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电子书

主页 > 言情校园 >

等风也等你+番外 作者:宋玖槿

Tags:情有独钟 甜文 婚恋 近水楼台

文案
大家都说纪淮是一朵高岭之花,人帅话不多,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然而对此时妗只想笑笑不说话,人帅话不多这点她承认。
可清心寡欲无欲无求她真的无法苟同,毕竟她今天早上就差点没能从床上爬起来。

PS: 校园加都市,主校园,女追男,萌身高。

内容标签: 甜文 婚恋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淮时妗 ┃ 配角:吃瓜众 ┃ 其它:最美丽的人海,最美丽的遇见

金牌编辑评价:
从小练习舞蹈的时妗,活泼开朗,在青春的旅途中,她遇到了纪淮,这个惊艳了她整个青春的少年,她对他一见钟情,死缠烂打,并且励志要跟他上同一所大学。但往往天不遂人愿,她高考失利了,没能跟他上同一所大学,但在爱情面前,距离俨然不是问题。这是一本偏现实的小说,文风清甜,伴随着青春的憧憬与悸动,读起来会有一种回到校园的感觉。


第1章 楔子(修)
  “放松呼吸,找准节奏点。”
  “手腕甩出去,不要用劲,水袖朝上抛。”
  舞蹈室。
  一个身穿黑色舞蹈服,身材娇小纤瘦的女人站在镜子前。
  她的声音如空谷幽兰,听似软绵但又不缺乏威慑力。
  “嘎吱。”
  正巧舞蹈室门被推开。
  “时老师,社长找你。”
  女子面上虽有些疑惑,但开始开口回道:“马上来。”
  “你们继续,我回来检查。”
  说完,她走出舞蹈室。
  “找我做什么?”
  “不太清楚,你去了就知道了。”
  “扣扣。”她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
  她走了进去。
  吴雨彤转过身来,语气很是熟练,“你来了。”
  “雨彤,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你现在去S大代社团的舞蹈课。”
  “这不一直之敏代的吗?”
  “之前的是,但是之敏家里出了一点事,去不了,所以今天你去。”
  她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
  S大,他的母校。
  “怎么了,阿妗?”
  “没事,那我现在这节课怎么办?”
  “夏婷会去代课的。”
  “那行,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就去。”
  吴雨彤拍了拍她的肩膀,“好的,去吧。”
  *
  时妗站在S大的校门口。
  她看着校园里三五成群的大学生,他们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现在的他们跟曾经的他们很像。
  回到S市好几个月,曾经无数次经过这个地方,但是她却一次都没有踏进过。
  她在校门口伫立了很久,直到差不多都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她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这才快步朝里面走去。
  本来以为会迷路的,但是没有想到这里光景如初,她竟然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轻敲响办公室的门。
  里面传来一阵“进来”,她推门而入。
  里面除了校长,还有一个男人。
  因为跳舞的原因,所以她习惯x_ing的观察男人的身材。
  男人背对着她,个子很高,肩宽腿长,背部宽厚结实,他的身材比例极其完美。
  但是,她看着竟生出一股隐隐的熟悉感。
  “你就是新来的舞蹈社团代课老师?”校长上下打量着她,那模样看着有些怀疑的意味。
  这种质疑的语气,时妗早已习惯。
  时妗是典型的南方女生,个子不高,高中的时候就158,后来倒也长了几厘米,现在差不多162。
  因为身高的原因,她经常被人误认为是在校生,然而她今年都已经二十五岁了,大学都毕业五年了。
  她挺直腰背,不卑不亢的回答。
  “是的。”
  “看着还真的不太像。”校长笑着说道。
  “哦,对了,这是我们院校刚来的钢琴教授,纪淮,你们认识一下。”校长这才想起来介绍。
  纪淮?
  时妗嘴角的微笑猛然僵硬,她盯着他的背影。
  他转过身来。
  是纪淮没错。
  除了成熟之外,他跟当年几乎没有什么差别,还是她记忆里少年模样。
  但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时妗了,见多了,经历多了,心态也就放开了。
  “你好。”她扬起嘴唇,首先朝他伸出手掌。
  两人之间不到一米的距离,目光在赤/裸的空气中接触,他的眼里有一些情绪,被刻意压制住。
  他看着她,接着也伸出了手掌。
  接触到她手掌的温度,在这么炎热的天竟略微冰凉。
  时妗只是简单一握,便松开了手掌。
  “校长,马上到上课的时间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好的,去吧。”
  时妗点点头,退出校长办公室。
  在她退出办公室之后,纪淮的眸子忽的深沉下来,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紧紧捏成拳头,关节处隐隐的泛白。
  “小纪啊,一别这么多年,你还是回到母校,真的是太欢迎你的加入了。”校长满脸笑容的朝纪淮说着。
  纪淮的手掌渐渐放松下来,他面含微笑。
  “能在母校工作,也是我的荣幸。”
  作者有话要说:  文风偏现实向,校园   都市,小甜文。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小仙女们动个小手(你们懂~)
  老规矩,前三章评论区掉红包,你们的支持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第2章
  S市。
  四大火炉之首。
  一进入盛夏,整个城市就像是一座被烤透掉的砖窖,热的让人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一个班四十来个学生都挤在这个不到二十平米的教室里,就跟一个小型蒸炉一样。
  数学郑老头站在讲台上,一只手握着试卷,一只手捏着粉笔,时不时在黑板上列出一大堆看不懂的公式,讲的唾沫横飞。
  学霸们一个个一边擦汗,一边在本子上奋笔疾书,认真的样子简直人神共愤。
  学渣们一个个懒散的趴在课桌上,该睡觉的睡觉,该打游戏的打游戏。