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四月 作者:苏西妖精(9)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花季雨季


月光下,少年半暗半明。明的那半,清白的脸忧郁着动人,眼睛映着繁星,淡蓝的肩头顶着路灯的光;暗的那半,施男完全看不清。哪一半才是真正的蓝狄?明的那半睁睁摆在眼前,她却觉得暗藏的那半才是他,叫施男迷失在那片漆黑里。
希望么?她能说什么?她还在因刚才的吻而乱,根本没时间好好理清发生了什么,所以才要急着离开那里。他不该这个时候就这样问她。
“当然希望啊,今天这样的聚会以后每年都会有吧,你可不能缺席啊。”都说过了,装蒜是施男的看家本领。
脸色淡了下去,眼睛黯了下去,肩头的反光随着他的移动,也消失空中。他不说话地走,好像身边没有人。
施男突然感到心里抽痛。第一次,第一次知道抽痛的感觉。自欺其人的结果么?“好吧,其实我自己想跟你保持联系,行了吧。”
蓝狄转头看她,嘴角掩不住得意,却一脸认真,“那我以后写信给你。”
================================================================================
好几个小时过去了,施男翻来覆去,仍然睡不着。
施男记得她进了屋子就径直去窗口,看见蓝狄还在楼下,他等到楼道灯灭了才走。修长的影子渐渐远去,她还不愿意把眼转开。
心里乱极了,因为那个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感觉的吻,天旋地转,书上都是这么形容的吧,真贴切。
可是跟汪帆吻了这么多次,怎么都没这么晕过?他技术不行?
可如果是技术问题的话,那不是蓝狄的初吻么?
那竟然是他的初吻!给了自己。。。
他吻得那么认真,那么细致,那么动情。
她能不乱么?
施男啊施男,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中意多年的人已经成了你男朋友了,你怎么还能被另一个人随便就搞得心慌了起来呢?你喜欢的不是他啊。
那他呢?他喜欢我么?施男不禁问自己,突然发现很想知道答案。
吻完他好像想说什么,却被自己抢先了,那会是表白么?
彻夜无眠。
翌日清早便接到汪帆的电话,“施男,你怎么昨晚到家没给我电话?急死我了,想打给你又怕吵醒你爸妈,不打又怕你出事。”那时候施男没手机,实际上那年没几个人有手机。
施男拍自己的头,“汪帆不好意思,我给忘了。”当然忘了,昨晚脑子里根本没空隙装这些。
“你没事就好。以后别这样了。”
“嗯。”
放下电话,施男开始内疚,开始自责。狠狠告诉自己,施男,你是汪帆的女朋友,不许心有别念,不许水x_ing杨花!!!














推翻







“为什么给我这个?”
“找你容易。”汪帆送给施男一个Nokia。汪帆因为那夜没等到施男电话,坚持要给她。施男不要,当时手机尚不普及。
“你知道束手无策的滋味么,下次我得疯了。施男你别跟我犟,当我是谁?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不会再有下次了。”施男低头,似是自言自语。
施男坚持不要。一条裙子已经让她后悔一个月了,可别再多个出来。
“那我都买了,放着没人用多浪费啊。”
“退了吧。”
汪帆不是爱磨叽的人,说了两次还不成就罢,没第三次,拿回家扔到了一边。
八月将末,两人在汪帆家吃冰淇淋看电影,施男嫌空气不流通,叫他关了空调去开落地窗。
风倒是通了,只是吹进来的都是热风,仍旧叫人汗流浃背。
两人干脆脱了衣服,汪帆只穿了短裤,光着上身;施男换上了汪帆的一件T恤,长度正好到她的大腿根儿。
回到沙发上,靠在了一起,不多久施男觉得挨着她的汪帆的体温,有升高趋势。
她转头想摸摸他的手臂,却碰上汪帆灼热的眼。
他开始像平时一样地吻她,只是这次,手上也多了动作。
他的手指轻触施男光滑细致的腿,转而改为摩挲,她小挣扎了一下,最终没有推拒。
她想像平时一样去享受这个吻,却发现自己竟然怎么也无法沉醉。汪帆那棱角分明却又刚中带柔的脸,近在咫尺,本应如此熟悉,可她脑海中频频闪过的却是楼梯间里的那一幕,那个人:他闭眼时的样子,轻轻颤抖着托住她面庞的手,和自己的心悸。
汪帆的手开始上移,握了一下她纤细的腰肢,犹豫着继续向上,在她的前胸停下。
她穿着他的T恤,不薄不厚的棉质,使他刚好可以辨得到凸立的位置,捏了下去。
施男吃痛,在那刹惊醒。她意识到了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她猛地推开他,退到一旁喘着气,看着他。
被他推开的汪帆也喘着粗气,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太意外。“施男,我们的年纪。。。。。可以了。”
可以了?施男甚至从来没想到过这种事情。虽然已经18岁了,可她实际对那个事情仍然一知半解,学校的生理课几乎没有讲任何实质x_ing内容,她也没有兴趣去自己研究。她并不因什么道德感而排斥这个,只是没想过这么快就会发生。
“汪帆,我。。。。我没。。。。我现在。。。。我还没做好准备。”
施男缩在沙发角落,少女的脸不施粉黛,漆黑的零发散落在额角和双鬓,身体仍被他的T恤包裹着,细弱的胳膊抱着修长光滑的腿,汪帆看得有些出神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有多诱惑。
好久,他终于平复了气息,说,“施男,抱歉。只是。。。。我想没有男生看到你现在这副姿态,会把持得住。”说罢,苦笑了一下。
“汪帆我。。。我们以后日子长着呢,不急。”像推托不见他母亲的说辞一样,施男也如是推托了她和汪帆的“第一次”。
那以后施男没有再去汪帆的家,但两人并未疏离。只是施男发觉自己和汪帆接吻的时候,不再有从前的喜悦感。最近他每次亲她,她根本就投入不了,只在敷衍。脑海中跳出来的,是楼梯间里蓝狄动情的脸。
八月真是令人烦躁,叫它赶紧过去吧,施男咒骂。
好在九月中旬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很快便沉浸到了即将进入大学校园的兴奋与喜悦。
不少北京的学生交了住宿费也不住校,不过施男家离学校不近,所以还是搬了行李去学校。宿舍里的女生天南海北,乍一相识,都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