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41)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你在胡说什么?!可恶的那个是你,明明是你!你明明答应了等我,却转投别人的怀抱!若不是你甩了我,我怎么会决定留在日本,你以为我想和你分开么!你现在还质问我?从头到尾你都只把我当成一个根本不重要的人而已,一头热的那个人是我!”
“胡说!你还狡辩,你这个王八蛋!”
“我都做好了毕业以后就回北京的众叛亲离的准备,施男,可你居然在那个时候背叛!你才是小王八蛋!”
“还越说越夸张了,你编,你编,你继续编。居然还给我扣红杏出墙的大帽子!”
“你还不承认”,蓝狄上来一把抓住她,力道狠的失了控,“好,你说,你现在给我说,那个姓程的,你们那个部长,你跟他什么关系?”
“我跟他什么关系?上司跟下属的关系,好朋友的关系。”
“好朋友?好到投怀送抱?好到在外面开房么?”
“蓝狄,你不要信口胡言!”
他突然松开了她,摇摇头,坐下去,声音疲累,“施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想承认,已经这么久了,我以为现在这些事情都是可以摊开说的,可以勇于承认的,有什么必要否认?这样有意思么?”
她也不再嘶喊,音调降下来,语气却依然强硬,“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
他抬头看她,眼睛直直盯着她的,像拷问,她也不躲避,直直地回复过去。对视中,两个人似乎都看到了对方的怒气绝不是装出来的。可这是为什么?事实明明是那样的啊。
“那年你生日那天,我其实去了你办公室找你,可却在门外看到.......”蓝狄不愿回忆那一幕,可他现在必须说,“我看到你在他怀里。”
施男一惊,他那天来过?可他为什么没进门,没找她?她在程斌怀里?哦对,那天她在哭,程斌安慰她。这.....被他看见了?所以他生气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来问我为什么在他怀里?就凭你看到的一幕,你就这样轻易地下了定论,这样轻易放弃我么?”
“我怎么问你?那时你已经连话都不愿意跟我多说。”
“不说话的是你!我生日之前,你有多久没给我电话了?我以为你忙,结果呢?结果我等来的是你轻描淡写的一句,你留在日本不回来了!”她越哭越凶。
蓝狄见她哭得厉害,皱了皱眉,可还是继续说下去,“那之前有次我给你打电话,是他接的,我听得出来你们在室内.......哼,”他讽笑,“那样调情的音乐.......他说你在卫生间.......施男,你认为我该怎么想?想你们在加班或是在开会么?”
她和程斌在室内,调情的音乐,她在卫生间??施男仔细想,这又是哪一出?哦对了,一定是他过生日那次,她借口去了卫生间,实际是去叫人把那不合宜的音乐关掉。难道那期间他来了电话?程斌接了?可程斌没有告诉她啊。
“那年生日,我等了你一天电话,可你居然连我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即便这样,我还是告诉自己,我要回去,我要亲眼看见亲耳听见她心里不再有我,这样我才肯相信。可我看见什么?”蓝狄深吸了口气说,“施男,我看见办公室里他抱着你。你同事说你们在一起我还不肯相信,可当时都亲眼看见了,我还怎么再骗自己?第二天我告诉你我要留在日本,我想那是我最后的机会,可那天在大董,你看着鸭子的时间比看我的时间都长,话也不说几句,好像一刻都不愿意跟我多呆。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我父母不答应我回国工作,那之前我一直坚持要回来,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多可笑,原来一直是我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一定会回北京和你在一起。施男,你的允诺都是随便说说的么?我恨你,你明明答应了等我回来,却那么快就和别人好上了。我把你当心肝宝贝儿,可你心里,”他几乎是咬着牙问,“你心里究竟有没有我?”
施男似乎摸到了点头绪,一个她从没设想过的疑问浮现出来----难道这是个天大的误会??
