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37)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可他痛苦地发现,任凭他把她想得再可恶,他都忘不掉她,忘不掉她的张牙舞爪,忘不掉她的天真迷蒙,忘不掉她给他取暖,忘不掉她在床上叫他,狄,狄,狄,那么动听。
他对她的爱,在他一次次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能量和体液给她时,就已经刻了骨。
他以前所未有的劲头学习,拼命加班地投入工作,工作才满一年便升职为科长,引得众人大赞。可这并没有让他想她少一点恨她少一点。
他开始分裂。
一半疯狂地恨她,一半疯狂地想她。
一半说她真是个轻浮的女人,一半说她是那么纯那么美那么诱人。
一半在白天波澜不惊,一半在夜里澎湃汹涌。
他终于控制不住,在一个夜里往她的手机打电话,那边传来中国移动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她换了号码?怕他s_ao扰她而换了号码?转念又想,他太高估自己了,她那么不在乎他,怎么会费心为了他换新号码。
第二天一早,往她的办公室打,同事说,施男?施男已经辞职了,她现在荷兰。新电话?我可不知道。
晚上往她家里打,施母说,请问你是哪位?哦,蓝狄啊,好象以前打来过是吧?施男的电话?呃......每次都是她打来,我们不打给她的。地址?这我就更不知道了,抱歉哦。
他突然开始抓狂。她这算什么,凭空消失么?
是的,他恨她,可他不要她消失!
当你恨的那个人消失了,你并不快乐,而是空虚,因为恨也是一种寄托,当你没有人可以再去恨了,你的寄托便也没了。
恨是与爱一样浓烈的感情,有时甚至是爱的另一种形式罢了。
他请年假,只身去荷兰,买了机票便回家收拾行李。父母问他怎么回事,他什么都不说。荷兰?母亲猛然意识到,施男是学荷兰语的,原来他根本没忘掉那个女孩子,他依然可以像从前一样说走就走,去找她。
蓝狄没有地址,没有电话,还好施母说她在阿姆斯特丹,这缩小了很大一块范围,可他不知道她在那里作什么。他去当地的所有高校和大学,恳请校方告知有没有一个叫施男的中国学生,校方说没有;他去中国留学生会,问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认不认识施男,没有人认识;他去中国使馆,请他们帮忙找一个叫施男的女孩子,使馆说,请拿关系证明,可他什么都没有。
一周了,什么都是徒劳,没有她的任何踪迹。他干脆天天去市中心,心想,或许能在那里碰见她。
聪明的办法,他果然看见她了,可他的心再次被击得粉碎。
热闹的鱼市里,她和一个漂亮的当地男孩子一起吃鱼,看他们那么欢快的劲头,看他帮她擦嘴的亲昵动作,看她毫不推拒的样子。
他在那一刻痛醒,原来她的世界一直那么多彩,而他只是过客。
他在她发现他的那秒毅然转身。
够了,他彻底放弃了。














流年







妈妈打电话来,施男,都一年半了啊,你要在那边待下去多久我们不管也没意见,可起码抽空回个国看看我们二老啊,白养你了啊这么多年?
施男说,亲妈啊,我现在是上班的人,不比学生,人家有假期,我真走不开,要不你和爸来这儿玩吧,我请年假陪你们。
施男问叶枫,“下个月忙么?”
“你可想起我了啊。不忙,那时正好放假了,这个假期我不回国。其实我最近也正想打给你,想说下个月去荷兰找你蹭饭呢。”
“那正好,我爸妈下个月来看我,我们会去趟巴黎,我顺道去看你。”
“好啊,我到时候可得好好感谢咱爸咱妈啊,若不是他们,您哪想得起我啊。”
“行了啊别贫了,攒着力气到时候给我当导游吧你。”
安排定,施男忽然有种久违的幸福感,原来没了爱情,还有依然美好的亲情和友情。
希塔依旧经常来给施男做饭,那天施男吃着他做的实际并不好吃的蔬菜土豆泥,说,“希塔,你真好。”
希塔很高兴,“果然。”
“果然什么?”
“Nan,我知道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只要有持久的心,铁木奉也能被磨成很细的针,对吧?我有的是耐心。你看,你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喜欢我了不是。”
施男噎住,模模糊糊地说,“水,水,给我水。”
希塔立马倒好端来,“很好吃对么?你慢慢吃,都是你的,我不跟你抢,你别急啊。”
听他这么说,本来已经缓过来一口气的施男再次被噎住。
爸妈如期而至。妈妈见到施男,说,都说在国外整天吃高脂肪会变壮,你怎么还这样啊?施男拍拍胸脯,小声说,切,都长这儿了。
希塔最近也闲得很,听说施男爸爸妈妈来了,说什么都要做义务导游,四个人把阿姆斯特丹能玩的地方都逛了个遍。
然后一家三口去巴黎。
叶枫来火车站接他们,施男介绍说,妈,这是我大学同学叶枫,在这儿学欧洲语言史的。
妈妈笑眯眯打量他,说,这小伙子出落得真好。施男小声说,妈,哪有这样形容男孩子的,出落得好那是说女孩儿。
叶枫倒不在意,笑着对施男妈说,阿姨,施男出落得才好。
这一说,施男脸红到脖子根儿,施男妈捂嘴说,那是,也不看谁生的。施男开始翻白眼儿。
市内的景点都逛完了,施男提议,爸,你陪我妈去逛老佛爷吧,我们就不进去了,那里有中文服务员。我和叶枫在外面等你们。
施男妈说,没问题,你们过你们的二人世界,我和你爸过我们的。
她和叶枫在路边买了法式煎饼,坐下吃。叶枫说,“咱妈真逗儿。”
施男瞪他,“什么咱妈咱妈的。我说叶枫同学啊,你没交个女朋友啊?这么多法国小美女,别可惜了咱‘出落’得这么好。”
叶枫看看她,瞬时静下来,半晌才又开口,“施男,你和那个男生怎样了后来?”
“哪个?”
“就你那次生日,为了他把我甩在那儿的那个。”
为什么总是会不经意绕回到不愿被记起的回忆中?算了,有什么不能面对的。“我们结束了。”想想又补充,“其实,我都不知道我们算不算开始过。”
“那天你追出去以后,我听你室友说,他专程回来给你生日。”
“那又怎样,他是有目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