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49)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她不理他的话,反正他双手被牢牢铐住,动弹不得。她用手握住他暴着青筋的器官,滚烫;左右轻轻一挑,轻易解开了自己底裤两端的细带。他压抑着粗重的喘息,看着她继续。
施男,他的施男,他的小妖精,他的小女神!
下一秒,她竟然对着他的火热,坐了上去!他感觉到她的花心的那一刹,几乎就要控制不住,他凝尽气力,才抑制住要狂奔而出的喷涌。
他感到那么不可置信,原来她给的生日大礼,是她的释怀,是他久违了的她的蜜x_u*e。
她娇艳的唇瓣轻启,微露舌尖,开始扭胯。他叫,“施男,施男,我的妖精,折磨人的小妖精,小施男。”她像得到了鼓励,倾身上前,用r-u贴的细穗挑逗的他的唇,他竟准确地衔住,一把扯了下来,蓓蕾毕现。
他疯起来,在她身下挺动,她呻吟着把他的手铐解下来,刚解放的那一秒,他便起身狠狠握住自己胯上的纤腰,用臀的力量,把原本主动的她带入一波又一波的尖叫和迷乱,不久两人便同时痉挛起来。
他像从前一样,把头埋在她颈窝,低声唤她,“施男,施男,你太木奉了,我喜欢,喜欢你的礼物,太喜欢了,太惊喜了。宝贝儿,我的宝贝儿,我爱你多少都不够。”她跟着喘息,说不出话,只搂着他的头,任他在胸前磨蹭。
不多会儿,磨蹭变成吸吮,她禁不住弓起身子颤抖。他舔噬她身上剩余的酒,然后吻她,把酒都给她,她迷醉。她想要他进来,可他偏不,他一手捏她的樱桃,一手揉她的蜜芯儿,她知道他是存心报复,报复她刚才对他的折磨。她被他挑逗到了极致,她半咪着眼,用乞求的眼神看他,他还不答应,也不说话,继续用断断续续的逗弄逼她自己开口,她终是投降,呻吟,“我认错....认错....狄.....我要....我想要你爱我.....”他终于满意,变成一头狮子,低吼着欲望压住她,坚硬的器官再次进入。
他的钥匙,她的锁,五年以后,再次紧密*合,不顾疲惫,整晚任由彼此予索予求。
和那年那晚一样,又是雨天。他们累得不剩一点力气,却仍极力交缠着,躺在床上。和他们做的一样激烈的暴雨,终于停了,大雨洗刷了京城的天空,窗外竟然繁星满天。
他顺着她的脊椎抚摸到臀峰,说,“施男,我有预感,我将来的死,肯定发生在咱俩在床上的时候。要么兴奋死,要么累死,要么痉挛死。”
她认认真真回答,“狄,将来你要是先走,千万记得要稍等我一会儿,你前脚走我后脚就跟来。你不在了,我多一天都不留。”
他搂紧她。














但愿人长久







施男在出版社工作很开心。这里完全不同于外企,氛围好得多。女同事们大多比施男大,且已结婚生子,都很喜欢施男,觉得她聪慧。只是她们整天的谈话内容都是婚姻里外,婆媳关系,育儿经验,施男看到她们的样子,突然有点抵触婚姻。
可还由不得她多想,下一个麻烦已经诞生-----她怀孕了。
按说这是常理,除了生理期,两个人天天战斗,又从来不吃药不戴套。可在医院听到消息时,还是惊讶了一下。
蓝狄先喜后悲。喜的是当然是施男有了他的孩子,这对于深爱着一个女人的男人来说,是至高荣誉,可他随即就悲哀地意识到,这就意味着二人世界要结束了。
施男说,打掉吧。蓝狄不让,说对身体不好,再说凭什么打掉,我们爱得那么浓烈的结晶啊,肯定男的俊女的美。施男听了立马去厕所吐,蓝狄说,没关系,医生不是说了这是孕妇正常反应,你要从今以后开始习惯。
双方父母听说施男怀孕了,异口同声要求两人立马去登记,尽快将婚礼提上日程。
房子选得快得很,不是大别墅,因两人都喜欢城里,加之施男不开车,为方便她出行,在东二环上挑了个名开发商的公寓。两人一致同意年轻时还是要住在热闹的地方,年纪大点再考虑买郊区房。
施男不要穿旧婚纱,蓝狄陪她去欧洲找老店设计订做,施男说婚后我要挂在家里天天看,可不能买便宜的。施男妈知道了说,你就烧钱吧你。然后转头就对她爸说,女婿真疼咱闺女啊。
去巴黎做婚纱的时候看望叶枫,蓝狄一脸得意。叶枫趁施男试衣服时对他说,我曾经以为下次看到你的时候,会揍你一顿。蓝狄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经想揍你一顿了。施男穿上婚纱出来问,你俩说什么呢?两人异口同声,说你穿这件太漂亮了。
婚礼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下进行。
施男戴的是一套婆婆送的MIKIMOTO的珍珠项链和耳钉。她亲手给施男戴上,说,这是日本最好的珍珠牌子,看,我就知道,我儿媳气质这么好,一定衬。
交换戒指。蓝狄的戒指是施男买的,相比于他买给她的便宜得多,可施男知道他看重的是自己的心意,何况男人的戒指也不需要珠光宝气。那是个很普通的白金戒,但刻了一圈儿字:My Di My Dear。蓝狄看到时喜悦的不得了。
施男有身孕不宜喝酒,蓝狄自己帮她挡,众人不同意,非要她多少喝点,唯独汪帆说,怀孕喝酒确实不好,让蓝狄替吧,说着就灌了他好几盅白的下去。施男心疼,直冲汪帆瞪眼。汪帆低声说施男你别瞪,你可知道我结婚那天,他说完一句嫉妒我之后,灌了我多少?
汤贝贝作伴娘,说,男男啊,你待会儿一定要把花束往左后方扔,照顾照顾我这个剩女吧啊。施男说得了吧你,你这样整天做梦嫁给金城武的,能嫁出去才怪。上次我同事给你介绍的那个经贸部的多好,小伙子品貌端正,孝顺上进,你可好,非说人家跟金城武没有半点相似之处。贝贝说,你就是得便宜卖乖,自己嫁了个跟我家金少一个水平线上的,还反过来教育我不要看长相,你有说服力么你。
热热闹闹进了洞房,一干人说不看到亲热镜头不散。蓝狄喝得通红的脸笑望施男,施男看回去,眼波交汇,情意绵绵。众人大叫高压电啊。他抱起她,放在自己腿上,俩人旁若无人地开始亲,若不是旗袍不方便,估计连腿都上了腰了,真是一点也不含糊,不收敛,完完全全真人live show,接着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
不知道闹了多久多久,人都散了。两个人也洗漱好换了睡袍相拥躺在床上。
“施男,咱俩的婚前协议你给放哪了?”所谓婚前协议,其实就一条:两个人永生不得离婚。
“在一个盒子里,你要干啥?”
“我得补上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