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32)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她说,施男哦?哎呀,她跟程斌去吃午饭了,程斌是谁?是我们部长啊,什么时候回来?这可说不好,二人世界啊,谁不想多缠绵一会儿,施男讨男人欢心才有一套呢,程部长不会愿意这么快就吃完的。我为什么这么说她?呦,你是他什么人,不熟悉吧?这你可不知道,她是出了名的会勾引男人,原来在XX银行的时候,就勾引她们荷兰头儿回家呢。还有啊...........喂喂?怎么挂了?
蓝狄听不下去,扣了电话。施男跟他说过,在银行做得不开心,可是没说具体原因,他也没问。他只说,随你高兴。
勾引男人?他的施男是很有勾引人的资本,自己不是多年前就已经被勾走了魂。但那时的她是无心的,不自知的,现在呢?她竟然会主动勾引男人了么?蓝狄蹙眉。
程斌生日,请施男赏脸晚上去吃饭。施男想想,午饭大多是程斌付账,她要AA他不同意,说她跟哥见外。现下是个机会,于是说,可以,不过有条件,我请客。
两人去了崇文门饭店的马克西姆,是程斌一早便订好的。施男看过叶枫在巴黎马克西姆餐厅偷拍的照,再看看眼前的这家北京克隆店,果真如出一辙:桃花木贴板,鎏金藤条图案,枫栗树叶状的灯,望不到头的水晶玻璃墙,摩自卢浮宫的古典壁画,绚丽的漆画天花板。
程斌订的是间小沙龙,一间房只他们两人,情调朦胧,音乐浪漫,施男突然觉得别扭,这里太适合情侣,他们可不是。她起身去洗手间。
刚走手机便响,她前一天买了新手机和号码,储存的第一个号码便是蓝狄。响的第一次,程斌没理会。又响了一次,他顺手拿过,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为“他”,突然改了主意,按了通话。
“喂?你好。”
蓝狄皱眉,“我找施男,你是谁?”
“哦,我是程斌,”程斌一副我是她很亲密的人的姿态,“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告,施男在卫生间。”
浪漫的音乐透过话筒飘过来,听起来那边很静,应该是在一个房间里。程斌如果说,施男“去了’卫生间,也许还好,可他说的是施男“在”卫生间,这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半晌,蓝狄什么没说,挂了电话。
这边,程斌不动声色地删除了通话记录。














四月雪







施男很久没接到蓝狄的电话了,心想他快毕业了,大概很忙。
不久又值四月,蓝狄生日那天,施男拨通了蓝狄日本家里的电话。她一直有号码,可从来没打过,每次都是蓝狄打给她。
接电话的是阿姨----他母亲,说蓝狄还没回家。
施男道了谢,正要放下电话改拨他手机,那边问她,“你就是施男?”
她愣愣,说,“嗯。”
“如果你现在有时间,阿姨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阿姨请说。”
那边开门见山,“阿姨虽然没见过你,可是我相信我儿子喜欢的女孩子不会差。施男,你有心来日本么?”
“......嗯?”
“我的意思是,你想在日本工作么?”
施男实话实说,“我从没想过。我的专业是荷兰语,日语完全不通。我想我应该没可能在日本有任何发展。”
“嗯,不错。”那边语气依然平静,“所以如果你们要想在一起,唯一的可能便是,你不工作,他养着你。”
施男忙说,“阿姨,我不是那种游手好闲的女孩子。”
“这倒不是我的意思。不工作,可以做家庭主妇,全心照顾家里。可是施男,蓝狄就要毕业,事业将会刚刚起步,未来几年内应该都不会有条件让你只清闲地在家里呆着。而你在日本也不会找得到工作,这意味着你们要两地下去。”她停了停,“女孩子,花样年华这么短暂,你会一直等他么?你等得了么?”
她是从没想过这个的,她以为蓝狄毕了业就回北京来。他虽没有明确地说过,可她知道,他要她等他,就是这个意思。
“我以为,他可以回北京工作的。”
“他没有跟你说么?他父亲已经给他安排好了毕业后直接进这边的XX总部,这比在国内日资分公司工作要好得多,你该明白吧。”
施男沉默下去。他为什么从没提过?他毕业以后要留在日本,他却没有告诉她!
“阿姨只是把你们年轻人看不到的长远事实,摆到你们眼前。谁都经历过爱情,可拿什么去支撑它一辈子?我想你是个聪明孩子,会明白阿姨的意思。”
“我听蓝狄说过,阿姨你和伯伯也曾分居两地,不是么?”
“没错,阿姨是过来人。而我跟他父亲和你们的不同在于,我们有很多年的感情和生活基础,我们有蓝狄,可你们呢?你们真正在一起长久地相处过么?更何况也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你们现在只能叫情窦初开,还处在最开始的朦朦胧胧那阶段,这样薄弱的基础怎么能保证得了长时间的两地?别说三五年,也许一年都撑不过。”
“...........”
“阿姨就说这么多,希望你好好想一想。再见。”
她的话字字如刺,刺在施男心上。
曾经的纠结疑问,关于他们的关系的不确定,现在她似乎得到答案了:他从没把她当做另一半,所以根本不需要告诉她他的去向。
他是说过要她等,可连个期限和方向都没告诉她,这样的“诚意”,很明显了吧。
所以像程斌说的那样,他只在他们那样的时候,才说过一次他爱她,如果在床上的是任何另外一个女孩子,他也会说的吧?
所以,他从来都没说过,我是施男的男朋友;也从没说过,施男是我的女朋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没力气再拨电话,只躺在床上,泪流满面。
========================================================================================================
自从上次施男的手机被那个叫程斌的接去以后,蓝狄一直没再给她打电话。
他早早地订好了施男生日那天的机票,他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她同事的话,不要再想那天她和程斌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他要问,只想当面问她。
他自己生日这一整天,不时看看手机,他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电话终于响,却是母亲,叫他忙完早些回家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