经过说,“不知道不能在办公室吃东西么?要吃到外面去。”那天施男生理痛,实在走不动,被她闹得干脆扔掉不吃了;有男同事说施男天天穿套装,很有办公室女x_ing该有的气质,她在一旁抛过来一句“假什么正经”;有次周末大家去酒吧玩,施男酒量不好,两杯花花酒下肚头就开始疼起来,范肯要送施男回家,张笑语在她身边说,“装醉勾引男人回家啊”。施男气愤到极,拿起桌子上的酒朝她一泼,说,“张笑语,我跟你有仇你就明摆着说出来,犯不着三天两头跟我来这套。”














流菲飞







周末过了,施男没再去上班,范肯打电话,她说“我不干了,我辞职。”当时正好试用期将尽,马上就要签正式合同,这个时候她说辞职,范肯没辙儿。
她问程斌,“邀请函还奏效吧?”
“当然。”
于是施男又回到了灯泡公司,人力资源部,做着与她的专业毫不相干的工作。
尽管有了上次的经验,可施男似乎没得到教训,从不掩饰和程斌的熟络,不知避嫌。就跟上学时和男生打成一片一样,她是认认真真地相信男女之间的友谊是完全存在的。
久了,办公室其他人又开始多微词。施男这次倒是不在乎了,倒不是因为程斌当初那句她们不会明着欺负你,而是她自己彻底明白了,办公室里便是这样,亘古不变的风气,她改变不了什么,还不如正大光明走自己路让别人说去。
她常和程斌吃午饭,自然免不了聊些私人话题。程斌一直对她没再有过当初那样的过分言辞或举动,施男对他很放心,把他当知心大哥哥。
这天吃饭程斌问她,“施男,一直没问你,有男朋友么?”
施男顿了一下,声音明显底气不足,“算是有吧。”
“怎么叫算是有吧?有,或是没有。”
施男低下头。
程斌觉察出什么,突然笑起来,“我明白了。怪不得我同学都说你们80后这些孩子彪悍得很,”他见施男抬起了脸,继续说道,“是床伴儿那种,对吧?”
施男怒,“什么床伴儿?!我们是互相喜欢的。”
“那你为什么说‘算有吧’而不是肯定的‘有’?真是恋人还用得着犹豫么?他说过他爱你么?”
施男急忙说,“当然。”蓝狄当然说过,她坐在他腿上,两人到达云端之前,他深深地看着她说的。
程斌狡猾一笑,“是在床上说的吧?”
施男脸一惊,随即转红,“在哪里说的不都一样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程斌抓到了重点,语调自信起来,“施男,你还小,不懂男人。我告诉你,男人对每个和他上床的女人,都可以在床上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她竭力掩饰自己慌乱到不知所措的情绪,他继续试探,“你跟他是.........第一次?”
施男默认。
“施男,你知道男人间,除了金钱和事业,喜欢攀比什么吗?”
“?”
“上过多少个处女。”
施男当头一木奉,嘴上还在撑,“胡说。他是真心喜欢我。”
程斌不急不忙,靠回椅背,点燃一只烟,“那他承认过你是她女朋友么,没有吧?他承诺过给你一个将来么?”
这是施男一直以来的纠结,她一直安慰自己不要流于形式,此刻却不得不承认程斌很知道如何刺激她的痛点。她的声音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这种关系是不需要说出来的,再说他说过要我等他。”
“等他?”程斌大笑起来,“施男,你真是幼稚。”他看出来施男脸色已经差到极点,见好就收,不再多说。
这顿饭施男吃的很不好,几天以后还一直想着程斌的话。是啊,喜欢她想她爱她的话,全都是他在床上说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那个了,他会说么,恐怕不会吧,他们通信那几年,他都一直没说过,怎么一做那个就说?施男越想越郁闷,越来越纠结。蓝狄来电话时,几次想问他,却问不出口。她怎么问他,问他“你说你爱我是因为我跟你上床么?”,问他“你说你喜欢我是因为我是处女么?”,还是问他“你说想我是不是其实就想和我做那个?”她问不出来,她害怕答案,害怕他说,对。
心烦意乱的不只是施男,还有蓝狄。
他最近过得可不好,快毕业了,忙考试忙论文,还忙着和父母交涉,每天忙完就后半夜了,不忍心把睡得正香的施男吵起来讲电话。父亲给他找好了一家日本非常著名的企业,毕业后直接进去工作,倒也会从底层做起,但升职会比别人快很多。蓝狄自然是不想去,施男在北京,他想毕了业就回北京。而且他已向她把自己的心意表达清楚了----他要她等他。
父母问他原因,他大大方方地说,我喜欢的女孩子在那里。
一说起这个父母就动怒,上次你不打招呼就跑回去了好几天,还考试迟到,就是为了她吧?蓝狄,你现在要专心的是事业,而不是儿女情长,你回国当然也可以找到工作,可是跟留在这里的前途是大不一样的。作为男人,什么最重要?我们不用跟你多说。现在的女孩子一个个都实际的很,漂亮的更是如此,你不把事业搞上去,她迟早会投入到别的男人怀抱。
这样的话,每次交涉,父母都会说一次,每次蓝狄都不为所动,一心一意要回北京和他的施男在一起。直到这天的一番办公室电话。
说来北京也小,办公室有位同事竟然是陈瑛的老同学,本对施男满热情,但在给陈瑛打过电话以后,便对她态度明显转变起来。施男手机丢了,还没来得及买新的。这天蓝狄找她,午休时间打到办公室,恰好这位同事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