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46)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蓝狄“哼”了一声。
施男想想,说,“三个月。”
“一个月。”
“太短。就三个月,少一天都不成。你不同意我就进去跟他说我不辞职。”
蓝狄不吱声了,施男知道这就是默认了。
施男打电话给妈妈,说自己这边辞职要回国,那边说,“施男,娘真是没白教育你。在家的时候你不爱听,现在回去琢磨琢磨,是不是觉悟出来了娘说的都是真理?”
“亲妈,您说的那当然都是真理。”
“那是小叶同志和你回来,还是小希友人啊?”
“都不是,我给您带一个比他俩‘出落’得都好的来。”
“得了吧,免了。男人还是事业重要,你不要净看长相了。老老实实找个将来能照顾好你的人,长什么样子都不重要了。”
“长赵本山那样您也不嫌弃是吧?”
“这.......只要能让你幸福,娘忍了。”
施男咬牙切齿,“娘,您可真是亲娘啊。”
三个月晃眼就过,这期间蓝狄又来过一次,呆了三天。最后施男回国前他要来帮她拿东西,她说不必,只有一些书和衣服而已,没别的行李,你去机场接我就行。
玛德琳和希塔来送机,希塔送给她一双木鞋,施男说,“希塔,我再教你一句中国话,天涯何处无芳Cao,你一定会找到真正合适你的另一半。”
施男在飞机上靠着窗看云层,一个半月而已,一个半月前他才来过,可她竟然还是有相思成灾的感觉,一想到几个小时后就会见到他,心就扑扑跳。
可她现在这又是什么症状呢?一方面想念他,爱恋他,另一方面,却仍然推拒他和自己的进一步亲热----她依旧解不开那个结。
出口,蓝狄用怀抱和亲吻等待她。他捧着她的脸,边吻边低语,“你可回来了。”
她推推他,指指他身侧,脸红红地垂了下去,他这才看到那里站着一对儿中年夫妇,面态相熟。下一秒便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叔叔阿姨好,我是蓝狄,施男的男朋友。”
施男也红着脸低声凑了句,“妈,这就是那个.....赵本山。”
蓝狄还没来得及纳闷,施男妈已经先一步开了口,“蓝狄...哦~~~我记得!给施男打过好多次电话。”蓝狄笑说是。“笨孩子,早说你是她男朋友,我就把施男在荷兰的电话给你了,哎,你可别怪阿姨啊,当时施男说和你不熟。”蓝狄笑笑说没关系。“还有你啊,施男,上次你回国的时候问你,你竟然还瞒着说没男朋友!”
“哎妈,我可没骗您,不过说来话长。我现在饿得狠,我要吃饭。”
爸妈开自己的车,施男坐蓝狄的车。车里他掐着她质问,“竟然说和我不熟!我就该告诉阿姨,我们是不熟,不熟到她连我腿毛有多少根都一清二楚。”
施男被掐得疼了,直求饶,“放了我,疼~~~我那时候没说谎嘛,那时候本来就没什么。”
“那现在有什么?”他眼睛亮亮地问,还掐着。
“你刚才不是自己就先交待了,你还想听什么?”蓝狄那么直接地介绍自己是她男朋友,她想跟娘装蒜都不成。
“当着他们面儿都亲了,还隐瞒什么?”
也是。
施男爸妈邀蓝狄回家一起吃饭,他不顾施男暗里掐他,爽快答应下来。施男被妈妈叫去厨房帮忙,蓝狄自然留下和爸爸说话。
“你这丫头,居然还骗妈说人长得像赵本山!我可知道你为什么放着小叶小希不要了,这小伙子,竟然出落得这么好.....”
施男苦口婆心,“妈,再说一次,没男的爱听别人说自己‘出落得好’,您可别再说了哎。”
饭后施男被妈妈打发去厨房洗盘子刷碗,她知道里边儿正盘问打分呢。
她送蓝狄下楼,说,“怎么样,我妈没问什么你不高兴的话吧?”
“她喜欢我还来不及呢。”对于施男妈,蓝狄比对施男有信心多了。
回了家,妈妈赞不绝口,“施男,没想到你整天迷迷糊糊,找男朋友还真是不含糊。”转头问施男爸,“是吧?”
父亲看问题总是跟当妈的不太一样,说,“缺点还是有一个,不过换向思考,也许也是优点。”
“哪里有缺点!你是不是看人家太完美,j-i蛋里挑骨头?”
“他太重情。男人太重情,商场上难有太大的作为。不过这也意味着,他对男男会很好,所以这样看来,我也不反对什么。”
“小伙子年纪轻轻已经是XX国内分公司二把手,已经够优秀了,再说最重要是对我女儿好。”接着对施男说,“妈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好。”
施男暂无业,整天最大的乐趣是下馆子,在荷兰吃得实在不合心,回到北京恶补。除了固定陪吃客蓝狄和爸妈,施男也不时找找上汤贝等人。
这天她想想,给汪帆打了个电话,约他们俩口子出来吃饭。到了馆子,却只见汪帆一人。“张帆没来?”
“她怀孕了,现在是不宜走动的时期,整天在家养着呢。”
施男忙说,“恭喜恭喜。你俩可真够迅速,改日我去你家里看她。”
汪帆只笑笑,过了一会儿问道,“施男,想问你件事。”
“问。”
“当年你和我分手,你说你喜欢上一个人,那人是谁?”
施男完全没想到这么多年后的这一刻,他会问起这个,正犹豫着该怎么回答,汪帆又抛来下一句,“是蓝狄么?”
她愣住。然后点点头。一脸迷惑,显然在等他解释。
“我婚礼,他来了不是。回去以后张帆跟我说,见过他的照片,说他总给你写信。那次在电影院,你俩几乎一句话都不说,我以为是因为你们好多年没见面了所以生疏了,没想到.....”汪帆自嘲地摇摇头,“没想到他就是那个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人。”
“他没抢。”施男急忙道,“是我自己陷进去的,他没什么对不起你的。”
汪帆苦笑,“施男,你这么急着帮他辩解,是怕我怀恨他么?”
施男垂眼抿嘴。
“那天,他跟我喝酒时说了一句,‘汪帆,我真嫉妒你。’当时我以为是嫉妒我早早成了家,现在我才明白过来,他的嫉妒另有所指。”他看看施男,她红了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