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38)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什么目的?”
施男风平浪静地扒开自己血淋淋的伤疤,“一个处女的身体。”
“回来只呆一天,为了这个?”叶枫盯着她半天,整理思绪,良久他笑笑说,“我还以为只有我好你这口儿,原来还真有同道中人。”
“什么意思?”
叶枫一本正经,“迷恋Lolita的身体。”一树梨花压海棠啊。
真酸到家了,真不愧修语言的,施南捶上去,“不想活了你,胡说什么,你看清楚了,我现在可不是未成年少女了。”
叶枫笑眯眯盯着她前胸。
施男立即脸红,后悔起自己的轻浮来,转开身子,半晌悻悻道,“不过一旦不再是了,就被扔掉了。”
“扔掉了?你是说,他把你糟踏了以后就甩了你??”叶枫说完顿觉话不太好听,可是来不及收回来了。
施男扯出一个笑,满是自嘲,“嗯。”
叶枫紧皱眉头,握成拳的手骨直响,施男听见了声音,伸手把他的手指一个个松开。
“你还放不下他么?”
“会放下的,总会放下的。”
“施男,如果我说,我等你,你会不会有压力?”
施男起身扔饼托,用背影抛来冷冷的一句,“会。所以请你不要说。”
==============================================================
父母的荷兰之行很圆满,走前施男妈问她,“你喜欢哪个?”
“什么喜欢哪个?”
“还装。我说的当然是小叶同志和小希国际友人,他俩对你都有意思得很啊。”
施男说,“妈,我都不喜欢。”
“呦,你还挑,还不满意。这俩孩子配你都绰绰有余。稳稳当当的,要样有样要才有才,你还拿上了。”
“我就是深知自己配不上人家,所以才不允啊。”
“得了吧你。我告诉你啊施男,你这眼看着要25了,女孩子一过25,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一年不如一年,我看你还能蹦跶几年。你难道想在荷兰呆一辈子么?趁早收心,女孩子不要过分忙于工作,最幸福是趁早嫁个好丈夫。你啊,赶紧找个像模像样的男朋友,赶紧回过来吧啊。”
================================================================================================================
年月如水,匆匆流过。转眼在荷兰已经快三年。
时间能冲淡憎恨,生活能磨平眷恋,友谊能抚慰创伤。
第二年爸妈来探望,施男得以逃避回国。这阵子妈妈又催,说施男,上次算你聪明想出把我们骗过去的招,这次不行了啊,这次你自己回来。
施男欣然答应,她觉得自己已经具备回北京的勇气了。
请假,买机票,收拾行李。临走前希塔说,Nan,你回去要学做中国菜,回来做给我吃。施男说,行,等我回来给你长见识。
飞机降落。
看惯了荷兰的蓝天白云,呼吸惯了一尘不染的稀薄空气,施男下飞机,对着灰呛呛看不到顶的天空,和熟悉的浮尘浓烈的空气,说,
北京,我回来了。
=================================================================================================================
短短三年,蓝狄从新人跃升为高层管理。当然,有其父的因素在里面,可公司上下无人对他不服气,为他赢得尊敬的是他的实力,干劲和精神。
公司这天找他,说中国分公司的总管再有不到两年就退休了,在他退前这段时间调他去协助,之后可能会任命他接替他,问他是否愿意。
他沉默,似乎在思量,最后点点头:“没问题,我去。”
母亲帮他收拾行李,“蓝狄啊,家里这么久没人住,你住之前要先找人扫扫尘。”
正在收拾书柜的他顿了一下,“我不回去住了。让公司给我租个公寓吧。”
“也是,听说北京堵车越来越严重了,那最好还是在公司附近租公寓吧,省不少时间。”
母亲合上装好衣物的旅行箱,走过来帮他收拾书桌,其中一格抽屉是锁着的,她打不开,问蓝狄,“诶,怎么锁住的?这里的东西不需要带走么?”
他没说话。
母亲也没往心里去,说,“行了,差不多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机场。”
等她出了屋,蓝狄慢慢转身,从书柜的最顶端一层某本书后拿出一个吊着一只粉红色小豹的钥匙扣,用上面唯一的一把钥匙打开那格抽屉,里面整整齐齐,按时间顺序,放着她写来的所有的信,卡片,还有高中时的纸条。
那是他这两年一直执意不去碰触的东西。
他拿来一个垃圾袋,把它们统统倒进去,连同那只仿佛在挣扎的小豹子一起,出门丢到房前的垃圾摆放点。
回来换睡衣,熄灯,躺下。
一个小时,没睡着;二个小时,没睡着;第三个小时过去,他腾地从床上跳起来,几乎是奔出了房门,从摆放点把那个垃圾袋拾回来。
再把它们按原样摆放进抽屉,锁上,把钥匙扣放回书柜...........
他要回北京了。那个装载着他的爱恋,他的疼痛的北京。那个自分手后,对他而言就成了一座空城的北京。
飞机降落。他呼吸久违的混浊空气,仿佛又闻到了他们缠绵的气味。
他说,北京,我回来了。














哭墙







《如果。爱》
如果爱,请深爱
这部片子在国内上映时,他在日本,看到片名那刻,曾恍然失神。所以当他知道这家影院最近补映时,便来看。
字幕升起,灯光亮起,观众站起,蓝狄不喜欢这个电影。
因为相似,所以不喜欢。因为结局是他们各奔东西,所以不喜欢。
齐藤惠在他来北京后第二周就跟来了,他没所谓。她不惹人厌,不缠人,所以她爱怎样就怎样好了,只要在他不烦心不讨厌的范围内。
齐藤惠是个美丽可爱的日本女孩,见过的人都这么说。像无数女孩子一样,她对蓝狄一见钟情,并主动示好,可也得到了无数女孩子的一样的结果,蓝狄用冷漠以示他的无意。可她并不放弃,一如既往地爱慕他关心他体贴他,加上一次她至今仍不明原因的意外,她终于得到了回报。现在他待她虽仍不是特别地好,却也不像对别人那样冷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