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43)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刚着落,她便对他拳打脚踢。
“施男,你冷静!听我说。”他本是命令,却有哀求的调子。
她不说话,只卯了劲儿地踢打,眼里满是怨意。
他翻身上来按住她,抓住她的胳膊,强迫她对着自己,“你听好了!我不喜欢她,一点也不。我喜欢的人,我爱的人,从头至尾都只有一个。你听见没!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
“没心没肺?谁没心没肺?一样都是在那样的绝望的情况下,为什么我就能因为心里有你而容不不下别人?不要口口声声说心里只有我,如果真有你怎么可以和别人做那个!你不喜欢她?哈,你不喜欢竟然还可以做,”她见对方力气明显更胜一筹,不再做无用功,改用冷语伤害他,“姓蓝的,把你的手拿开,别碰我,我嫌脏。”
她成功了,他满眼愤怒,手上的力道因注意力的转移而减了不少,她趁机逃脱出了禁锢,倚到床头,靠着窗,眼泪簌簌流下来。见她掉眼泪,他不迫她了,却仍因她伤他的话而瑟瑟发抖。
半晌,她抹着眼泪说,“我饿了,我要吃烤鸭,就那年分手那天吃的那个。”
“他们不送外卖。”
“那你去买。”
“不行。”
她知道他是怕她趁机跑掉,“我保证你回来还见得到我。”
“我告诉你施男,你要是敢跑,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揪回来,不管你和谁在一起,不管你结没结婚。”
“我饿死了,你快去!!!”
他当然不知道,其实她前天才和汤贝汪帆等人在大董吃了一顿。她不是想故意折腾他,只是一想到那年那天的情景,就忍不住难过,痛恨。她恨,若不是当初那些y-in差阳错,他怎么会和另外一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她支开他,她需要一点时间沉淀自己。














邮差







他走后不久,门铃响。竟是齐藤惠。
施男见到她,还来不及惊讶,话先出了口,“他不在。”
齐藤笑笑,“我知道他不在,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找你,施男小姐。”
施男心想,电视剧经典情节开演么,旧爱来找新换?不对,她们这是新欢找旧爱。
可面前的齐藤,笑容可掬,一双眼睛真诚地看着她,完全不像电视剧里那些女人的一脸辛辣相。
施男请她进来,说,“齐藤小姐,你要喝些什么吗?”其实她心里希望她说不,一是她不想这场对话太久,二是她根本不知道他家里的吃吃喝喝放在哪里。
“不需要麻烦了,施男小姐,我们就坐下说话就可以了。”施男头一次异常感激日本人的礼节。
她引齐藤到沙发,请她坐下,这才仔细打量她。齐藤今天给人的感觉和昨天大相径庭,昨天是完完全全的少女装扮,而今天是非常恬静的职业女x_ing风格,她直觉这才是原本的她。
或许是施男太不懂隐藏,心里的话全都写在脸上,齐藤坐下第一句话竟是,“施男小姐是在奇怪为什么我今天和昨天非常不一样,中文有个成语叫‘判若两人’,对吗?”
施男被人看穿了心思,有点不好意思,她点点头。
“我那样穿,完全是为了讨好蓝狄君。”
齐藤如此直接的回答,竟让她不知如何应付,半晌才琢磨出一句可以接下去的话,“齐藤小姐的中文真不错。”
“谢谢。为了蓝狄君,所以我开始很努力地学习中文。”这下施男彻底没语言了。
齐藤也微微打量了一下施男,又继续说,“昨天之前,对我来说那是个谜,可当我看见你以后,我就明白了。施男小姐,我不需要隐瞒我想你也知道,我很喜欢兰蓝狄君。他在公司很优秀,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还非常帅,我想没有几个女孩子不对他动心的。”
“今天你看到的才是我原本的样子,你想问我为什么昨天穿成那样子对不对?你们中文说这叫‘装嫩’对么?有一次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我穿得很少女的样子,呃.....就是昨天那样的衬衣短裙,和朋友去吃饭,碰到了蓝狄君。那之前,他很少和我说话的,但那天,他却主动过来跟我问好。我朋友说,一定是因为他喜欢少女模样的细瘦的女孩子。所以那以后,我就改成这样的打扮,蓝狄君果然对我比以前亲切多了。”
“我当然是很高兴的,可渐渐我也发觉,虽然我们开始走近,但他好像并不是对我有那个意思。不过我没有灰心,我想,只要我加油,我相信他有天会被我打动的。”
“但昨天,施男小姐,当我看见并且知道你的名字叫施男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有答案了。”
施男静静坐,不c-h-a话,像在听故事。齐藤见状,吸了口气,继续说。
“我们做过一次爱,”果然不出她所料,听到这句,施男终于微微抬眼。“那天,我们同事下了班在酒屋吃饭喝酒,我装作喝醉,同事让蓝狄君送我回家。我当时装作不清醒,说不出我的家在哪里,我以为他会带我回他的家,或者带我去酒店开房。而他.......的确是送我去了一家酒店,但他把我抬到床上以后转身就走。我主动抱住他,不让他走,然后.......”
施男终于听不下去,打断她,“齐藤小姐,抱歉打断你,可我真的没兴趣知道你们之间的事。”
“施男小姐,我特意等到蓝狄君离开,特意来找你跟你说这些,当然是有原因的。请听我说完,可以么?”齐藤对她微微一笑,竟没半点虚假,施男不禁再次点头。
“你和一个人z_uo爱的时候,会亲吻,会拥抱,会抚摸的,对吧?可那天我第一次知道,女人被男人当成一个工具,是什么感觉。他的动作很重,而酒店贩卖的安全套是比较便宜的那种,他那样做,我很痛,可他根本不在乎。他连衣服都没有脱掉,他的手甚至都不碰我,也不抱我,更没有吻我,做完....就离开了。我甚至还不如援助交际的女孩。”她收回一直聚焦在阳台盆花上的目光,看向施男,“施男小姐,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绝对不是这样的,对不对?”
施男脸发烫,他当然不是那样子的。他吻她每个地方,他用手抚摸极致,他紧紧抱她,他更会因为她的疼痛而放慢甚至停止动作,他疯起来是只小公兽,可绝不是鲁莽无礼的兽。最重要的是,他曾说,施男,我永远都不再用那个不舒服的橡胶膜,我要和你亲密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