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42)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他看着她,听她一股脑把话都说完。
她边哭边说,呼吸不匀得喘息不止,却看到他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没有任何该有的惊愕,讶异,或喜悦的表情,只看着她,看她的眼睛。她开始害怕:难道他......不相信她?
半晌他终于开口,“施男......”
“嗯?”她急切地看着他,等待他会说什么。
“你说够了么?不累么?”














爱与痛的边缘







原来他.....不想听这些?施男顿时失了语,尴尬地看着他。
“你说完了该我了。”
“你要说什么?”
一直面无表情的他突然嘴角微翘,把她拉进怀里,用他还带着弧度的唇,直接封住她的。他们疯狂地互相吮着,不时咬一下彼此的唇,两只舌如胶似漆,所有的不满,澄清,解释,醒悟,想念,爱恋,都在唇齿上倾诉。她摸他的脸,摸到眼角,竟s-hi了手。
她动动蜷缩着腿,他问她,“麻了?”
“嗯。”
他把她抱到床上,然后像从前一样,双臂从后面圈住她的腰,抱着她。
“傻瓜。”她叫他。
“你才是傻瓜。”他抬手边触摸她耳朵的轮廓,边轻斥,“你怎么会以为我要了你之后又丢了你,真是傻瓜,施男,你是真不知道你在我心里份量有多重,还是在考验我?”
不等她说话,他又自言自语似地,“不公平,我不是你的初恋,可你是我的........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他么?”
“那好吧,我们都是傻瓜。”
“从今以后,你心里只许有我一个。”这孩子气的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么?施男难以置信地扭过头,竟真地看见一张认真的脸。
下一刻,她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人,脸上又遮了云。
他看出她不对劲儿,问她,“怎么了?”
“那个女孩子是谁?”
他先是一愣,接着就明白了她指的是谁,“齐藤惠。”
“我知道她叫齐藤惠,我不是问你这个,你知道我问什么。”
蓝狄竟沉默下来。
施男心开始咚咚跳,她知道她所希望听到的,譬如“我们只是同事”,或者“普通朋友”是没可能了。
她绷紧了神经。
放在她腰间的手突然一紧,他说,“施男,我不想隐瞒你,我和她.......发生过一次关系。”
他料得很准,她听到这话,在大脑空白了三秒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挣脱他的怀抱。可他已经箍得紧紧,说什么也不准她逃。
她干脆也不反抗了,生硬硬地抛来一句话,“我想睡觉。要么你出去,要么我回家。”
他迟疑许久,终于束手无策地松开她,给她盖上被子,关灯,开门。
半晌她没听到关门的声音,却听见他黑暗中的近似哀怨的声音,“施男,你知道我这三年吃了多少安眠药么?”
说罢合上门,留给她一室荡着回音的寂静。
施男脑子很乱,身子很累。这一天情绪上下波动好几回,峰顶-谷底-峰顶-谷底,本以为喜剧收场,却不想最后跳出这样一出戏。她明白,那时候的分了手的他和她,谁都没责任为谁守身如玉,他做什么都是合理的,可她就是不能接受,一想就要崩溃,他怎么能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做对她做过的那样亲密的事!她不敢去设想那个镜头,她会疯。
也许是身心疲累得可以,她竟很快睡着了。
在外面的蓝狄可没她那么好运,可以用睡眠来逃避现实。他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脑海里喜忧交战。真相大白,他懊恼自己当初的错断,竟然将他和她白白割断了三年。可毕竟真相是令他雀跃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他的施男,没有爱上谁谁谁,自从他吻了她以后,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的。他竟然那么傻,竟然不知道她喜欢上的就是自己。想到这里,唇角都不自觉勾出一个弧度,可笑容还没到达眼底,就随即陷入忧虑。她刚刚的反应,他知道,她介意,非常介意他和别人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尽管对他来说那只是生理的发泄。她怎么能懂,在他以为自己被她甩得那样彻底的时候,仅有一次的出轨已经是他压抑着欲望为她绝望地守身如玉的最好结果了。
第二日清早,蓝狄才隐隐有了睡意。另一间屋,施男醒了。
她看看天花板,看看被褥,看看床,确定了昨天的经历不是梦。觉睡过了,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她下床走到门口,开了个缝儿,他蜷睡在那里,看来睡得并不好,眉头拧成一团,嘴巴不高兴地抿着。
那又怎样?再不忍心又怎样?口口声声说心里一直有你,不还是照样可以和别人在床上亲热。什么话都抵不过行动。
她去洗漱,准备离开这里。打开水阀和牙膏才发现自己没牙刷,昨晚已经忘了一次,现在可不能再不刷了,她干脆把牙膏挤在牙齿上,用手涂抹开来。
蓝狄被卫生间的水流声惊醒。她起来了?他起身走近卫生间,在门外叫她,“施男。”
里面传来呜咽的回答声,他被弄糊涂了,她在干什么?不由多想,便开了门。
然后他看见她,站在洗池前,对着镜子,食指伸进自己的嘴里,像只牙刷,上下左右乱捅。
她看见他,先是窘了一下,随后也不在意了,当他不存在,继续抹。她以为他会笑话她,可他只是给她拿了新的牙刷,说,“昨晚我没记得这事儿,你怎么也没跟我说。”
她没接他的牙刷,漱口,洗手,擦净,说,“该解释的我们都解释清楚了,我现在要回家。现在请你关门,我要换衣服。”声音没好气儿。
他不挪身。她抬头,望见他紧盯着她的眼,眼里执着地写着两个字:不行。
“我说蓝狄同学,耍赖可没意思啊,昨晚不说的好好的,你给我一个好觉,我给你一个解释。先不说咱们昨晚就把话说清楚了,现在话也说了觉也睡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放我回去?”
他还不说话,就一双眼睛盯着她看,看得佯装理直气壮的她不得不低下了头,琢磨着下一招。
“好,你想用卫生间是吧,那你用,我出去换还不行?我就不信了。”她说着就挪步,经过门口时却被他一把揽进怀里。
她挣脱,他搂得更紧,她使尽了气力跟他较量,最后的下场是被他反抓着双手,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