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44)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那天,他在最后那一刻,很低地喊出了一个我听不懂的词。我问我的中文老师,那词是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可我很想很想知道,于是有一天,我问蓝狄君,他听到它时脸上突然变得很柔软,我从没见过那样的表情在他脸上,你要知道,从我认识他,他就一直是很冷漠坚硬的。他说,那是我恨你的意思,我还是很奇怪,他为什么要在那一刻说这样的话,可是昨天,我突然就明白了。施男小姐,那个词,就是你的名字。”
齐藤看着她,可施男却平静得很,并没有什么吃惊的反应,她只定定地看着茶几上的鲜花,她昨晚竟没有发现,那是一束小野菊花。
“我觉得自己很卑微,那件事以后,我却仍然不愿意疏远他。不过,我没有再装醉了,那样的爱我宁可不做。但我还一直相信我可以等到他被我感动的那一天,直到昨天。施男小姐,如果不是昨天遇见了你,我会继续我的单恋,我会给自己加油我不会放弃,但昨天我明白了,那将会是遥遥无期的.......蓝狄君一定非常喜欢少女时期的你,对么?所以他那时才会因此而对我亲切起来。”
“昨天出了电影院,我第一次见到那么惊慌无助的蓝狄君。施男小姐,不管你们以前有过什么样的不愉快,可在蓝狄君的心里,施男小姐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只有你才能让他快乐,所以请你,”齐藤竟然跪下来,“请你一定要让蓝狄君得到幸福。”
施男赶忙扶她起来,却道,“齐藤小姐,你既然自己已经明白爱是不能勉强的道理,又何必为难我呢?”
“难道......你不喜欢蓝狄君?”
施男摇摇头,“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能挽回了。”她指的是他的身体背叛这件事。
齐藤并不知她的心结所在,只以为他们发生过其他事情,起身告退,“请转告蓝狄君,我回东京了。”
施男送她到门口,齐藤说,“我会祝福你们。”
施男艰涩地说了句谢谢。
她并不讨厌齐藤,这个女孩子阳光甜美,勇敢追求所爱,也懂得放弃。
错就错在,她不经意地赠与了施男一个背叛,蓝狄的背叛,这叫她怎么能诚心诚意去感谢这个人?
齐藤的话,虽或多或少减轻了一些她对那背叛的厌恶,可做了终究就是做了,这是她不能自欺其人地抹煞为零的事实。














我也不想这样







蓝狄推门,看到施男坐在沙发上,松了口气。他把鸭子拿到厨房,摆葱,摞饼,撒酱,装盘,用大托盘端给施男。
她半句客套话没有,开吃。他在一旁静静坐着看。
她吃得可真香,不过也真难看,酱抹得满嘴都是,葱还粘在牙齿上,鸭油顺着嘴角往下淌........
他终于看不下去了,拿了纸巾给她擦。她推开他的手,“我吃东西就这模样,不爱看拉倒。”
他不理她的怒气,从她手里夺过卷饼放下,压着她给她擦嘴擦手。最后嘴唇覆了上去。
“##¥%…§$%&/§$%—**§%&!!!”她反抗。
他不是在吻她,他用舌头把她牙齿上的绿色都舔噬干净,然后抵着她的额头,对上她的眼睛,近近地,专注地,像是能看到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良久他低声喃喃,“施男,别这样对我,我这里痛。”说着他把她的手放到他的心口。
她想缩回手,却被他狠狠握住。她反问,“你以为我就不痛吗?知道你和别人那样,我不痛么?你让我怎么接受你对别的女人做那种事!”她挣脱不开,干脆连着他的手一起,捶他胸口。
他不躲,任她发泄,眼里满是无助,“你想我怎么办?”
她哭着摇头,用他的衣服擦鼻涕,“我也想知道我该怎么办,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和她......那样?”
他的手指c-h-a进她的头发,顺着发卷的弧度扯弯儿,“我也后悔......感觉太差了.....”然后咬她的脖子,深吸她的味道。
施男手机响,她推他起来,“喂?妈,我在外边儿,嗯,好,今晚回去,行,你看着做吧。”
她按下电话,看看蓝狄,“我待会儿得回家了。”
他却抱起她,放在自己腿上。她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他已握住她的r-u,隔着丝质衣料抚弄,不多会儿她的蓓蕾便挺立起来。她试图拿开他挑逗的手,却被他翻到背后去,制住,这样的姿势,使她的身子不自觉地弓成S型,像在主动送上自己的饱满。他被她刺激,揉捏的手指加重了力度,她立即颤栗起来,贴着他腰肢的胯微微扭动。他迷乱地看她,喃喃,“施男,施男,知不知道我多想你?每晚都想,想你在我身下的样子,想你的眼睛,高潮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想你这里,”他低头咬了一下她的凸立,“想你身上的每根骨头,想你的紧致,想你的蜜汁儿,想你一遍遍叫我名字,施男,哦,我的施男,我以为再也看不到这样的你了。”他说着扯开她的衣服,不禁因眼前的景致深吸了口气,停滞了下来:比从前更加浑圆的半球,起伏着挺立,一层蜜一样的光泽,顶尖是被他挑逗起来的红樱桃,他看得呆了。
他愈发坚硬的下体使坐在上面的她忽然回过了神儿,施男知道自己在力量上处于下风,直接撇话,“到此为止吧,接下去的我做不了。”
蓝狄把视线从她胸前移上来,充满欲望的眼神带着不解,喘息着看她。
“装什么傻?我告诉你姓蓝的,世界上没这么便宜的事儿,碰过了别人还想再碰我?没门儿!我嫌脏!”她喊着把话说完,以为这样可以掩饰她被他撩拨起来的身体的反应。
可她错了,他什么都没忽略。他不说话,仍是紧盯她的眼,手却伸进她的裙子里面,她挣扎不过,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指上沾出一片亮晶晶的蜜液。
她脸红心跳,“这又怎么样?”
他垂眼,用嘴裹去了指上的汁液,低低的声音传来,“施男,你想我怎样?”
她想怎样?她并不想因此就和他说再见,却只知道他现在碰不得她,她脑海里摆脱不了他曾在别人身上的那个y-in影。
“不想你怎样,只要你别碰我。”
“怎么可能!”搞柏拉图么?和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声呻吟就能让他硬起来的她?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