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34)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而眼前的她,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那么淡漠,他要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
鸭子上来,他说,“也没问你意见,就当陪我吃吧。”
施男点点头。
因创新特制法而出名,跟传统牌号比,这里的烤鸭果然酥而不腻。可此时两人却都食不知味。
施男装作兴致勃勃地剥皮,却怎么都不成功,蓝狄不帮忙,淡淡抛来她最不想听的一句,“施男,我可能毕业后,就留在日本了。”
果然果然。
阿姨没骗她,还有早上那个梦。
他真的说了,她没幻听。
施男想开口,问他梦里问过的话,话到嘴边脑海惊现他在梦里哈哈笑的样子,想起梦里的她已经支离破碎。
现在不能再犯相同的错误。施男终究是什么没问,继续低头吃鸭子,好半天,才应了一句,“嗯,不错啊。”
蓝狄放下碗筷。
她知道他在看她,可她不能抬头,不能和他对视,只埋头吃,继续说,“鸭子也不错。”
鸭子几乎都让施男一个人吃了。一直在吃,是想用美食抑制眼泪。
蓝狄说他该去机场了,施男说好,我就不送了。她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他招手帮她打车,她坐进去,看都不看他,喊了句保重,就让司机开车。
刚离开他的视线,便痛哭决堤。
蓝狄自然是没看到这一幕。他看到的只是,这顿饭,她用吃来掩饰没话说的尴尬,也几乎不看他一眼。
他下最后的注,告诉她他会留在日本。而她的反应是,根本不在意----好像与她完全无关似的,她甚至都不觉得惊讶。
或许,当一个人不想再跟另一个人有任何牵连时,就是这种态度吧。
她果真不想再和他有牵连了。
飞机起飞,蓝狄望着窗外愈来愈模糊的城,说,再见北京。
=========================================================================================================
程斌在办公室,接到施男的电话。“怎么打电话来了,不好好休息?”
“去荷兰总部那边的名额,还剩几个?”
“就一个吧,其他的都定好了。”
“剩下这个有合适人选么?”
“本想推荐Selena,可她前天刚检查出来怀孕了。”
“那我去。”
施男想离开北京,越快越好。办学生签证,再加申请学校,几周根本下不来。公司最近正好有批去总部进修的名额,为期半年,前几天程斌吃饭时和她提起过该上报了,却还有几个人选没确定好。
施男决定去荷兰。程斌问她原因,她说失恋。
他本不想放她走,可是见她决绝的样子便知道,如果不答应,她是必定会辞了职自己去的,还不如放她半年,等云淡风清了,她愈全自然乖乖回来。
于是他答应了,两周后便出发。
那两周,施男仍旧上下班,只是如同行尸走r_ou_。每天对自己说一百次,自作自受,明明当初就知道这样的大众情人不是好东西,最后还是栽进去了。
临走前母亲说,施男,你这一去可是半年,不是半个月,很多东西得买了带过去,怎么都不见你张罗?
施男笑说好,我们去买。
母亲提议去离家比较近的华普,施男摇头,去家乐福,那里大,东西全。
怎么能去那个华普?她再也不要去。她曾同他在那里买了几大袋子的吃喝,只为了可以有足不出户地呆在家里。如今看来,多么讽刺,她那时竟然真的以为那是情浓。
问什么,施男都没意见,都说好,最后母亲自己挑了满满一车,说,你到底是去公干还是去会情郎?还没走,心都飞了。
施男苦笑出来。
她的确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施男临走前一天才通知汤贝贝汪帆等人,他们要来送,施男说不必。
施母帮她往行李箱里装衣服,打开橱柜,不知从哪里掉出来一件内衣。施男顿时又触了神经。施母见她发愣,“想什么呢?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明天就走了,今天才开始收拾衣服。”
“没什么,”施男拉开抽屉,拿出所有的内衣,交给施母,“全扔了吧。”
“怎么了,这不都挺新的么?”
“尺码不合适了。留着没用,都扔了。”
第二天在机场,程斌也来了,交给施男一张名片,“这是我一老朋友,荷中商会的。一旦有什么事情或困难,你去找他,我关照过了。”
汤贝贝汪帆张淼等几个人也来了,说半年可不短,我们还是来送送吧。她上去抱抱贝贝。除了施男自己,没人知道,半年后,她依旧不会回来。
汪帆给施男带了很多常用药,施男母亲说,这孩子真细心,连我这个当妈的都没记得这事儿。
施男说药品恐怕难入境,汪帆说没关系,一旦检查你就扔,带着吧。
眼眶s-hi润起来。她当初真是抽疯,居然因为那个没心没肺的,放弃了真正疼爱自己的人。
良久她对汪帆说,我会永远记得你。
汪帆说,我也是,声音压抑。
道了再见,安检,入关,候机,起飞。
入云层前,施男望着窗外愈来愈模糊的城,说,再见北京。
=====================================================================================
每隔一分钟就有一班机起飞   每段关系总离不开来回
一段情  一个人不断给   怎么能够停止夜的黑
怀念过去美好日子换来体会   重新得到快乐却需要智慧
告诉我  什么叫无所谓   换一个座位  换一杯咖啡  就会忘了谁
在一个s-hi透我的枕头流完我的泪
找一个最完美的地方忘了你的美
请别用你我最熟悉的语言说再会
Goodbye Yesterday
明天一定学会
不到一分钟景色就面目全非   不到天亮我就开始入睡
一段情  不能靠不断给   只有时间擦亮夜的黑
怀念一个人得到了多少体会   忘记一个人有多大机会
告诉我  什么叫无所谓   前一天台北  下一夜台北  我会记得谁
------------------张信哲《Goodbye Yesterday》














出路







红灯区,大麻,同x_ing恋------对于绝大多数特地前来荷兰的人,他们的目的绝不是修身养x_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