“我同事告诉你说我和程斌在一起?”蓝狄点头。
原 来,如 此 。
施男在脑中飞快地整理了一下前因后果,一个闪电般的,都明白了。忽然之间,泪水又簌簌落下,他们真是两个傻瓜。
“可即便你那样对我,那样甩了我,我竟然还是忘不掉你,你这个小妖精,”他忿忿地叫她,然后脸红了一下,声音低闷,“我去过荷兰找你,却看见你又有了新的对象。”
果然,她那次没有看错,果然是他。他看见了她和希塔,他又误会了一次?天。
“施男,你从来就不缺男伴儿。我曾以为我会是和你至死相守的那个,我可真傻,到最后才明白自己不过是这些人中的一个而已。”
她有没有听错,他说什么?至死相守!他怎么用这样波澜不惊的语调说出这样震撼她的话。天,自己是多傻,不,他们俩是多么傻,他们明明相爱,他们错过了那么多年,只因为那些y-in差阳错的误会!“你若真地爱我,为什么除了那一次,都没有再说过那话?”她涨红脸,把话抛出来。
“施男,爱不是说的,爱是做的。”这样动情的含义,他却不看她,淡淡的语气。
“那年你亲了我之后,为什么还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她强撑着把话问完。
“当时你说你和汪帆在一起很高兴。既然你是快乐的,我为什么要让你不快乐?后来你们分手,而你又喜欢上了别人,你当时都没有告诉我,我知道的时候有多失落你知道么?你又喜欢上了别人,可那个人依然不是我。”他眉头又锁紧,“施男,你一直让我自卑,从高中的时候就是。可我再喜欢你,也不能扔掉仅剩的那点自尊。”
蓝狄,我的蓝狄,施男再也控制不住,她跳到深深绻在沙发里的他的身上,搂住他,用手捧住他那张看起来那样绝望的脸,她亲上去,一处一处,她满脸泪水,把他的也浸s-hi。“傻瓜,你这个傻瓜,那个人是你,就是你,你竟然想不到,”她边哭边投诉,“那时候是谁把我搅乱?不是你是谁!让我和汪帆分手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你却还不知道......你这个傻瓜,笨蛋.......你亲了我,把我亲得晕头转向,所以我和他分手了........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瓜.......”她不停地重复,不停地掉泪,不停地吻他。
他慢慢仰脸看她,像在试图让时间定格,像在确定他没听错。
“傻瓜我告诉你,我和程斌什么都没有,那次他说我在卫生间,我们是在马克西姆吃饭,午饭他常付账,所以他过生日我坚持要请客。地方是他订的,我事先不知道,我不喜欢那音乐,所以我说我去卫生间,其实是去叫他们把音乐关了。我不知道你来过电话,他没告诉我。还有那次你看见的他抱我,是因为我当时哭得很凶,我告诉你,比今天还凶,你知道我为什么哭?因为你过生日那天,我往你家打电话,却听你妈妈说你毕业会留在日本,而我从来都没听你说过!我那时以为你只是......”她终于停顿了一下,咬咬牙继续说,“以为你只是想要我的身体,如此而已。我以为你没把我当成另一半,所以你才觉得没必要告诉我你的去向。我当时伤心透了,你知道么,我觉得我把自己完完全全给了你,可你只是玩过就算而已。你在荷兰看见的那个是我室友的哥哥,我对他没那种感觉,和其他所有你所谓的‘男伴儿’一样,都是朋友而已,你这个傻瓜。我当时看见你了一下,可是只有一下,你知道我多讶异,我告诉自己,不是你,怎么可能是你。没想到.....蓝狄,蓝狄...没想到那真的是你。还有,汪帆是要结婚了,可是不是和我,傻瓜你搞错了,没有人说和他结婚的是我,笨蛋......狄,狄,”她带着浓重的哭腔,又开始吻他,“我想你,想死你了,三年,我以为我可以讨厌你忘掉你,可今天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