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6)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闷热的北京的八月夜晚,人来人往的步行大街正中,少男和少女的唇第一次碰触,没有辗转,没有厮磨,甜蜜却游荡于全身细胞。
施男去汪帆家玩过几次,在东四环外一个著名的别墅区,可奇怪的是施男每次去,不管早晚都没人,诺大的房子似乎只有汪帆自己住。有次施男忍不住问了,汪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把自己绻在沙发里,开了口,“我十岁左右的时候吧,我爸开始自己做生意。那个年代下海的人你也知道,想不赚钱都难。可是渐渐地他很少回家了,我妈就跟我说我爸很忙。我那时候不懂事,真的以为他很忙,但我好多次看到我妈偷偷抹眼泪,慢慢长大了我也明白了,他是在外面有女人。现在算算,应该好多年了,可能孩子也不小了吧。”
施男听得心一揪,终于了解了为什么她总在他身上看到孤僻的光环,忍不住坐到汪帆身边,握住他的手。
“后来我妈不知怎么想开了,反正至少她不缺钱,她也和一个男人好上了。可是上学那会儿她一直瞒着我,还是每天都在家照顾我,其实我是知道的。上个月考完试,她才跟我说,现在她也常不回家了。”
“你看施男,这就是我家,表面光鲜,其实支离破碎”,汪帆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你会看不起我么?”
施男没想到他会这样想,连忙摇头,“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个看不起你,又不是你的错”,接着语气一转,“从现在开始,我给你当爹当妈,给你家庭的温暖,抚慰你幼小受创的心灵。。。。。哎呀哎呀,我错了汪帆,别痒我了,哈哈。。。我错了我不说了。。。。”汪帆挠她的痒,终于止住了她的关怀论。
不过自从汪帆敞开心告诉了施男家里的事,两人似乎更亲密了。
施男太瘦,很难买到合适的内衣,所以夏天几乎天天穿裙子,要胸部多层面料的那种,这样就不用穿内衣也不会凸点。明明正当盛夏,秋冬新装却已经陆续上架,施男赶紧趁夏装还没撤柜拉着汪帆去崇光扫货。逛了几层,施男自己没什么中意的,倒是看到一件灰色渐变色到黑色的衬衫,似乎很适合汪帆。
“汪帆,你试试这件。”
。。。。。。。。他走出试衣间后,施男拍手,“我就知道肯定好看”,嗯,这才是汪帆的颜色:成熟凌厉,她的汪帆天生有管理者的气质。
施男付了钱,汪帆不依,“哪有女人帮男人付钱的!”两个十八岁的孩子,自称男人女人-_-||||
“好好好,我知道您汪大男人要面子---咱俩改天去国贸,我挑,让你付个够~~”施男笑着从货员手里接过纸袋。
“现在就去。”
“什么啊,汪帆,你可别真来劲啊。女朋友给男朋友买件衣服多正常啊,别跟我来大男人那一套!!”
汪帆抿抿嘴,“我其实就是想看你穿着我给你买的衣服。。。。我看着高兴嘛。。。”
“还不承认,你这就是大男子思想!!”
话虽这么说,其实施男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也不再推托,随汪帆去了国贸。一圈儿下来,两人最后在Burberry看好一件连衣裙,白色棉质裙身,细吊带,胸部符合施男的要求---多层做工,腰身收得很好,裙摆镶了一圈儿这个牌子的经典格纹布。施男试出来,汪帆看了立马拍板就这件,施男自己也还满意,一是因为在国贸里面,Burberry“相对”便宜;二是十八岁的年纪,自然不会穿太成熟高级的东西,这条满合适的。
施男给汪帆买衬衫花了五百块,汪帆给施男买裙子花了五千。衣服买完施男越想越不对劲儿,“汪帆,你答应我,就这一次,以后别这么破费了,我知道你家优越,你花钱没概念,可是这样我心里不舒服。”
汪帆愣了愣,“你是我女朋友,我给你买东西有什么不对。”
施男还想说下去,他把她打断,“施男,我想带你回家见见我妈行么?”
这个问题还真把施男打断了,完全打断了。虽然和汪帆甜蜜蜜了一个多月,可施男还远远没想过见家长这一步。这才哪到哪啊,施男想,见家长就是结婚的上一步吧,可他们起码要大学毕业才可能考虑结婚吧。。。。。。“阿姨不是最近都不在家么?”
施男真的没准备好马上跨入这一步,可是立即觉得自己的借口太明显,便直说了,“汪帆,我不是不想见你妈,只是。。。只是。。。这太快了吧?!”
汪帆也不逼她,“行,你不愿意就再说吧,只是我妈这几天刚好回家。”
见他不坚持,施男眉头终于开了,“汪帆,咱俩日子长着呢,不急哈。”
汪帆也笑了。
这样的日子接着流过。
一段时间过后,施男发觉最初的狂热兴奋渐渐褪了,可想想又自以为爱情就是这样了。
成绩终于发布,开始下录取通知。大家都正常发挥,施男北外欧语系,汪帆北大应用经济,而蓝狄如愿以偿地从清华建筑系落榜。
施男本想问候下蓝狄,自从上次摔电话两人就没再联系,气早消了。却又忽然记起来蓝狄父亲是驻日的参赞,所以他去那边读书也是算是家庭团聚吧,那他落榜该是高兴的,他本来就没想考的。。。。。算了。














暗涌







暑假快结束,大学开学前,同学作最后的聚会,去麦乐迪K歌。施男不知为什么对此有点莫名的期待。
她知道这种感觉,以前每天上学路上都会有这样,因为知道可以见到汪帆。
那现在怎么还有?成了习惯改不掉了么?
这个疑问在聚会集合时得到了答案,她的目光不由她控制地穿过男生群,直直落到了蓝狄身上。
没想到,数日不见,竟然对他有挂念。
蓝狄穿了淡蓝色的翻领恤和白裤子,瘦高的身形把衣服穿得真是好看。很少有男生会穿白裤子,太易脏。施男心里骂,真能装大葱,穿得这么浅淡,当自己白马王子呢,而脑海里却浮现起汪帆那天在日坛的淡蓝色,不得不对自己承认,蓝狄更适合。
可是汪帆就是汪帆,自己的汪帆更适合黑灰色,汪帆是注定要成为成功男人的,哼。
蓝狄也穿过其他人看到了她,看到了她身边的汪帆,然后就别过了头。
班级租了最大的房间,同学们三三俩俩分别与要好的人凑一起坐。汪帆走过来拉了施男的手,施男本想挣脱一下,不想这么快就被同学们知道他俩在恋爱,可是眼睛一转,就看到了蓝狄和赵蓓蓓坐在一起,赵蓓蓓说着什么,蓝狄一脸笑意。施男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觉得胸口有点堵,心一横,就没有挣脱汪帆的手。其实灯光很暗,别人也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